父亲 ,写文: 朱国喜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在我的一生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的父亲。虽然,从我16岁离开家乡,出去读书开始,我就和他分开了,但父亲的音容笑貌却刻在我心里一辈子。

我父亲已经74岁了。每次回去探望,他都会偶尔流露出人生苦短,前途短暂的失望。虽然父亲的身体没有以前好了,也没有什么大的疾病,只要不出意外,80多岁活下来应该不成问题。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亲在青年和中年时并不是这样。他根本不考虑生死,只知道自己忙。在家里的田野里,日日夜夜,我从未听到他叫过一声苦哭,也从未听到他为生活叹息。

在艰苦的日子里,父亲脱砖割草,杀黄荆,于是建了四间房。后来又多次翻修,让我们兄妹有了一个温暖稳定的家。

前段时间,在孩子的再三催促和支持下,父亲终于完成了人生中最后一次房屋修缮和修建。

本来,父亲并不打算在房子上有什么大动作。但是,每到下雨天,房子漏水严重,房子里所有能装水的电器都被拿出来,不足以接雨水。滴落的雨水敲打着脸盆和孩童的心。弟弟和哥哥多次做父亲的思想工作,父亲最终同意翻修东宫。

我理解父亲的想法。他年纪大了,担心翻新后的房子一百年后无人居住。父亲多次劝我:只要你退休后愿意回老家,我就把老房子拆了盖小楼。面对父亲的期待,我含糊地回答。不是不爱家乡,真的是因为明白到老了以后,家乡就不再关心了,我和老婆会这里疼那里痒,住在城里方便多了。

经过秋收前后一个多月的忙碌工作,东屋终于装修完毕,室内用品也基本准备就绪:床是全新的双人床,电视是壁挂式的,安装了闭路。空调和太阳能安装在自己的地方,卫生间和浴室实用方便。地锅也退出了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液化气灶……

如今,父亲不用在寒冷的日子里围着炉火做饭,这让他的鼻子里噙满了泪水。他只需要轻轻按下遥控开关,房间里的冬天就像春天一样。一日三餐,爸爸不用坐在灶前煮锅。他可以在妈妈做饭的时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在村长的大树下和其他老人聊天,或者走三两步去视察他的菜地。

父亲的二元菜地在院子前面。面积虽小,种的蔬菜却很齐全——韭菜、辣椒、蒜苗、香菜、苋菜、茄子、番茄、萝卜、白菜、豆类、黄瓜、丝瓜、南瓜、生姜、大葱—每次回来都要去父亲的花园看看,摸摸,放下。在父亲的花园里走来走去,心情特别好,不仅体会到了父亲孜孜不倦的辛苦,也感受到了他老人家的幸福。

父亲小的时候,喜欢玩菜地,一些家常菜就轻松地种上了。晚年,父亲种的地越来越少,砍柴耕田的活早就卖了。只有这片菜地成了他的精神寄托。那些肥硕的大葱,亭亭玉立的青萝卜,碧玉般的大白菜,香菜,还有气味好闻的蒜苗,都是父亲生活的寄托。

在我看来,父亲种菜不仅仅是为了吃,更是因为他对土地的热爱。吃着父亲种下的新鲜蔬菜,可以咀嚼出父亲的喜怒哀乐,父亲生命的力量,父亲对孩子深深的爱,父亲对故土的留恋。

我不知道,有一天,当他完全失去工作能力的时候,我会接他去城里住。他离开的时候,眼神里会流露出什么样的不情愿,那颗历经沧桑的心会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