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冻 |写文: 张林琪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冻猪是我这一代人难忘的农家菜。腊月是品尝冻猪头的最佳时间。

在过去,聪明的家庭主妇可以使这道菜在颜色、味道和味道上美味可口,这使人们喜爱它。从小就爱吃妈妈做的猪头冻。结婚后老婆手艺更好,猪头冻成了每年腊月必不可少的美味。自从搬到城里,猪冻在餐桌上的情况很少,难免会错过。前几天姐夫从老家带了一个十几斤重的猪头来,新鲜洁白,心里乐滋滋的。经过妻子的大部分时间,失散已久的猪头冻终于回到了餐桌上,让一家人尽情享用。

做猪头冻,做菜很讲究。先洗猪头,拔猪毛,刮掉鼻孔和耳朵里的污垢,将猪头一分为二,取出猪脑和猪舌,用铁锅火烧开水,将猪头放入水中两次,然后将剩下的毛拔掉,去掉眼睛和耳朵,用清水冲洗掉泡沫。锅洗净后,将猪头放入锅内,面朝下,放清水至淹没,加入料酒和香料,大火煮沸,然后用中火煮沸猪头。将去骨猪头肉切成块,放回锅汤里,加入酱油、酱油、盐、冰糖煮。在大火烧、中火煮、小火煨的过程中,不断撇去浮在上面的油,直到肉质透明而不烂。汤肉比例适中时,从锅里加入少许味精,放入盘中冷却。

冬天猪头冻可以保存十天不变质。现在有了冰箱,一年四季都可以做。不过腊月味道还是最好的。吃冻猪头的时候,用刀切一块,然后切成长方形的薄片,放在锅里。猪头冻切片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口感诱惑:酱红色汤料与淡褐色肉冻的月白相得益彰,碎片线条清晰,花朵似琥珀,色泽如玉,晶莹悦目;夹个入口,顺滑酥软,润泽而不腻,齿唇清凉,回味无穷。当你带着一天的疲劳、饥饿、田间劳作或下班后的劳作,踏进家门,猪头冻僵的气味就直扑鼻而来。这时候只要用刀切一块放进嘴里,就觉得神清气爽,筋疲力尽。对于喜欢喝酒的人来说,吃饭的时候有白切猪舌猪耳朵,蘸上调料,简直美极了。在过去的冬季休闲时间,农民们习惯用冻猪头招待客人,这被认为是一流的好菜。结婚后,远在金山的叔叔经常来看望我年迈体弱的奶奶。每次吃饭,舅舅和舅舅都赶着留客,但爱喝酒的舅舅总是婉言谢绝,找借口来我家尝尝老婆做的猪头冻。那时候舅舅快60岁了,酒量还可以。我们一起喝了一瓶熊猫大曲,直到舅舅脸颊绯红,额头冒汗。我和我舅舅都够瘾了,一盘冻猪头都留下了。

猪头冻,厨艺精湛,制作精良,可以和传统名菜相比,可以造假。90年代初,老婆工作的乡镇企业发年货,每人一份“枫泾丁蹄”。回家吃的时候,竟然是一个口感粗糙的猪头冻。第二天,老婆把自己做的猪头冻切片包装好,拿到车间和姐姐们分享。吃完大家都说“这是正宗的丁蹄”。老婆笑着说,“这是我自己做的猪头冻。”在从天而降的笑声中,老婆的厨艺名声大震,秘方在姐妹们的威胁下不胫而走“ ”。

著名诗人李白说:“既然天赐人才,那就让它就业吧!。”猪头,肉里面不太好看。而清代著名诗人袁枚,晚年乘船游松江。他在吃“红烧猪头”的时候,用“精致”两个字来称赞。20世纪70年代,在农业大寨,在另一个地方开河的时候,红烧猪头”“,白炒猪头”“,咸猪头“白菜粉丝汤/[/k13。

大浪淘沙,细菜多“ ”。如今,以猪头为食材的各种菜肴早已淡出人们的餐桌,只有色、香、味俱佳的猪头冻还能引起几代人的思考。我暗自认为优秀的农家菜菜谱也是可以保存和传承的。吃货怎么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