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电荷 :发文人: 吕敏讷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之前,我从来没有去看残荷

只觉得这两个字很孤独,很冷,很老。想想都觉得苦,坚决不亲眼看见。

整个花季,当季的荷花盛开,把花的芬芳抛洒得淋漓尽致,直到破碎落败。花开的时候到了,没有人在意,就像爱情一样!来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一旦走远了就荒废了。我也想把残骸挂在脑子上面。风吹过,勾起了一些回忆,痛不欲生。

我更喜欢在明媚的午后,沿着一条小路,踩着深秋的风,走在一片森林里,不离开边际。淡淡的忧伤,淡淡的草香。枯叶脆,淡黄的叶子像蝴蝶一样飞舞。没有多少欢乐,没有多少痛苦,顺其自然,漫不经心。当一场冬雪覆盖的时候,所有从出生到死亡的痕迹都被隐藏起来,秘密和痛苦都被隐藏起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太多的绝望,没有眼前的痛苦,岁月平静,世界稳定!多好!

剩余负荷不同。

欣赏年轻时的样子,就像这辈子得不到的人,一边远远的看一边收集荷塘溢出的清香。收集她这些年留下的一切,每一个微笑,每一个表情。对了,霸道的绿衣从来不给别人出路。可是,突然有一天,我怎么忍心看着她枯萎!她只是枯萎的时候没有枯萎,在寒风中挣扎!我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死去,在冷水中一点一点地吃着肉和骨头。太坚决,太孤立,太任性!太不适合看了。

偏偏那天,我突然决定要去。

病好了,下床看看窗玻璃上一层霜雾,就知道是晴天,晴天,冷天。自从冬天开始,阳光很少享受这种快乐。

就对自己说,我要看残莲!

你什么时候去?就是这样!不要耽误一分钟!

裹着一层白森森的霜,阳光一点一点从一朵莲花移到另一朵。没有脚步声,只有断了的枝叶,撕碎了霜,裂了骨,痛渗进心底。荷塘清静,这种痛苦只有我一个人承受。多好!

初冬,万物都会瘦,水也一样!水的心里面会死很多东西,死了的东西腾出很多空间。它不再那么胖,不再那么饱,不再那么充血紧绷,不再那么意气风发,不再那么张狂,不再那么疲惫!天气晴朗,凉薄,寒冷,越来越宁静。尘埃落定的样子!内向的样子!水很简单。

只有荷花,它是水的主要内容,它不肯死。

即使是干的,梗也像一个还很精致的80岁老太太的脖子一样,编织着时间的痕迹,但还是要用金银装饰,傲然挺立。干瘪,瘦弱,有很多皱纹,裹着浓重的往事。还有折叠的,宁弯不弯,身材瘦小,不喊疼。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莲花赤裸着,睁着许多无辜的眼睛。在投球和投球之间,一对互相照应的莲花是两个互相看着摸着的莲花。那时,他们必须面对面。时间,让它们成为青春的标本,花瓣掉落,又有什么关系呢?掉头发掉牙齿有什么关系?从死亡到最后,你还是像一个灵魂伴侣,一个互相欣赏的人,你的心似乎一直站着,直到你的表情僵硬。

花瓣在哪里?保护不了自己,干脆摔下去,撞到水里,就像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荷塘里有花瓣的影子吗?早就没了!谁还记得当时飘来的香味!谁会记得那个时候的粉脸!

毕竟树叶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霜冻。耷拉着脑袋,黯然神伤,再也无法恢复,把头低向尘土,贴近水面,自怨自艾。或者,如果你累了,想在水上休息,就睡在水上,仰卧,不考虑你年轻时跳舞时的姿势。

水面凌乱,一声秋霜叹息,一个季节崩塌。横梁倾覆,椽子交叉,砖块下沉。

藕断了。丝绸断了。

只有蜘蛛丝被缠住了。

缠绕在莲花上,它独自站立,含苞待放,花朵没有完全开放。风干的花瓣,脆而黄。阳光穿透它的身体,很像粉红色的花一样的脸,刚刚盛开。明明还飘着香。但是,但是,看她脸上清澈的泪珠,闪闪发光。还没来得及开花,秋霜来了,冷风来了。它的青春永远在这里,它的美丽固定在它的枝头。即使枯萎,也要采取花朵的姿态。就算死了,也要在风中绽放。就做一次标本。给那些残废的,腐朽的,枯萎的人做个榜样。哪怕只是一朵枯萎的花,也是一朵花!哪怕只是死花,也是花!它会很美,直到它的头被砍掉。它还是一朵花!是残迹,残缺,完美!

那些一下子开的花,特别活泼。他们的兴奋是短暂的。而这个,却经历了世间的孤独,孤独才是持久的孤独。它走在熙熙攘攘的市中心,用冰冷的目光看着熙熙攘攘,看起来孤独而又充满平静。这朵花,在寒风中翩翩起舞,是人间之美。就算没人来欣赏,又有什么关系!

今天,有多少人喜欢荷花?

一个人有什么关系?我的影子与我同在!

莲花出水之前是什么?

是莲花。

水出来之后?

是荷叶。

就像世界上的事情,不发生就完美了。

发生了,就是水出来后的荷叶一定是残缺的。

不完整不好看。

残缺如此完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