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 老师把我奶头掏出来吃漫画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既然何云山生了那种心思,她今天一定逃不过明天。

所以,在原主人出门的日子里,叶蓁还是出门了。

她准备借此机会回娘家看看耳朵软的父亲是不是被她好舅舅骗得没剩内裤了。

但是,既然打算出门,就打算开开心心出门,平安归来。

于是,这一天,萧静宜刚练完剑,刚合上手,就看到身后递过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毛巾。

萧静宜早上练剑,但一直没人伺候。他通常在练完剑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让人们侍候他洗澡。

他一回头,碰巧看到叶蓁,他恭敬地低下头,等着他拿毛巾。他盯着叶蓁头顶上珍珠做成的桃花,但没有拿毛巾。他只说:“叶蓁,你想做什么?”

自从叶蓁最后一次提出和平与分离,但最后让他哭了,叶蓁最近几天似乎想敞开心扉,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板着脸,提醒他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

他认为叶蓁终于认识到了事实,学乖了。他认为,如果叶蓁有自知之明,他就不会东荡西荡,而是安定下来。他不介意让她挂几天夜公主的名字。

没想到,两天后,叶蓁又变成了一个恶魔。

虽然和以前的叶蓁不同,她总是符合伦理道德,但她与生俱来的坏印象让萧静宜看到她时对叶蓁的印象最差。

叶蓁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真诚地说:“陛下,您真的很努力。谁能想到,你作为一个大王爷,竟然会闻鸡起舞。你这么努力,这么有毅力!王业,如果这个朝代每个人都像王业一样自律,我为什么不能统一全国?”

萧静宜笑了两声,脸色变冷。“叶蓁,你不用在这里拍我马屁。说吧,什么蛾又要来了?”

上次她夸他的时候说求他给她弄个书号。

结果,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女人就通过《夜王宓》这个片名,把王公主的绯闻漫画了一堆,让这个女人赚了不少钱。要不是她带了那么多钱来还叶家的债,他早就把这个女人送进监狱了。

叶蓁:“陛下,您非常聪明。你可以猜我还没开口就有事了。王业,你真是运筹帷幄千里之外,如当代诸葛重生!”

萧静宜看了叶蓁一眼,他真的想不通孤独刻板的叶蓁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叶蓁瞥见了他。她很快收起笑容,站直了。“大人,我想回娘家。”

萧静怡扬起眉毛,等她说出后半句。她只是拍了那么多人的马屁,所以不能只说这句话。

叶蓁是个矮个男人,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我昨晚做了一个梦,如果我今天出去,会有一场血腥的灾难。请王业借给我一些宫廷侍卫来保护我。”

萧静宜慢慢擦了擦剑,随口说了一句。“王宓和野夫只有两刻钟的车程。北京的治安一直很好。你坐在晚上王宓的车里出门。在这个城市,哪一个不敢和你动手?叶蓁,老实说,当你借钱给别人的时候,你想做什么坏事?”

叶蓁感叹:北京治安不错,但是一些头脑简单的直肠动物受不了。

但是她不能直接说这个。她只能扬起笑脸,又说:“王业说的是我胆小。我昨晚做了那个梦。如果没有人保护我,连这家门都不敢出。”

萧静宜随口道:“既然这样,今天就别出去了。”

叶蓁:“…”

我去了那里。根据最初的故事,叶蓁今天回到母亲家时被何云山绑了起来。结果,耳朵软的父亲杨叶被他真正的叔叔欺骗了,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她既然占据了原主人的身体,就要尽孝。再说了,这个贱爸爸虽然耳朵软,但是太好了,对这个女儿什么都不说。

想起了原著,因为叶蓁这次被绑了,杨叶被骗了,在他最后一笔财产后死于重病。叶蓁觉得这门在今天是不可或缺的。

“王爷,您大人数量众多,丞相可以在肚子里撑船。如果叶蓁的所作所为让你不开心,你应该是个屁。此外,我正坐在王宓的车门口,它代表着王宓夜晚的门面。如果没有保镖跟着,那就太可怜了。我在叶蓁丢了脸没关系,但如果我丢了你的脸……”

萧静宜顺着叶蓁的话想了想,突然脸色一黑。他不耐烦地挥挥手。“来,带几个人出去!”

看到萧静宜终于同意了,叶蓁直接把托盘扔了,蹦蹦跳跳地走了,留下萧静宜伸出手,用毛巾擦了擦手,咬了半天牙。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叶仪并不在乎萧静宜的脸色有多黑。

何云山派人盯了几天,但他没有看到叶蓁离开屋子。他很沮丧,他收到一条消息,说叶蓁一刻钟前离开了夜宫,准备去野夫。

正在府中读书的何云山,随手将书抛在手中,上马,出府而去。

从夜宫到野夫,你只需要经过一个岔路口。两栋房子之间,是一条非常宽敞的大道,可以并排开两节车厢。

偏偏今天,叶蓁的车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卡在了路中间。

原来有人惊马撞小孩。他们到的时候,医生刚到,于是一堆人围住了医生和受伤的孩子。

这群人就这么堵了一条路。

叶蓁暗叹,真的是——是福不是祸,而是祸。

要不是出了车祸,她这会儿早就到了野夫。

不知道什么时候道路会被封锁疏散。当叶蓁想到野夫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皮直跳,所以在司机的建议下,他把车开到另一条路上。

按说,这条小道其实是一条捷径。如果你走这条路去野夫,它会比另一条路快。

但是叶蓁想起来,在剧情里,原主好像在这条路上被切断了,被抢走之后,真的很难受,心一直在半空中。

虽然她已经向萧静宜借了几个看起来功夫不错的护卫,但谁知道剧情是否强大到可以自动登上一些被她偏颇的剧情?

比如她今天虽然带了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却还是被何云山误绑了!
贺云山有些郁闷。

原本以为教训个叶蓁,是个非常简单的事。

可没想到,他在叶蓁必经的路口等了将近半个时辰,愣是连个叶蓁的影子都没看到,派人一打听,叶蓁居然走了另一条路,他气得直呕。

这个叶蓁,八成天生就八字跟他不合,难不成叶蓁知道自己在这儿等着她,故意变的道?

直到听到属下汇报说是叶蓁是因为一起车祸才改的道,贺云山才觉得心里舒服点。

既然叶蓁变了道,这也好办,他拍拍马,转身向另一个路口跑去。

京城就这么大的地方,就不信凭他胯下的汗血宝马还堵不住一个小小的叶蓁?

叶蓁正在想着自己这一变道是不是就躲过了剧情大神,没成想这生出这心思,马车就突然停住了。

“王妃,有人拦了马车,待属下捉了这人!”

听到回禀,叶蓁就想果然来了,有一瞬间叶蓁就想让侍卫捉了贺云山的,可又想了下,觉得贺云山这憨货就是个不定时炸弹,她要是不釜底抽薪,彻底解决,捉了他这一次,谁知道什么时候这货会再背后给她一刀。

想到这里,叶蓁就扯了车帘,阻止道,“慢着,让我跟这位壮士先说上两句话。”

贺云山吐出嘴里的草根,差点没笑出来。

壮士?

这叶蓁也太天真了吧?哪儿有人居然会称大白天蒙着脸拦路的江洋大盗为壮士的?

叶蓁也是无奈。

哪儿有大白天骑着自己标志性的汗血宝马,连衣服没换件不常穿的,就脸上蒙块布,就敢大喇喇地当抢匪的啊?

叶蓁想了想,觉得就凭贺云山这智商,最多也不过是动手打她一顿,再过份的事想必他也做不出来。

她挥挥手,示意几个侍卫后退一点,然后,她掏出一物,又冲贺云山招招手,示意他上前来。

贺云山奇怪地看了叶蓁几眼。

想着这女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这会儿不想着逃跑,居然还敢叫他上前,她难道就不怕自己真是个劫匪,给她来上一刀?

叶蓁是真心无力,堂堂天子脚下,京城之内,哪个不长眼的劫匪敢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的啊!!!

她勾勾嘴角,又招手,“壮士,我这儿有一物,想必正是壮士所需要的。壮士可拿去一看,我这侍卫不会伤你的。”

贺云山冷笑一声。

笑话,就叶蓁带的这几个三脚猫侍卫,还想伤他!

这么一想,他真就对叶蓁手中的东西升起了几分兴趣来。

反正他就是拿过来看看,若叶蓁是在骗他,那他就让她更惨些。

贺云山驱马过去,从叶蓁手中接过那本薄薄的册子,原本他只是好奇地翻开想着随便瞧上一眼而已,可这一眼过去,贺云山的眼珠顿时无法从册子上移开了。

看他这反应,叶蓁心生得意。

就知道贺云山这憨货,绝对会对这东西生了兴趣的。

“将军。”

被身边手下小声提醒回过神来的贺云山看了看手中的册子,又看了看叶蓁,他捂着嘴轻咳了两声,装模做样的说道:“看在你今天送给本将,看在你今天送给我的这本画册的份上,本大,本大王就饶了你这次,下次再让我碰上,我可就不客气了!”

装模做样的威胁完,贺云山摆摆手,放叶蓁等人离开。

已经坐进车里的叶蓁,在确定外面看不到她的情况下,捧腹狂笑。

这个贺云山,果然是原著中楚怜的头号舔狗啊。

她送出去的那本册子上,不过是随意写了几个楚怜的喜好,以及如何攻略女人的法子而已。

贺云山啊贺云山,希望你不负本王妃的厚望,一定要把楚怜拿下来啊。

虽然她叶蓁看不上萧景奕,可她也没打算让楚怜心想事成。

想起原著中楚怜对原主做的那些事情,叶蓁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

而已经走远的贺云山,想着怀里揣着的那本薄册子,畅想着自己与楚怜以后的幸福生活,忽然就觉得,这个叶蓁也不是太坏嘛。

至少,这本册子里他是没瞧见哪个字有写楚怜的坏话的。

想起楚怜平时在他面前说的那些话,贺云山犹豫的想,莫不是楚怜和叶蓁之间是有误会吧?

贺云山怎么想,又是怎么做的,叶蓁这会儿没功夫关心。

因为她想起,距离下一个大剧情的发生,似乎已经没几天了。

那件事情的发生,才是原主步入深渊的开始。

还好她提前知道了剧情啊。

叶蓁翘着腿晒着太阳,仔仔细细在脑海里想了好几遍自己看过的剧情。

如果楚怜不对她出手,她就安安份份

肥水不流外人田 老师把我奶头掏出来吃漫画

地吃菜看戏,毕竟那戏放现代社会也妥妥的非遗啊,可是花钱都不一定能看到的。

日子过得很快,叶蓁的漫画出第三版时,太后派人送了帖子到夜王府。

之前太后曾说要举办一场宴会,实际是相当于变相地给楚怜开一个相亲大会,务必让她在这个相亲大会上找到合意的夫婿,即便是她找不到,太后派的人也会给她找一个。

所以对于这个宴会,楚怜是十八个不愿意的。

她拿着帖子找到萧景奕,一幅悲伤愁苦的样子,“王爷,太后这宴,我不想参加。“

萧景奕不解,温声问她,“怜儿为何不想参加?我都听太后说了,这场宴会是为了给你找到一个乘龙快婿才举办的。“

楚怜抬起小脸,含情脉脉地望着萧景奕,“王爷,怜儿心中已经有了人,怜儿发誓,这辈子若不能与他结为夫妻,宁肯一辈子青灯古佛,在庵中了却此生!”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情意拳拳,可惜萧景奕却完全没有意会到,他皱起眉头,“怜儿说的是哪家公子?既然这样,你就如实跟太后说了,直接让太后与你赐婚即可。”

楚怜:“……”

窗外正偷听的叶蓁:“……”

这瞬间,叶蓁忽然有些同情楚怜了。

楚怜心一横,张开嘴巴就想说出事实,叶蓁的声音忽然从窗外传来,“王爷,王爷……”

一听这声音,萧景奕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个女人,又有什么破事?

那天敢当众给一个陌生男人递书信,他还没找她算账呢!
楚怜看到叶蓁一来,就吸引走了萧景奕的注意力,对叶蓁更是愤恨。

她心想,不管怎样,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叶蓁。

只要有叶蓁活着的一天,她就不可能嫁入夜王府成为正妃。

楚怜眼珠一转,两行泪水缓缓流下,十分凄美,“王爷——”

萧景奕一向怜惜楚怜,一看到楚怜落泪,顿时把叶蓁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软下眉眼,轻声细语安慰楚怜,“怜儿,如果你真的不想这么早嫁人,我去跟太后说。”

楚怜一脸感激的样子,“王爷,怜儿是舍不得王爷,舍不得太后……”

说到这里,她忽然捂了脸,十分娇羞的样子。

萧景奕想起楚怜的父亲,楚怜的父亲同时也是萧景奕的师傅,那会儿师傅指导他练武,每每到他支撑不住时,楚怜就会恰巧出现。

想起小时青梅竹马那段日子的快乐,萧景奕的眼神更加柔和。

楚怜没了父亲,如今这世上,也就他这个挂名师兄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一旁的叶蓁打量着两人的眉眼官司,真想翻白眼。

这俩人,真是王八对绿豆,绝对是看对眼了。

这萧景奕也真是,明明喜欢人家姑娘,还不干脆利落的跟她和离,娶了楚怜多好,要不然以楚怜那心眼,她得多倒霉几次。

“萧景奕,太后让我把这贴子交给楚妹妹。”

叶蓁不耐烦在一边看两人的眉来眼去,有这功夫她去多画几幅画多好,就算卖不出去也能拿到太后老佛爷那儿换上几箱珠宝啊。

要说太后可真是个顶顶好的老太太。

她不过是把她以前看过的几个笑话给画出来拿过去送给太后,结果太后就直接送了她金银珠宝,而且是以箱计的。

喜得叶蓁恨不能对太后以身相许。

从那会儿起,叶蓁就觉得太后实在是个大好人,所以太后让她把帖子带回来交给楚怜,她是二话没说就接了这个任务。

不就送张帖子嘛,只要不是让她送人金子银子,她都没意见。

楚怜一看到叶蓁手中的贴子,好不容易才擦干净的眼泪哗哗又流了出来,而且楚怜这哭的样子特别好看,梨花带雨,如雨后春棠,就连叶蓁这么个女人都看得一呆一呆的。

楚怜这手眼泪说来就来的功夫实在是让她无比羡慕,她要有这功夫,哪儿还用花尽心思去哄才太太送她珠宝啊,她肯定是哄着夜王乖乖跟她和个离,然后送她几马车、至少够她花上几辈子的金银珠宝才对。

看到叶蓁转来转去的眼珠,萧景奕有种奇怪的直觉。

他觉得,叶蓁这女人肯定不怀好意地又在打他的主意。

真是奇怪,从何时起,原本孤高自许的叶蓁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萧景奕想起叶蓁那次让他在书局要书号的事来。

他肯定起来,肯定就是从那次,叶蓁用马屁拍他,让他去书局给她拿个书号起,在他心中的叶蓁,就变成了一个会达目的,张嘴就吐莲花的表里不一的女人。

“叶蓁,既然贴子已经送到,你可以走了。”

叶蓁忍不住暗下翻了个大白眼。

过河拆桥应该就是说萧景奕这种喜怒无常的男人吧。

叶蓁带上假笑,十分温柔小意地看向楚怜,“怜儿妹妹,太后她老人家让我给你带句话,那在的宴会你可一定要去,要不然她老人家就亲自替你挑一个。”

说完这句话,叶蓁拍拍手对萧景奕说道,“好了,太后的话我已经带到了,任务完成,我就不打扰两位,在这儿碍两位的眼了。”

她话一说完,转身就走,十分的干脆利落,看不出一点犹豫。

反而是萧景奕心中有点不太对劲,他本以为叶蓁看到他和楚怜在一起,会说上几句风凉话的,可没想到叶蓁倒真像是只是来送张贴子一样,任务一完成,甩袖就走,连一个多余的目光都没给他。

忽然之间,萧景奕心中有点太不是滋味。

这男人哪,就是贱,人家跟在屁股后面追着他时,他觉得人烦,当人家终于放下,连个眼神都不给他时,他就又觉得寂寞了。

若是叶蓁知道萧景奕此时的想法,绝对只会送他一个字——贱!

萧景奕看着叶蓁的背影,忍不住跨出一步,手刚伸起来,就听楚怜忽然“啊”的一声,就倒了下去。

萧景奕一个大步转身,及时接住了将要砸在地上的楚怜。

叶蓁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她敛了神色,十分紧张的样子,大喊:“来人哪,来人哪,快来人去宫里请太医啊,怜儿妹妹晕倒了,怜儿妹妹晕倒了……”

她这一喊,原本候在附近的几个小丫头纷纷都往门外跑。

于是这一天,几乎京城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件事——寄住在夜王府的楚怜小姐身娇体弱,极难受孕!

等第二天从丫头嘴里听到这个谣言时,楚怜被气得切切实实又真晕了一回。

有好事者注意到太医连着两天进出夜王府。

这下子,谣言从楚怜身体弱直接变成了楚怜身患绝症,快要死掉的消息。

叶蓁听到这个谣言时,简直要笑死了。

萧景奕在书房摔了笔墨,黑着脸吩咐:“查!查出谣言是谁散播出来的,直接送大理寺。抓!凡是在京城散布这个谣言的,见一个抓一个!“

很快,京城就黑云密布,暴雨即来。

茶馆里,几个外来的刚坐下,就听到几个临府都在谈论着同一个话题,几人听了几耳,忍不住出声询问,“不知诸位说的是哪家小姐?听起来这位小姐的身体似乎大为不妙,像是不久人世啊……”

他这话音还未落地,茶馆外就走进一队带刀黑衣侍卫,不由分说,拿了锁链直接把几人锁起带走。

临座几个原本讨论正欢的几人一见这样,都紧闭嘴巴,低着头,装做没看到黑衣侍卫的样子。

几个外地人大叫,“哎哎哎,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无缘无故抓人呢,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

黑衣人不耐烦地推搡着几人,“抓的就是你们,夜王有令,凡是散布不实谣言都,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