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叔叔 作者: 何友平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父亲是农民,毫不夸张地说,他具有中国农民典型的优秀品质,勤劳、淳朴、友善,同屋同行对他大加赞赏,晚辈对他敬重有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全心全意的照顾我叔叔的生活。

我父亲出生于20世纪20年代中期。爷爷在父亲十六岁时突发疾病去世,留下了奶奶和父亲的三个兄弟姐妹。爷爷有六个哥哥,分开的时候只有两亩水田。按解放前的耕作水平,他是养不活全家的。在旧社会,奶奶是个小脚女人。那时候她姑姑才八岁,姑父三岁。他们无法谋生。我父亲不得不早起,在黑暗中工作来养家糊口。穷人的孩子很早就当家,父亲年轻的肩膀过早地挑起了一个四口之家的生活重担。我叔叔五岁的时候,他在和孩子们玩。他被推倒,摔进一堆石头里,脚断了两处。当时农村没有医院,父亲就背着他去十里外找海军看病。我爸三个月背着我换了九次药。脚伤经络,但骨折愈合后越来越细越来越短,舅舅终身残废。父亲认为叔叔不能干重活,只能靠读书学习文化谋生。叔叔七岁时被送进了小学。我父亲读过一所私立学校,会读一些单词。他擅长书法和算盘。他白天工作,晚上教叔叔读书写字。大叔努力学习,成绩优异。1952年高中毕业,考入新民中学。父亲当然高兴,但是把学费都提了是个大问题。当时父亲已婚,有一个孩子。土改的时候,几亩地只能解决一家六口的吃饭问题,没有钱买米了。为了让舅舅上中学,我爸和我妈商量卖草鞋给舅舅交学费。玩草鞋不容易。你要先在十里外的一套上买竹笋壳,泡在水里撕成条,再搓成索子。玩草鞋的时候,把索子的一头绑在腰上放在架子上,然后一个一个织笋壳。一个草鞋要织半个小时以上。编织后要修剪成型。白天,父母去田里干农活;晚上,我妈织草鞋,我爸揉唢呐子,每天晚上睡觉前织两双。衡阳江东每卖100双爸爸,每双草鞋赚三四毛钱。当他们旅行70到80英里时,他们的父亲不愿吃一分钱,总是在黑暗中饿着肚子回来。夏天晚上蚊虫叮咬,冬天手指冻伤开裂,凉鞋上有血迹。不知捡了多少笋回来,搓了多少弦,磨掉了多少层棕榈皮,又过了多少个夜晚。于是父亲带着母亲玩了三年凉鞋让舅舅读完初中,舅舅成了方圆三五里内唯一的中学毕业生。

初中毕业后,我叔叔在小学当了一名公共教师。父亲稍微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早在1962年就被下放了。据说我叔叔教的书很好,但是他喜欢给校长提建议,所以他把书送人了。父亲安慰了他之后,带他去找生产队长,生产队长安排他叔叔做一些轻松的农活,早晚放牛,晚上守仓库,白天在女队干活,每天比女人少一个分工。有一年,舅舅在一片丘陵地里种了苗,队长检查了一下,不适合密植。父亲去检查行距真的太宽了,就把牵牛花耙了一遍,带着叔叔手拉手教,他们又插了一遍。为了挽回舅舅的面子,父亲从我家的口粮账户里补偿了几斤浪费在队里的稻种。

我家就剩两个土砖房了。开了四张床之后,剩下的空间不多了,吃饭的时候只能坐在床边。六十年代初,家里太大,住不下,父亲决定盖几栋房子。那时候我刚从1960年的苦日子里走出来。我怎么能买得起房子?父亲尽力了。他和别人换了工作,把土砖收了起来。他让熟人凿屋顶石头,借钱买些杉树当房梁,把南竹尾绑在屋顶上,用稻草盖着。他只是从零开始盖了四间土砖茅草房。父亲修理了两栋老房子,免费送给了弟弟,希望他能娶到妻子。

奶奶60年代中期去世,盖房子的债务没有还清,父亲就向公社信用社借了300块钱办丧事。我父亲告诉我叔叔,你不必分担贷款,我会全部偿还。那时候我还在上中学。记得学费是两块三块钱交的。很多次因为欠学费而不吃饭。一床被子硬得像塑料板,我得用手肘压着叠。冬天下雪的时候,我还穿着单裤,家里经济很困难。一方面,父亲努力工作赚取更多的工作积分,千方百计赚取副业收入。另一方面,他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甚至还把阿姨送我好几年的旧毛衣脱下来卖了。三年多时间,父亲还清了贷款本息,还款收据几十张。我父亲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叔叔这样的艰辛,也从来没有要求我叔叔分担这样的负担。看到父亲如此深情大方,心里充满了对父亲的尊敬,默默忍受着贫穷,努力学习,从来没有埋怨过父亲。

20世纪70年代末,我被调到一个县办公室工作。回家后,父亲告诉我,你叔叔做农活不方便,但他是教学专家。看看他有没有机会当老师。我去县教育部门打听,我刚准备招小学老师,就和他签约了。我叔叔文化基础好,这几年经常帮邻村小学代课,所以笔试面试过了。十几年后,他叔叔又当了小学老师。今年舅舅快四十岁了,父亲最关心的是给他找个婚姻,这样才不会孤独。父亲杨等人为他四处走亲访友。最后,女人带着一个小儿子来了。父亲看到舅舅住的两百多年的祖屋破烂不堪,就腾出了我这边的一间房子,收拾好,给舅舅一家三口住。那时,我的小屋铺着蓝色的瓷砖,墙壁被粉刷,建造了两个讲台。生活条件比过去好了。俗话说树大了要分,兄弟大了要分。但是,父亲带着快40岁的弟弟一起生活。队里的每个人都称赞他是最好的。后来因为学校需要老师守护学校,舅舅一家被安排住在学校。父亲为舅舅准备了柴米油盐,亲自拿着我的行李给他送行。走的时候,父亲对舅舅家说,放心吧,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父亲八十岁去世。几年后,舅舅因病去世。我把他和他哥哥埋在同一个青山上,这样我父亲就可以照顾他叔叔一辈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