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日记 ,小川阿佐美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青年时代的电影

文本/王灵巧

电影《芳华》热播时,朋友邀请我看,我欣然接受。

你进电影院多久了?不记得了。早年看电影,但都是在脑子里放映。

镜头一:县电影院门口有一张“神奇白虎团”的海报。售票窗口里面三层,外面三层。在入口处的栏杆里面,我是一个少年,手里紧紧的拿着两张电影票,紧紧的跟着弟弟妹妹。门口附近,一个邻居的弟弟拉着我哥哥的手苦苦哀求:“带上我?”我和哥哥姐姐异口同声:“好的,进来。”骄傲和自豪的神情流露在我们的脸上。邻居的弟弟敏捷地跟着妹妹,到了门口,检票的大叔拦住了我们,因为只有四个孩子可以进两张票。邻居的哥哥“往后一溜”钻出了栏杆。很多年后,他已经是一个企业的技术专家了,但无论在哪里遇到,总觉得当时欠他一部电影。

镜头二:上了高中之后,样板戏陆续上映,学校组织学生看电影的机会更多。每次猫走进电影院,在灯光昏暗的过道里找座位号,都是异常刺激的,既享受着偷窥的乐趣,又享受着半价“学生票”的优越感。很多流行的电影插曲都在电影院写下了歌词,至今没有被遗忘。当时用电影名字串起来的歌词还在流传:“我是个花童,出生在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子里,比课文更好地背诵了《摘苹果的时候》……”里有趣的句子。

镜头三:一个夏夜,满天繁星。永平赵湾村的露天电影结束了,一群知青匆匆赶回。一个知青不小心踩在空中,与此同时翻滚,几个知青紧跟着她。还好坡不高,爬上去的时候都是泥。还好有夜间掩护。虽然他们的脸很害羞,但他们看不见对方的狼狈,他们一路拍打着翅膀。今年刚去永平公社插队当知青。公社周围的村子里只要有电影,晚饭后的乡间道路上就挤满了赶着看电影的年轻人,完全忘记了白天工作的一切劳累。有时爬山,有时渡河,不要太黑,不怕路长,为了看《冰山上的来客》、《五朵金花》、《刘姐姐》等电影。

麦田就是电影院,投影仪放在麦田中央,发电机在附近嘎嘎作响。男女老少搬小板凳砌砖头,早早占了个好位置。换片间歇,千瓦时灯泡亮了,无数只手臂伸到投影灯前。在窗帘上,如果有兔子或小狗的剪影,哨子会代替欢呼声。

镜头四:我一被招去工作,就有了去天水市读书的好机会,让我的工人姐妹们欢欣鼓舞。学技术严格又辛苦,最开心的就是周末去电影院看电影。

有了每月23元的经济来源,你就有条件享受精神食粮了。你宁愿存钱,留下足够的钱买电影票。红旗电影院、解放电影院、南湖电影院是女伴们常去的天堂。坐在大影院里不舒服!

镜头五:结婚后,有了孩子,看电影成了高不可攀的事情。“妇儿场”应该会及时起来,但是孩子的哭闹声不断会大大降低观看质量。我公公婆婆很开明。女儿会先看“妇儿场”然后我们就可以安静的看晚场电影了。

看电影是我们这一代人在童年、青春期和青年时期的主要娱乐活动。它在个人精神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看电影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

后来随着电视机的普及,电影的逐渐萧条,以前的电影院变成了回忆。

露天电影

文本/刘万里

黄昏时分去汉成湖散步,看到一部露天电影在浮雕广场上映,观众很少。我坐在台阶上看了一会儿,没意思,就起身走了。

“露天电影”,曾经日夜缠着我想我,找不到那一年的感觉,但想起它又把我带回童年的露天电影。

那时候我们很穷,生活很单调,但是我们很幸福。当时村里没有电,家家户户都用煤油灯照明。只有惠而浦镇有电,镇上用柴油机发电,晚上12点停电。村子里没有电。自然,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但是感觉当时玩的东西很多,记忆也不淡。我光着屁股去河边洗澡,在河里抓鱼,在果园偷水果,在墓地的草丛里抓萤火虫,在山里玩战争游戏,在村里的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滚铁环、跳绳、打地牛(陀螺)、打架。懵懂幼稚的童年,天真单纯的岁月,记忆最深的却是露天电影。

露天电影不正规。它们今天在这个村子里展出,明天在那个村子里展出,尤其是在婚礼和葬礼上。有钱人家经常包几部电影。当时我们都是见多识广。一旦村子里有了电影,那将是我们最快乐的一天。不管我们要走多远,我们都早早吃了午饭,然后成群结队地出发了。我们经常跑十多英里去看电影。电影的场地取决于土地的类型。有的时候,在操场上,在院坝里,或者在新收割的稻田里,只要能拉一大片白布,就能展示出来。几乎每个放映场地都挤满了人。放映前,放映员先对准灯光,摄像机对准白布。一些调皮的孩子会伸出手,做出各种搞笑的动作,屏幕上会出现各种形状的手、头、鸡、马,吸引人发笑。电影一开始,人们沉默不语,伸长脖子屏住呼吸,生怕错过每一个情节。一部电影通常分四个部分放映。一段放映完,灯亮了,放映员换片,人群又开始叽叽喳喳,讨论电影里的情节,特别是大坏蛋。大家都恨她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打坏人。有几次去晚了,没地方,就站在白布对面。虽然人是对立的,但完全不影响我们看电影的享受。

看完电影,人群散去,我们成群结队地回家了。回头一看,整座山被火把和人们的高声歌唱所覆盖。月夜,山的轮廓清晰可见,水田里的水在摇曳。不小心踩在水田上的人顿时哄堂大笑。有麻烦的人故意讲鬼故事,或者大声放屁。当他走在后面时,他插队。人们想走在前面。结果队伍一片混乱,我们开始奔跑,仿佛有鬼在后面追我们。

后来惠而浦镇每天晚上都开始放电影。当时镇上没有电影院。在政府大院里,这也是一部露天电影。没有座位,但是要收费。电影票一开始是5分钱,然后是一角。有两个男的在演电影,一个老,一个中学。每次他们回家,都要经过我们村。人家请你打听新电影的消息,或者递给他们香烟,请他们进屋喝茶。那时候我太羡慕他们了,希望长大后能成为一名放映员。当时我嫂子和村里的一群姑娘经常去镇上看电影,我和哥哥成了他们的追随者。一张电影票可以带一个一米二以下的孩子。每次我们在人多的时候进体育场,我检票的时候都故意弯着腿,让我看起来矮了很多。一年至少能看上百部电影。有些电影看了一遍还不够,还要看第二遍和第三遍,比喻地雷战、地道战、少林寺等等。看完电影后,我们经常组织朋友模仿电影中的打斗场景。双方开火互斗,有时会把头打死。额头的疤是打架的时候留下的“ ”。

有时候,我嫂子不去看电影,我们就各奔东西。我羡慕翻墙的人。他们都像武林高手,经常不知不觉就拐进电影院。舅舅家院子里有几个比我大几岁的男生。他们经常不花钱翻墙看电影。有一次我和他们一起翻越院墙,看到高高的院墙和墙上的玻璃渣,我突然胆怯了。我不敢翻院墙,就想了别的办法。记得有一次,我在清场前冲进政府大院。政府大院里有一个厕所。我假装上厕所,躲在厕所里。我蹲了一个多小时。我只是在电影放映前小心翼翼地走出来,然后骄傲地走进观影人群。

后来去了汉阴中学,因为安康水电站,我们家搬到了月河川路,于是露天电影成了美好的回忆。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去了其他地方。我的家乡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了。有时候我觉得,露天电影是一种文化,一种生活方式,充满了甜蜜温暖的回忆。

现在听说家乡发现了翻天覆地的变法,我很高兴。现在想起家乡的山川,想起童年的露天电影,心中升起深深的乡愁……

电影《夹边沟》印象”/s2/]

文本/虞雯

6月30日晚下载观看电影《夹边沟》

甘肃酒泉,巴丹吉林沙漠旁的茫茫戈壁,夹边沟劳改农场。贫瘠而严重盐碱化的土地,黄色的杂草,黄色的土地,一群倦怠而肮脏的囚徒。近3000名犯人大部分是右派,1960年前被押送到这里进行劳动改造,在茫茫戈壁中耕耘。

右翼囚犯住在地下一米多深的窝里,睡在一排一层一层的铺位上,每天领半斤口粮。白天干活,老弱病残的人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死前被扔到沟里,绝望地慢慢咽下最后一口气。排队吃饭,每个人几乎看不到野菜和稀汤的食物。排队的人看到倒在地上的死人旁边的米饭里还有汤,就上去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把碗舔干净。老鼠草籽土都是人嘴里的食物,人一个个饿死。饿的人什么都吃,有病的人的呕吐物,死人的内脏和大腿…

病房,其实就是濒死囚犯的集中地,一个极其简陋的小窝,没有医生,没有药物和治疗设备,只是一个等待死亡的地方。在这里,垂死者的家书口述,垂死的上海分院董医生请求告知爱人的嘱托,将遗体安葬在上海,所有愤怒饥饿的人们都回想起夜里烤鸭红烧肉美味的低语,深深震撼了观者的心灵。

在广阔的戈壁上,人们的生活就像杂草,像砾石和灰尘。满地都是尸体,没有棺材,没有墓碑,没有简单的木制标志来做标记,也没有土葬来覆盖尸体!

影片自始至终有黄、灰、黑三种主色调,沉重压抑,突出了深沉的苦难。剧情简单,节奏缓慢,营造出令人窒息的绝望气氛。演员很少拍特写,不刻意表演,在绝境中刻意再现生活,展现人性。

在台式电脑上静静地看完这部没有著名演员,没有激动人心的情节,也没有波澜壮阔的场面的电影后,久久难以平静。这部电影引起观众对这段不可思议的历史的关注,质疑在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尘埃之下隐藏着多少令人震惊却不为人知的过去,提醒我们直面历史悲剧的精神实质和深刻教训。

想起前天广州一些群友关于文艺和政治经济演讲的争论,有一些想法。

文艺,只是复制生活,失去了特色,没有价值,但完全脱离生活,价值不大。有学者说,文学是人类反思自身存在,对世界有一种神秘的感觉,问世界为什么这样,或者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文学才产生的。艺术也应该!中国古典小说,诗词歌赋,梵高的《星空》,普希金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自由颂,电影《夹边沟》都是最有力的解释。所以为什么要批判团员岗位的内容一定是文艺,只抓程度。

2016年7月1日写于甘肃天水

看露天电影

文本/严俊杰

晚上,我出去散步,看到一部电影在广场上演。只有几个人在看。停下来看的时候,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电影。

我在农村长大,看电影的时候只能盼着过年的时候有钱人白活或者在村里放电影。有时候我和小伙伴也去别的村子看看。每当有电影的消息,我们都比过年领压岁钱开心。我妈妈总是很早做晚饭,这样我就可以吃得很好,去看电影。那时候我十一二岁,和朋友小跑去看电影。如果是在村里,放在学校操场上,如果有麻烦,放在主屋前的马路上。

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们看到黑边的屏幕从远处悬挂着,放映员已经把放映机移到了八仙的桌子上,正在做准备。我们围坐在桌子旁,看着电影蛇一样地穿过一个转盘上齿轮之间的缝隙,爬到另一个转盘上。我们非常好奇——这部像负片一样的电影是如何上映出生动的电影的?

天黑了,放映员打开灯,开始调整镜头高度。当光束照在屏幕上的时候,眼前的孩子突然沸腾起来,伸出手臂,在镜头前不停的颤抖。屏幕上满是豆芽一样的手臂。看到自己的小手在屏幕上闪闪发光,我们说不出的开心。一阵喧闹过后,电影开始播放,场上顿时静了下来。不过刚开始人不多,都是“加电影”。其中大部分是农业耕作和耕作知识。我们没兴趣,就像田里的鱼一样来回穿梭,人们在别人面前捉迷藏。故事片开始的时候,我们静了下来,跑到屏幕前,坐在地板上看电影。

我看的第一部武侠片是少林寺,记忆犹新。那部电影激发了我们闲暇时拳打脚踢的武术情结。当时拳击成绩特别好卖。我买了一本书,放学后闭门练字,但是没有按照剧本成功。过了一会儿,下面的文字丢了,不知道把拳谱扔到哪里去了。

看电影最烦的是“跑电影”。电影在外地放的话只能“跑片”,特别好的电影。一部电影拍完,你要等另一方的第二部电影上映。我们要等,但不能停止抱怨为什么跑电影的人还没来。好电影往往会破坏人的食欲,这样的等待总感觉太久。

在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我们总是对电影的质量进行激烈的讨论,有些人学习电影中的一些台词。电影好的话,往往会让我们兴奋好几天。

三十多年过去了,也是一部露天电影。现在,一个鞋盒大小的投影仪可以播放许多电影,而无需运行或更换胶片。比以前先进多了,但是看电影的人少了,看电影的心情也变了……

我已经很多年没看电影了

正文/赵月溪

我出生在激情燃烧的时代,成长在电影盛行的时代。在那个封闭落后的时代,没有丰富的文化生活,只有电影是我的最爱,是我们整个村子的最爱。

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空中挂着一块有黑边的白色阴影布,四角绑在柱子或墙上的木钉上。旧投影仪旋转,给人无限遐想。胶片卷起一束光,投射在白布上,呈现出一幅光芒四射的红色五星图片。电影机器的声音播放着雄伟的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旋律。电影开始了,前后左右都有人看电影。连墙、树枝、屋顶都挤满了人。当时就是这样,一个村子演电影,周围好多村子的人都赶过来看,我是浩浩荡荡的队伍里的小影迷。

电影往往设定在开阔的空间。天黑的时候,人早就吃了,拿着木板凳冲到放电影的地方,占好位置,或者找块石头坐下。再晚走,就得站在黑压压的人群后面,踮起脚看不见。

当时的电影都是革命战争片,比如《北伐战争》《党的女儿》等等。我演过的电影都看过。离村子不远,有两个矿:一个是煤矿,一个是铁矿,每周都会上演一场电影。每次村里的老老少少差不多有一半去看,每次都少不了我。我们村也演过电影。我们记得最清楚的是朝阳沟和花木兰。膜布拉在村街中间,全村人都能看到。后来大一点的时候在电影院看了一部电影《南京大屠杀》,是学校组织的。日本对中国人民的野蛮侵略和屠杀,在我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亡国之痛让我终生难忘。

后来,由于电视和电脑的深入,以及各种原因,电影在农村逐渐消失。它不再是人们追求的对象,也逐渐被世界遗忘,我也不自觉地与电影绝缘。

我们都不自觉地疏远了这种文化,忘记了它的存在。直到有一天,它又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又被我们记住,又勾起了我们对过去的回忆。不知道这算不算精神回归。

每年夏天和秋天,政府都要到农村开展文化活动,电影在各个村庄巡回演出,为孤独的农村注入新的血液。三天时间,每个村子都可以享受三天的电影节。

沿着白色阴影布的黑色边缘,多么熟悉,多么亲切,突然,回到快乐的童年。投影仪是新的,看不到胶片。一束光投射在膜布上,过去的黑白变成了今天的颜色。在过去,电影离不开激烈的打斗场面。现在,一部剧适合老年人的口味,一部武侠片或者抗日片是给年轻人看的,还有一些儿童片是给孩子看的。可惜看电影的宏大场面再也看不到了。电影前面坐着几个好奇的孩子,除了少见的老人,其他的几乎没有。看电影的年轻人很少。这真的让人觉得有点失落。但是,电影《下乡》并没有因为看的人少而取消。我认为它已经被现代高科技电视电脑所取代,但作为一种原始文化,它却一直流传至今。它不仅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也真实地把过去的时光还给我们,让我们铭记历史,展望未来。

看露天电影的日子[/s2/]

文本/潘姝苗

当时父亲是军人,周末是部队放电影的日子。不知道那天晚饭是怎么草草吃的。大家照顾老幼,抬着板凳,奔向放电影的地方。张家小姑娘生得潇洒,黎叔胖孙子穿开裆裤,钱小姐姐穿新棉新丝蓝白裙,惹得一群姐妹围观议论。屏幕上有一部剧,外面的人不想过光鲜亮丽的生活。

当时我才6岁,完全看不懂电影的剧情,但还是忘不了电影上映前的一幕:白色幕布上星星的黑点在闪烁,两侧音箱爆炸。这时,原本热闹的人群突然沉默了,大家都坐了起来,仿佛在等待一件大事。当年的露天电影无非就是军事片,电影的内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但部队进占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绿色军装,解放鞋,宽大闪亮的军腰带,牛逼。军官和士兵手里拿着同样的长凳走到屏幕的前排。在一个命令下,“ click ”长凳发出均匀的落地声。电影开拍前,士兵成了群众眼中最美的风景。

我坐不了多久,最惬意的就是趁大人看的时候溜到草地边上,和一群朋友一起抓蚱蜢扑萤火虫。偶尔遇到父母求饶,给一枚硬币,在期待已久的冰棒盒前买了一根粉红色的冰棒,似乎用之不竭。

有时候赶上天气不做美,会看到路中间突然下起倾盆大雨的景象。看电影的场地是开放的,不是遮着的,但是有带着孩子的人,紧紧的搂着孩子,躲在放映台上,眼睛因为下雨睁不开,但还是不想错过屏幕上的一举一动。风停雨停,剩下几个人看电影,只有战士们还整齐的坐在那里。现在想来,士兵们一动不动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个彪悍的形象。每当他们遇到困难时,他们都会强化我脆弱的心灵。

1986年,他和父亲换了工作,第一次在工厂的俱乐部看室内电影。橘黄色的椅子代替了小板凳,楼上楼下有上千个座位。父亲带我去办理入住手续,我紧紧握住他的手,生怕被拥挤的人群驱散。人们有说有笑,吃瓜子嚼李子……。借着屏幕的光,我偶尔会看看身边那些开心或者悲伤的面孔。那时候去电影院看电影对我来说还是一种奢侈。只是每年“6月1 ”学校组织师生集体看电影。《亮闪闪的红星》《雷霆宝贝》《葫芦兄弟》让我难忘。走出电影院,遇到耀眼的阳光,回想起刚才的电影,就像从另一个世界回来。

后来经常背着父母和朋友偷偷溜进电影院,伴随着少林寺、新龙门客栈、时光灰烬等电影长大。当时电视上没有电影频道,看电影的感觉可以用饥饿来形容。

加入工作后,文化资源越来越丰富,不用出门就可以在家看电影。电视上不仅有电影频道和海外影院,还有电脑提供的视频和专门的电影软件。有一天,正在做家务的妈妈忍不住哼起了《姐姐在找哥哥的眼泪》这首歌。父亲感慨地说:“在我们这个时代,印象最深的电影是陈冲演的《小花》。”我觉得我爸妈很少有这样的兴趣,就在电脑上下载了视频《小花》。两位老人看着感动过他们的电影,脸上满是幸福的满足感,仿佛回到了过去的青春。

儿子生长在阳光明媚的21世纪,平日闲下来就卡在漫画里。他的同伴,如《喜羊羊与大灰狼》、《汤姆和杰瑞》中的史迪仔和白雪公主,都让他开心,哄堂大笑。

回顾过去,从巨大的露天电影到平方英寸之间的屏幕,不禁感叹人生的巨变。时光飞逝,光影流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