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锅里 ,作家: 微型小说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劝说者太勤奋了,把厂长灌醉了。他的脸像霞一样通红,舌头像铁一样僵硬,但思维异常活跃,阴茎特别多。下属恭敬的笑脸在他面前一个个东倒西歪,他从内心升起一抹兴奋的笑容。他热情地和每个人握手,亲切地和每个人微笑。

像往常一样,他不想在办事员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怎么了,大家都到自己办公室汇报或者请示。多年来,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稳定的干群关系模式。但是古人说:酒可以乱!以前不想做的事,喝了会很享受。——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店员的办公室,站在旁边,坐下来,喝了一杯双手捧着的解酒茉莉花茶,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非常愉快。

车司机来了,笑着说,“厂长,车准备好了,走吧!”

“去哪里?”

“有一顿晚餐等着你!”司机在他耳边小声对他说。

“不就是吃了吗?你好迷茫!”他一直很讨厌这种长得很聪明的人,但他骨子里就是个傻子。如果他不看看他的嘴和腿,他早就解雇他了。不过这种人有一个优点很难得,就是特别严格,让人放心。

“还有一个是最后一个!”司机说,语气很轻,轻得像风中飘着的云。

“你记错了!”厂长又说了一遍,语气略重。

汽车司机不敢争辩,悄悄地走了。

厂长回到办公室,不知道谁在新加的红木老板台上放了一盆盛开的红月季。花容醉人,香气沁人心脾。他拿起无名之辈准备的中温茶一饮而尽。

“干!”他笑了,马蹄病了!

他迷迷糊糊中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对面站着一个男人,一身土气的衣服。

“有什么事吗?”他问道。

街对面的人都沉默了。

“这间办公室的人数一次又一次的增加,但是为什么琐碎的事情还是困扰着我的房间?一切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那你想要什么?看来是时候切一批了!”他对自己说。

对面的男人固执地站着,一言不发。

“不说了。每当我想谈论它的时候,我都要翻翻报纸,看看上面有什么新的精神。如果累了,就在沙发上坐一会儿。”透过月季花看人,他心情特别好。

下班铃响时,他向院子里看了他一眼。司机已经把车停在院子里了。

“看,肯定是进口车。当你停在那里时,墙上掉下来的画院会立刻发光!”他对对面的男人说。

对面的男人依然一声不吭地站着。

“快说点什么,我得走了!”他没有耐心。

对面的男人依旧不言不语。

他绕过老板的办公桌,走向人群。他想看看是什么性格,让他佩服。

“啊,你是图!”他惊讶地喊道。

“哪个马屁精把画贴在我房间了?”

“啊,你不是焦尤鲁吗?我认识你!”

焦尤鲁的眼神很冷。

“克己!”他读出了花下的大字。

焦的眼睛温度越来越低,让厂长感到全身彻骨的寒冷。他瑟瑟发抖。

匆忙中,他迅速退后一步,向画像敬了个礼。他心慌得不知道怎么才能躲过那两道诡异的寒光。突然,楼下的进口车哭了。

“tick”“tick”

这个游荡的生物似乎陷入了绝地的死亡,抓起一根救命稻草,打开门冲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焦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外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