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呢喃 ,笔者: 沉风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三月,傍晚时分云聚,小镇上空有雾,如絮,如盖。

在我左手边的窗户外面,老樟树倒塌消失的地方,一栋在建的建筑天黑了,肆无忌惮的黑闯进了房间。蚂蚁大小的字体折磨着我的眼睛,发誓要止住我的思绪。

人是灵活的。俗话说,挂在树上,生活太单调。离开桌子,沿着走廊走。就我所见,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故意想看什么,但我只是让眼睛游走,或者盯着我看,或者放下思绪。豁然开朗。

镇上的天空很低,镇角深处的那些山丘高耸入云,沉浸在灰雾中。试想,巍峨的山是一棵树,树的花是散落在小镇上空的雾,如牛奶,是我的孩子对白云的第一感知。我觉得这个春天,这个小镇太美了。山中有花,点缀着如此壮丽花朵的小镇当然是美丽的,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

寒假的时候,在遥远的高速公路上,我小心翼翼的开车。在光天化日之下,前方的视线非常短,短到一只手臂就可以测量出视线的长度。大白天,车前车后的灯光起伏摇摆,乌龟在浓雾中行走,让人恍惚。后来收音机里的雾霾预警信息让我相信了天怒人怨的巨大力量。

我住在远离雾霾的小镇上,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小镇周围的山绿水润,比如已经交付的风景油画。一年四季充满绿色温暖心灵。我认为一个小镇是幸运的,它的人民是幸福的。

院子里的棕榈树,虽然不合适,但仍然笔直,优雅,水平的树枝伸展着,绿色而美丽,在微风中摇曳。支撑果实的棕榈树树枝柔软微黄,远远望去,阴影模糊。预计树是满的,否则,它们永远不会完全按照自然规律生长。在这座山里的新家,棕榈确实已经融入了新的土地。

离棕榈不远的榕树,依然绿油油的,和放假前一样,只是在寒风中,害怕寒冷的骚扰,没有欣赏。今天,我故意走到榕树下,睁大了眼睛。那些老叶子的第一片叶子出现了,好像刚流产,襁褓还没包好。空气潮湿,有些兴奋和好奇。诚然,小镇上空潮湿的云彩一定是千千生活的气息,那么为什么我被出生的喜悦所包围呢?

在花坛里,正在生长的草类植物,并没有被美丽的阿姨重视过一个假期。或许这些草类植物也是知性的。他们疯狂的成长,为了休闲而竞争,激烈的成长,美丽的成长。你看,那些枝叶溢出了花坛的边缘。他们明白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身高身材也不能任性。我叹了口气,花草无言,但我骨子里也有智慧。

一棵小桃树靠在大楼的墙上,但树冠延伸到外面的空间,植物阳光明媚。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花,夏天满枝,花瓣手掌大小,血红色,红色有点夸张。

在花坛环绕的空地上,广场瓷砖打地基,可能是台阶太多,有的瓷砖已经剥落,整个场地斑驳。放在球场上的两个羽毛球网上,学生们正在排队打羽毛球,一阵笑声传来,惊醒了我的心。学生的东西在自己的笑声里,我知道淋漓尽致是最好的形容词。一丝羡慕在我脑海里徘徊。年轻,那么自然,除了年龄,心理上的年轻才是最宝贵的。

突然觉得脸上有点湿冷,场上好多同学都跑了。他们迅速跑到大楼的走廊。而那些勇敢的孩子,还在羽毛球网前挥舞着球拍,笑着,说着,像我一样把目光从楼道里抛掉,我可以看出青春的激情在我面前是张扬而散漫的。

地面湿漉漉的,是我的视线朦胧,还是早春的气息依旧朦胧?我发现,从那些棕榈树的背景里,雨急于放出来,像孩子们羽毛球的手臂一样焦虑,显示着他们的力量。

三月的南方,凉飕飕的,静悄悄的。不过,一定是春雨。在潮湿的雨中,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山在扩大,云在盛开。

春雨是我的话,它们飘着,这是它们的表达,尤其是在即将分娩的夜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