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村庄 ,安城安娜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我的村庄

正文/长城之外

一整天,我没看见任何人。如果这是一片宁静,那就更荒凉了。

东院邻居提前搬到城里,留下一个杂草丛生的空院子。白天野猫野狗从墙里和墙里的洞里进去,偶尔听到几声撕咬和追逐的声音;夜晚,是死一般的寂静。微风伴着月光。当你看着它的时候,你会记得当时灯光明亮,人影晃动。当时邻居互相打招呼。你问我做了什么,我问你做了什么。哪怕是一点点好吃的都喜欢互相分享。那种感觉,很温暖。现在只有偶尔回来,才能坐在一起聊天。过不了多久他们又匆匆离去,留下一个大院子,守护着她的邻居。

我在西方的邻居,那个女人日夜工作。他们地多,今年雨多,男的类风湿出不去家,女的比哪一年都忙,都累。前几天我见过她一次。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她从地里回来,浑身是泥水。下雨的时候,她在庄稼里顶着雨干活。我问她:“地面粘不粘?‘她笑着说:”要不要坚持?但是如果怕粘,就做不了那么多工作。虽然今年夏天下雨了,但并没有耽误我的工作。“我不禁佩服她。同时我也同情她,因为无论她有多坚强,她也是一个女人。男人生病了,他帮不了她,她却要照顾她。

我没有很多邻居,所以在这种繁忙的工作中我看不到任何人。他们早上五点去田里,直到晚上太阳落山才回来。中午这么热的天,他们只能回家吃饭,休息一会儿。在这几个小时里,我在屋里,有时睡觉,有时看书写字——。早上露水很大,晚上到处都是飞虫,中午很热,人都困了。

我习惯听风,听鸟,听蟋蟀。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虚无的世界,有时候又觉得心里有点刺痛。所谓灵魂永恒,就是时间还在。

村子里充满了这种宁静的景象。老人稀疏,无聊,孤独。孩子和年轻人很少看到自己的影子。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有人说:“我们村以后会是我怀念的思潮。”很有可能,除了那些依然离不开土地的人,还有谁愿意让她无中生有,享受这份沉默?说白了就是荒凉。

我说她以后就是我的村子了。可能我感觉和别人不一样吧。她是我梦寐以求的天堂。

我的村名

正文/戴永瑞

当我们偶然听到一个出生的名字时,我们的思绪会飞回到童年和我们出生的村庄。我们会想到村子里的土路和桥梁,以及低矮的草房,房子里升起的烟,村子里四处走动的人和动物。我认为村庄应该像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出生名字。像鱼枷墩子、宋家社、陈家庄……,他们的生辰也有草屑和泥土的味道。

上次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上遇到了儿时的伙伴。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几千万大老板几百人的企业,在当地也很有名气。我们刚在茶馆里落座,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问起了家乡。当他说出家乡村子的名字——,我突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亲切,就像和他一起回到了从前,一起在村子里疯狂的玩耍,月光下的村庄,雪中的村庄,村庄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变化。在他的一系列话中,他不止一次提到了这个村庄的名字。我笑着告诉他,现在村子的名字已经改了,而且因为乡镇合并,村子也合并了,起了个新名字。他楞了楞,然后就恼了,最后无奈的说,不管他改什么,原来的名字就跟我们出生的名字一样,永远记在心里。村名的出生在一个流浪者的心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让我无法怀疑。

我的村子在苏北平原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水网区,一场洪水几乎淹没了村庄,使整个村庄消失。作为一个几乎被摧毁又重新获得发展机会的小村庄,我们的祖先取了个外号“ New stay ”—再留下来发展。我们的祖先把美好的祝愿寄托在这个村名上。不管去哪里和别人聊我的村子,都觉得有很多资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和儿时的朋友一样,村里总会说起自己的出生名字,总觉得很自然,很投缘。和我的村民一样,虽然现在村子的名字已经改了,但我们还是习惯性地使用它的旧名,不能忘记村子的本名。有一次网购,不自觉地在地址栏写了原村名,让物流费了不少劲。还好最后电话联系的时候没有退。还有一次,一个朋友来拜访,下了车,就搭车去找我的村子。我只告诉了他我村的出生名字,这让他在摩托车车主面前解释了很久,然后对方笑着把他送到了我村。

村里看着一个老人离开,他们若无其事地走出家门,或者在村后的农田里游荡,再也没有回来。但村里人都知道,它的本名已经在他们嘴里念叨了一辈子,现在已经和他们一起深埋在他们脚下的土地里。

春天住在我的村子里

文本/李艳林

我真的很期待这场秋雨的早日到来,以缓解家乡日益严重的干旱。让勤劳的庄稼人洗去全身的疲惫,为晚上忙着种植的红薯、玉米等作物提供水分。那是上帝对山民的理解和爱,对这片土地的关心和奉献。

就在刚才,天空晴朗,云层越来越厚,像一条飘动的玉带缠绕在山腰上。一瞬间,乌云像黑布一样飞过山头,覆盖了所有的田地和房屋。风越来越急,世界一片黑暗,空气一片寒冷。秋雨不如夏雨急。一开始我觉得雨下得很轻很轻,像恋爱中的恋人在轻声低语,轻声诉说着一些秘密。秋雨慢慢变成了点点滴滴,静静的,树叶花草和路面都湿了。

秋雨温柔缠绵,似丝似缕缕,似烟似雾,若酒如醇……娇滴滴的柳枝上挂着晶莹的雨滴,一遍又一遍的拂过,像一群山雀在摇摆;浓密的杨树伸出绿色的手掌,承载着潇潇的秋雨,保持着男子汉的风范,沉默着;柔弱的草叶变黄,在雨里低头缩,像刚做错事的孩子。

风雨如孪生姐妹,呵护滋润你的头发,柔软顺滑,让人感觉很舒服。潺潺的秋雨,腐朽的秋雨,已经渗透到花瓣和树叶都枯萎的土壤里。雨点敲打着瓦片,散发出一层薄薄的烟雾,屋檐上的雨滴滑落下来,晶莹的雨滴打在石阶上,跳动的影子清晰地映入眼帘。

一股寒气从远到近,从头到脚。不禁精神一振,全身的倦意悄然远离,让人格外清醒。秋雨没有婉约的云雾,没有高远的水莲,没有飘逸的雨打芭蕉,没有风抚柳的风韵。

但在这雾蒙蒙的秋雨里,我们可以期待秋收的喜悦,咀嚼孤独的快乐,品味悲伤的甜蜜。我悠闲地迎着秋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有时抬起头来感受秋雨的凉爽。雨人从头到脚都湿透了

在乡下等秋雨,听着看着,最好还是待在老房子里。蓝色的石墙顶上,正房正面朝南,院子里长满了黄沙和茂盛的花木,房檐下潮湿的地方和屋后的墙脚长满了低矮的青苔和滑苔。木格子的窗户贴满了发黄的壁纸和红色的剪纸公鸡和荷花,被溅起的雨水浸湿后更加朦胧。偶尔打开窗户,让风雨亲吻我的脸,然后轻轻剪掉我的裙子。一阵秋风吹过,可以听到窗外飘落的树叶,和秋雨一起奏出美妙的交响乐。推开门,往屋里扔了一口凉气,偶尔有黄叶吹进屋里,捡起来拂去水迹,轻轻吻了一下,扔出门外,心里留下了一丝难过。这时候只要闭上眼睛静静的听,属于秋天的一切都会一点一点的进入灵魂!

秋天的一个雨夜,一个人透过窗户聚精会神地听秋风秋雨的低语!开心的时候,笑开心扉,把秋天所有的快乐、魅力、收获都带进脑海!难过的时候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滴!我喜欢在秋雨中漫步的感觉。看着落叶随风飘动,飞舞飞舞,然后轻轻飘落在地上,满怀热情地投入母亲的怀抱,化为花朵和肥料,回归自然。踩着水,凉意从皮肤渗透到心里,平静的喜悦会冲进我的怀里。

村子的东边有一个水库。下雨时,浑浊的水上涨,泡沫在树叶周围翻滚,充满了灰色和黄色。孩子躲着家人,戴着用麦秸编织的草帽,在雨中奔跑,伸手去抓在草丛中跳动的青蛙,抓了又放。夏天的傍晚,你坐在院子里放松的时候,总会听到他们的呱呱叫声,很远,但似乎很近。现在住在城里的高层,很少听到这种熟悉的地方口音。

“楼上年轻人听雨歌,红烛幽幽。在风华正茂的客船上听雨,蒋阔云低,破雁叫西风。”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雨的感受不同,心情也不同。我喜欢秋天,喜欢秋天的稀雾,喜欢秋天的霜红叶,喜欢秋天的风,更喜欢秋雨意想不到的阵阵……。一种淡然豁达的态度从秋雨中体现出来。也就是从这里,我感受到了人生的单薄和短暂,也感受到了人生的坎坷和挫折。

我的村庄

文本/李艳芳

墙脚下的犁铧和插在墙上的镰刀渐渐成为我记忆中遥远而永恒的印象,瓦罐以另一种姿态回望绿色。

那一年,天空阴沉沉的,紧接着大雨滂沱,几天几夜似乎没完没了,庄稼被淹得七零八落。人们匆忙穿上雨衣戴上帽子,绿色还在一点点减少。鸡犬,眼神呆滞,湿漉漉的躲在屋檐下,无助的看着人,苦苦哀求,内心痛苦不堪。

土地在缩小,道路在变窄,村子周围的白色也在一点点扩大。牛和猪,鸡和狗都挤在村子里。人们惊慌失措,开始了混乱拥挤的搬迁。我的家人住在四面八方,除了我的土地,我的母亲,我的狗和一些淹死的鸡。

雨停了蒸汽,土地回来了,我给的只有一种灰棕色的悲伤,我陷入了深深的无奈和无助。最后,我背叛了我出生长大的土地,我的母亲和我的狗,来到了这座城市。走的时候,我妈哭了。我的狗跟着我,深深地吠叫。我不能开车走。墙脚下的犁铧和插在墙上的镰刀渐渐成为我记忆中遥远而永恒的印象,瓦罐以另一种姿态回望绿色。

就像一粒尘沙融化在茫茫沙漠里,我独自在城市里游荡,不安,在漆黑寒冷的夜晚不停的颤抖。用灵魂一遍又一遍地搜索村庄和田野,虽然离我很远,但我仍然可以拾起潮湿的记忆。母亲以永恒的姿态和灰白的头发编织着生活的艰辛和希望;婴儿在屋檐下和燕子说话,体验自然启蒙;井台旁边,老树下,有另一种光在照耀。他们远离城市,伟大,呼吸着,爱着,每一步都是真实的故事。当时我经常问自己是背叛了土地还是土地背叛了我。

在远离村庄的地方怎么写诗?你为谁写作?除了在工厂工作,我大多和朋友边喝酒边聊天。是“醉了贪笑。我该在哪里操心我的时间?”。往往是“君子慎独”。有时候,和鱼玩游戏也是一种修养!

连我自己都很奇怪。多年来,村庄、亲戚和许多童年玩伴的景象经常在我脑海中闪过。总有一种感觉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一种冲动在积累。所以我决定回去。

你可以不穿衣服回家。

一到村口,我就泪流满面。

村子依旧,村口的杨树和杂草还在疯长,但我妈已经离开,埋在村子南边的土坡里了。妈妈留下的土房更是破败不堪,摇摇欲坠。我的狗蜷缩在墙脚下。太老了,眼角挂着浓浓的泪水。他无力而奇怪地看着我。我心如刀割,走过去摸摸它,叫它的名字。突然,一滴浑浊的老泪从它的眼中流出。青梅竹马的朋友看到我,我一脸呆滞,坐在那里无话可说。他们说我的一个同学前年去世了。

第二天,我去我妈的坟前,给她老人家烧了些纸钱,说了些什么。

后来我的狗继续在村里游荡,我还在城里游荡。它不能把我留在村子里,我也不能带它进城。

我的村庄,我的家

正文/邹

风温暖潮湿。草尖上的露珠晶莹透亮,各种颜色的野花在小路两旁自由绽放。

这是我村门前的小路,也是我每天早上要走过的小路。小路慢慢弯曲,向前延伸。路边有三两个池塘,池塘边立着我最喜欢的柳树。小路上长满了柔软的草,人们悠闲地走在上面。头顶上方的天蓝是透明的,有白云。没有比这更纯的颜色了。在楼林住久了的人,你们见过这么蓝的天吗?是那配绿草野花的日子,是那靠着参天大树的日子,是那让你心明明白白的日子。突然,一只鸟飞过白云,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树枝上有许多鸟儿,婉转地载歌载舞。停下来听,有的温柔,有的悠扬,有的高亢……多幸福啊,家家户户走亲戚。

现场是最有感情的化妆师,金黄色,浅紫色,粉色……五颜六色变幻。它着色大胆,绘画生动,让我眼前的田野每天都那么迷人。我非常喜欢这里的田地,像田里的大豆和高粱,还有大片的水稻……

远处的山像祭台,包裹在薄薄的云里,像刚刚晕过去的水墨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方向看,因为太阳从山的另一边跳出来,让我们的视野逐渐明亮开阔,会给我们蓬勃向上的力量。

我每天都在这条小路上散步,不担心车来车往的危险,也不担心灰尘遮住眼睛。每一口气都有青草和鲜花的味道。每次停下来注意,都会有鸟、蝴蝶、花的影子,也有在田里种地的村民的影子。

伴随着木棍的声音,村民们总是在早上把衣服打在水边的青石板上。虽然他们家有自来水,很多人家有洗衣机,但村民们还是喜欢提着装满衣服的水桶到池塘里洗,一劳永逸地打一顿,日子过得心安理得。

农村人喜欢盖厨房,盖土炉,烧一把柴火,用大铁锅煮,煮一壶香米,煮一壶浓汤,把日子熬得充实而有精神。日落时分,村里炊烟袅袅,鸡叫狗叫。

小院子里种花,乡下人不管花的品种高贵不高贵,只要红得鲜艳,枝干肥美,叶子翠绿,只要能开就行。带着花香,小圆桌摆了出来。我泡了一壶酒,煮了几个小菜,陪着父亲,喝了一杯又一杯,脸红了。父亲又开始吹海了。吹就吹,我笑着听。老人喝一杯健康饮料,夸夸其谈,是一种享受。妈妈也不闲着,一边小声骂着,一边忙着往桌上添一碟刚煮好的花生。

这是我的村庄。我一直住在村子里。我被村里很多烟花污染了。喜欢蹲在井边端着碗饭,和邻居大声说话,铲饭;喜欢提竹篮踩泥挑豆荚;我喜欢戴大礼帽,喜欢在池塘边钓虾。我还喜欢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四处张望,看我们村绿树成荫,看鸟儿在树枝上盛开成墨黑的花朵,看小松鼠在村前的森林里乱窜偷水果吃,看牵牛喝水扛犁种地的乡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