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女项父母 :投稿: 王会亮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Missing附带“ ”。

寒假那天,为了缓解父母春节期间的孤独感,我送了一对儿女回老家。本以为会很容易,但仅仅过了几天,想着孩子的情感就占据了整个内心。

除夕夜,我和妻子留在县城过年,回家的路上却心潮澎湃。我老家是山区,信号不好。我父母从来不用手机,但是家里装了电话。我们给父母打了几次电话,但电话总是占线。估计电话的麦克风又放不下了。这应该是我儿子的作品。四岁时,他总是喜欢模仿大人打电话,经常把麦克风放在不合适的地方。为此我多次批评他“ ”。但此时此刻,他调皮的行为让我怀念和铭记。没有孩子的过年似乎不是过年,再精彩的电视节目也无法打动我们的心弦。妻子无聊地上床睡觉,我却心不在焉,担心远离家乡的孩子和父母。思念渐渐成了我心中的一种煎熬。

农村人常说:“庆时代就是庆孩子,庆新年就是庆团圆。”。看来这是真的。我父母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为我们姐妹工作了半个世代。几年前的春节,我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回到家,和父母一起过一个团圆年。温暖快乐的气氛仍然弥漫在我的记忆中。结婚后,因为我在县城有一个小家庭,我会找很多理由来搪塞父母为我们回家过年的祈祷。众所周知,他们忽略了一种照顾孩子、期待团聚的家庭关系。我年迈的父母住在一个偏僻的山村,他们对孩子的关心早已覆盖了村头的碎石路,但我却从未在县城里面面相觑,相见恨晚。只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这样深刻的感受才源于对孩子和女孩的思念之情。

新的一年终究要来了。当零点的钟声刚刚响起时,无声的电话突然有了来电。我拿起电话,是我女儿从老家给我打来的电话:“爸爸,新年快乐。祝你新年快乐。”我耳边浮现出孩子温柔的问候。这是我渴望的声音,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我女儿兴奋地告诉我,他们正在吃饺子。还说家里只有四口人,但是奶奶坚持要在菜桌上多放几碗饺子。我女儿八岁了,她知道如何给父母庆祝新年。听着孩子们的声音,我想是时候给父母拜年了。“把手机给你爷爷。”我对女儿说。其实我能感觉到父亲在女儿身边,熟悉的呼吸声是那么的亲近和亲切。话筒里,父亲的声音比平时更加激动,也许是因为有两个孩子的陪伴。他说:“这几年你在县城工作,你姐姐离家结婚,过年忙得没时间回来。你妈做年夜饭的时候,总是给你们每人做一份。你妈妈说她的孩子虽然不在家,但一直在父母心里。你妈还说明年春节不回家,让孩子回来……”

每逢佳节,我都想念我的父母。拿着手机,我无言以对,泪水不知不觉模糊了我的双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