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和我 ,笔者: 艾荞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 isalso ”

哇,谁吵——睁开眼睛。12月的冷空气让你手臂的存在更加明显。忘记你脸上的寒意。灯还是关着。环顾四周,你周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当身体的某个部位无意识的移动,比如手指,突然碰到一个“奇怪”的物体!当时特别怕它突然发作。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尖叫,我害怕,我真的很想气哭,但事实上,我的脸看起来像面瘫,我不能动。直到后来发生了什么……

“嘿!姑娘,我真的是老鼠!天黑了。在午夜的黑暗中你看不见我。”

“但是,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放过我的细菌和病毒。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我好像刚睡醒就进入了梦境思维。这是一个梦。——有个声音在跟我说话,我看不到能那样交流的生物或者东西。我相信了老鼠,说话了。“

你为什么到我床上来?你真的是会说话的老鼠吗?”

“嘿!女孩,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它跳起来,舒服地靠在我床边的枕头上移动。“你不介意我睡你的床吧。”

她躺下来,和她最亲密的朋友一样舒服。“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雨滴”

“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我是所有普通老鼠中的一只老鼠。你会叫我老鼠,死老鼠,甚至直接用” ah “!!!用来代表我的特殊地址。喜欢的话可以叫我鼠标”

“鼠标?老鼠,我感觉如果我们继续这样说下去,我的五个室友就会一个个醒来,然后你就会被发现。你,其他老鼠孩子知道你会说人话吗?”感觉自己在一个六人的大学房间里。黑暗的灯光似乎把我带进了一部恐怖电影的世界。恍惚中,那是一片寂静的星空,一片天然的森林,但大部分是闹鬼的地方。这只老鼠的热情和陪伴让我多了几分安心。

“我想他们听不见。这是紧张的心里的大舞台,周围的人都当大白菜。”

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反正就是突然看到了老鼠的脸和她脸上的表情,像一个动漫少女在温暖的被窝里。

“咯吱,咯吱,你的床上好像有香味”

“嗯,这是我的糖果。反正我吃不了很多。”

“从前,有一只狗,一只黄色的笨狗,叼着一颗糖。我说”我想吃那颗糖“,它一只脚向我靠近,吓死我了,就这样走了。后来仔细复习了一下。我说的是人话,我听不懂。在这个社会里,我好像是一个人,但是没有人相信我,我被忽略了。他们不知道我理解人们的想法。”他吃得很好,“有时候他会感到孤独。”

“那你应该一直出现在人们喜欢的地方。你知道这么多。”

“你,你叫什么名字?”

“雨滴。”

“雨点,今天是我第一次和人类说话,你不怕我,好像我是你唯一的朋友。”他把吃下的糖果留了一半,然后倒在床上。“我试着和其他人说话,但是他们看到我就打我,我感觉我的耳朵都要被你们人类的尖叫声震破了。”

嗯?为什么我不怕?她躺在床上,浅浅地思考着老鼠。平时身边没有什么能无话不谈的朋友。孤独的性格可能造就了一个得精神病的勇气??所以,我觉得老鼠只要不自暴自弃,就会可爱。

“老鼠,你有啮齿动物朋友吗?我猜你一定每天都在想怎么偷吃。最大的幸福就是一起吃饭。”

“朋友?有时候他们觉得我不像老鼠,觉得我和他们的世界不一样。我懂鼠语,但他们不懂人。”

“毕竟你爱上了人类!”

“哈哈,看到我这种人在一个房间里跑来跑去,开始在意了。后来看到你耳朵里有一朵小花,跟我出生时妈妈身边的花一样。”

老鼠的声音和人类的声音差不多,夜更深。睡眠开始在大脑中敲响警钟……

“你不喜欢和人类群体吵架。我总觉得你在等我,那种沉默,以及人类社会对我的沉默,需要一个持久而独特的伴侣。”

“鼠标,其实我很爱美。睡得太晚,明天早起会让我看起来很丑。”

“你困了。那就别管我了。把我当成空气。你睡了之后我可以悄悄离开。”

然后,老鼠就消失了,好像是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的。老鼠真的能从这里下去不死吗??

我有点想自嘲。周围很自然。外面没有声音。老鼠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幻想。

几分钟后,我又看到了。它坐在饭堆旁边,我看不见我的身体。上面写着“我有一只敌猫,我住在你卧室下面的卧室里。好像也喜欢人。它在人的腿上和胳膊上,人摸着黑色的头发。但是猫又经常被关起来,它不讨厌人类。就用灰色明亮的眼睛看着外面的我。当它被放出来免费活动时,我被它抓住了。它把我抱在怀里,抚摸着我毛茸茸的皮肤,眼神迷离。它眼睛一亮,就会咧开嘴邪恶地笑着吃我。我眼巴巴的跑了,它焦急的追着我,然后我就跑了。好像变了,骄傲的抬头,不伤心的走了。”

“鼠标,这地方好奇怪。我看不到周围的风景。我有点难过,但是我好像没有压力,没有痛苦,我在流浪。感觉身体睡着了,安心不紧张……”

“雨,其实你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你的内心有这个能力。跟着自己的欲望走,世界的荆棘不在话下!努力,改造世界。”

我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像做梦一样推动着我的大脑。我想看看天堂是什么样的!天堂的风景!我想去天堂!就像一条河流在我的脑海里流淌,那里有一片发光的、无边无际的绿草……。我做到了,好开心!我就知道,我还不错!

然后,我又开始烦了。闹钟响了,我想睡个好觉,12月开始摸凉。我抬起胳膊,拿起手机。寒风穿过被子的缝。我关掉闹钟,一切似乎都是新的。振作起来,坐起来,一张老鼠的笑脸在他面前。他取下一架照相机,对准我。揉了揉眼睛,我看到,在枕头旁边,有一张我闭着眼睛,嘴巴笑着睡觉的照片,笑起来没有压迫感,很好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