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村子旁边 、写作者: 张晋宏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雨宁愿落在我的心上,让微风停止思念云,让露水停止思念草尖。我宁愿生活在人间,也不愿被烟火焚烧,让宁静的村庄活在季节的味道里。
那些淹没在生活中的骨头和柴门,从黑化的泥土中,找到了世间最苦的药,洗去了贫穷、焦虑和善良。
父亲的衰老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我握不住时间的拐杖,擦干了眼眶周围的泪水,读懂了手指缺失的夜晚,那些灵魂孤独地活着。甚至,忘记忙碌的生活已经开始松动,打破父亲的节奏。

喝村里的水

九月的雨冲走了不再飞舞的树叶,清空了世界的宣泄。来到一个巨大的荒凉之地,让水回归水,让山回归山,让冰冷的雨饮尽夜晚的黑暗。
一个石头砌成的小村庄,像一滴泪珠,在她眼里打转了很多年,她真的很想流下来擦干。让心少点恍惚,少点痛苦。但我不能流下一滴眼泪,让它带着爱和恨生活。
发霉的草泉子沟,把我带到了一个一年比一年小得看不见的家乡,炊烟短缺,语言短缺,面孔短缺。日落不足,无法清理家园。
只有盖尔知道母亲手掌上的小灯,它已经暗淡了许多年。只有母亲掌中的镰刀才知道,辛酸来自一份大爱,却是未知的。

窗口河

那种不平的创伤已经干涸固化。岩石和泥土,在我骨瘦如柴的灵魂里打转,想念村边的那条河,想念河上面的母亲,想念她颤抖的肩膀,疼了一辈子。
所有擦亮的水都有一双大手和一双疲惫的眼睛。晃动的水,叫我吃的水,叫我名字的水,是从窗户里来的还是明亮的。或者暗淡。
多年来,不变的水不停地流淌,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我,直到有一天小河里没有一滴水可供我读出土豆花的黑暗和故乡的忧伤。
多年来,我真的很想爱水,我的母亲在水上,她的孤独和悲伤,她蜡黄的生命和神圣的慈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