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家乡很有味道 写手: 方辉利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当你踏入皖南山区的南麓,山峦起伏连绵,绿油油如屏,弯弯曲曲的道路蜿蜒伸展,如一头拴着安静村庄的巨绳,另一头拴着熙熙攘攘的城市。

过年了,农村的长辈都在家里忙活。腊八节要打扫院子,煮腊八粥。俗话说,吃腊八粥会消除一切疾病。12月半以后,当地的村子还是要做年糕,印年糕作为亲戚孩子回家,或者新婚夫妇或者新生儿的见面仪式。“ ”。这是建立新家庭的农民工的夙愿,也就是说会一步步提升。

在老家,过年都要做速冻米糖。最难忘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食物匮乏。当玉米在秋天成熟时,煮玉米秸秆糖是一件棘手而又棘手的事情。玉米碎了以后,农民的孩子白天用大砍刀把玉米秆割下来运回家。晚上,他们用铡草机把秸秆切成碎片,然后用铁杵在石臼中打碎。

第二天,就在黎明前,我煮了蒲里水。当有大量的普水时,就会分两锅煮。贪吃的孩子要等糖汤,从下锅开始等。有时候一站要五六个小时。忙的时候脚累,糖汤不甜;有时候要试试糖汤甜不甜,肚子喝成蜘蛛肚子。

父亲说,如果把玉米秆糖煮到好的温度,糖滴不散在碗里,就成功了。这个时候玉米秆糖是不会轻易给孩子吃的,因为一瓢糖需要几十斤玉米秆,有时候半亩地也只能熬七八斤水糖。

当时觉得玉米秆糖最好吃。为了得到父母的奖励,我的性格变得非常温顺乖巧。后来觉得煮玉米秆糖太贵了。经常把砍了半个月的柴火都烧了。现在,只能是回忆。家乡的冻米酸甜可口,至今难忘。

在我的家乡,春节期间会制作糯米酒,但有经验的长辈通常在冬至后制作糯米酒。这个腊月做出来的米酒,叫腊酒,可以存放到第二年夏天喝,农民称之为老少皆宜的最佳“保健酒”。这是在家里喝的最好的保健品。

杀猪宰羊,大闹一场,春节在老家杀猪是农民的习俗。腊肉香,可以长期存放,招待不时上门的客人;烤腿,红色的,香的,是提升蔬菜档次的首选。年底,在山里等的老人靠在门前,坐在路口,喃喃自语,冻米糯米酒做好了,腿也腌好了。回家过年。简单的语言孕育着长辈们365天的深情,期待着孩子回家过年的深情团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