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软蛋 |发布人: 白海霞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有个软蛋叫妈妈。

母亲小时候生活贫困。当时大团吃的是大锅米饭,家家户户天天去生产队的厨房煮饭,然后带回来给大人小孩分享。一开始看着奶奶把小米粥带回来,我妈和我大哥都喜出望外,因为粮食太珍贵了,高粱米都很难见到,更别说自古在面粉和大米中被列为小米了。结果他们拿了一把勺子把萝卜盛了进去,上面就漂浮着一点点小米。就算我爷爷奶奶把小米都给了他们,也太少了,填不饱孩子的肚子。而且舅舅还小,一直想多吃点。年长的母亲不得不多吃萝卜。我妈回忆我小时候,吃的时候有萝卜味,恶心死了。

为了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爷爷的家人不得不搬到他现在居住的村庄。母亲13岁开始在地里干活。她被公认为村里最勤劳、最有独创性的姑娘,从衣服裤子到鞋袜、绣花枕头。

妈妈很漂亮,眼睛很大,头发自然弯曲。20岁那年,爷爷当家,妈妈勉强嫁给了村里一个叫白的家庭,说是大户人家,因为村里一半的家庭都姓白,爷爷说他是外地人,怕村里人出轨,还有一个大公婆要照顾。

母亲嫁入白宫,并不是因为婚姻不满而颓废,而是为了这个新家日夜操劳。那时,我父亲家里很穷,他买不起新衣服或新鞋过年。小四叔和大舅冬天不穿鞋。一个人穿着破棉袄,棉花露在外面。他们经常赤脚出去滑冰。爷爷身体不好,奶奶经营着一个大家庭,爸爸是大儿子,他下面有很多阿姨叔叔,都是吃嘴的。爸爸着急,妈妈着急。

为了这个家,我妈开始想各种赚钱的办法。秋天割蒲草当草帘卖,冬天把高粱秸秆劈成黍黍做成炕席卖。当时一个炕席大概一块钱,她和她爸爸一天一夜就能和好。那个冬天对他们来说是丰收的一年,大人和孩子不必被冻住。他们还为老阿姨做了漂亮的新衣服,她从小就没有穿过新衣服。

母亲和父亲养过兔子,从一开始的两只,到后来的几百只。为了把这些小东西养好,白天休息少的时候,妈妈要早起,煮一天玉米,米饭,米饭。田里的活干完了,她要过村北的大河,到离家十几里的草地去割兔子。有很多“山海豆”,是兔子最喜欢的食物。人们不必为了多提篮子,就用一根大棍子做成一根尖棍子来提。我妈也带着那样的标签,上面是一捆捆“山海都”。

后来,父亲学会了当乡村医生,在一家乡村诊所工作。家里的工作更多地落在我母亲身上。有一次,村仓丢了粮食,不知怎么牵扯到了父亲,无辜的父亲很快得到了照顾。

我父亲蹲在黑暗的房间里,几次试图自杀。妈妈知道他是无辜的,一直安慰他,一直陪着他。直到上级来查明事实,父亲才被证明无罪,留在生产队当医生。

母亲性格坚强,双手灵巧。困难的时候,我妈把剩下做衣服的小布攒起来当鞋穿。她用最细的针和线将小块布缝成不同宽度的条,然后拼接在一起制成一双小花鞋。每次穿都不知道村里有几个孩子让我们羡慕。

妈妈是村里第一个用缝纫机做新衣服的人。妈妈有几本做衣服的书。人们根据图片选择样品,妈妈可以完美地制作它们。逢年过节,附近村子的人都会来找她做衣服,甚至河北省Eheinuoer的蒙古人。找她做衣服的人越来越多,我妈就把布剪下来分发给村里几个擅长缝纫的妇女,教她们锁门缝纫,让她们在农闲的时候赚点零花钱。

我妈妈通过努力工作把她的家庭管理得越来越好。她发展了水产养殖,没几年我们家就成了村里最有钱的家庭。他也是第一个买电视机的,成为村里第一个盖瓦房的家庭。

我父亲四十多岁的时候,带着不治之症早早离开了。为他治疗而借的所有债务都扔给了他母亲。从那以后,我的母亲作为父亲和母亲支撑着这个家庭。从为我们读书到结婚成家,她忘了自己是个女人,整天像个男人一样工作,耗尽了青春和时间。

这就是那种从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妈妈。我们都觉得妈妈身体好。没人想到疾病会来得这么快。在我们能够好好照顾她、尽孝之前,我们的母亲在刚刚过去的秋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妈走后,我经常想起她站在门前给我送行的样子。现在她走了,我不能站在门前看着她离开或者回来,就像她曾经看着我一样。母亲留给我们的是永恒的悲伤和悲哀。每当她出现在我的梦里,我都会泪流满面。我知道这些肤浅的笔触无法覆盖我妈的一生。

妈妈,我很想你。我想抓住你生活的每一点,记得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但是没有你的世界,我只能这样再去接近你。

妈妈,你知道,没有你,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个孤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