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加秋枫扁豆花 ,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从哪一天开始说不清,回家就要去一朵豆花下面。

扁豆种在一户人家的院墙上。它们缠绕在一起,围绕着地球生长,你有我在你,你在我。沿着墙爬。沿着院墙边的树爬。顺着树枝往上爬。又爬到了半空中的铁丝网上。路南和路北的人都接上电线,用扁豆诗意地搭起一个绿色的遮阳篷,上面有花,一片片开着。

随着秋天的加深,其他的花开花落,但是豆花开了又落。紫色的小花瓣,像蝴蝶的翅膀。无数的蝴蝶翅膀,在秋风中游荡。欣喜若狂。

花落,荚结,扁豆成形。我四岁的侄子讲得最生动。他说那是绿色的月亮。看着它,真的像一轮带着紫色边缘的绿色月亮。路过的时候,我稍微举起手,就能摸到路边的绿月亮。我以为如果我把它切碎,炒一下,用米饭蒸一下,香味就会浸透到每一粒米的骨头里。——这是我几个小时的记忆。农村人不把扁豆当怪。做饭的时候会想到它们,跑出屋外,随便在屋前的草堆边或院墙边抚摸,洗干净,放在电饭锅里蒸。米熟了,扁豆熟了。放在大碗里,放点盐,放点味精,拌点蒜,滴两滴香油。味道只有一个字。不要掉嘴。

然而,这里的小扁豆没有被采摘,它们一直被悬挂着。小扁豆的主人大概把它当成了一道风景。对扁豆来说是福气,可以自然生长,不受打扰。

终于见到了扁豆的主人,一个整洁干练的老太太。下午四点左右,太阳到了楼的另一边,在她家门前留下了一片树荫。豆花璀璨,天空璀璨。她坐在医院前的豆花旁边,腿上放着一本书。她用手指点着书,一行行读着,发出声音。我看看豆花,看看她,觉得他们是一个整体。

从此,常见到老太太们,都在那个位置,在豆花旁边认真读书。她的视力不好,看书也很慢。人生至此,终于可以停在一朵豆花旁边,和时间握手,悠闲的度过。暗自心想,真正的人总是会闭上嘴巴的,这个老女人,说不定也是个高手。和郑板桥一样,他曾经住在苏北小城安丰,住在大背寺,春天吃瓢,秋天吃扁豆。人们看到了,但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农民,谁知道他满脑子都是诗?随着秋风的冷却,他在自己居住的厢房的门板上刻了一对对联:“春雨和儿童菜肴的幕布,上面盖着秋花。”几百年过去了,当年的大悲寺早已化为尘埃。然而他的那句“全是秋风豆花”,却是和扁豆一起,被很多人在秋风中一代代的背诵。

大自然的美是永恒的。

清代学者查李雪也写过豆花:“清水溢浅沙,种了几丛竹子。最可怜的秋天,到处都是树篱,花儿随着雨水斜开。”有人读苍凉,有人读稀疏,我读欢喜。人生是秋天,没关系,除了绿篱,还有豆花,在斜风细雨中盛开。人生无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