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笑了 、网络写手: 泥歌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仿佛只是人与天地的距离。但我闻到了你淡淡的香味。等到年底,只留下你的脚印。

绿篱墙,菊花田,一件绿杉木夹克衫,一个孤独的影子。

牵着我的小手,静静地走。感受你手的温度,轻轻握住,呆在那里。

菊花,菊花,菊地,爷爷的菊地。

浅蓝色,嫩黄色,浅笑。风轻轻抚摸着他和他的孩子,花瓣轻轻移动,沐浴在阳光中,带着希望的光芒。我举起我温柔的小手,抓住他的衣襟,用充满爱意的眼神和甜甜的笑容看着他。慢慢的,他把我拉近了他的孩子,我第一次触摸到了这个孕育着真情的美丽花瓣。淡香,清亮淡香。那种自然的美,在我的心里和他的心里轻轻的拽着。

他喜欢菊花。深爱他们。我也爱他。

我会记得他捧着我的第一株植物,在我耳边低语说它们会很美。我会记得,在它们开花之前,他总是一大早就在菊花田里凝视着等待。我扶着门,静静的等着他回头,等着他带着灿烂的笑容回头。

花开花落,等待又等待,他却不见了。

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冷静、舒适的人,优雅、善良、友好。

稍微记住,两个弯曲的弧度,两个微微凸起的颧部,一张张开时牙齿发黄的嘴,就成了这张饱经风霜的瘦脸最漂亮的骨架。

也是永久冻结。

我经常在记忆中寻找他、它和他们。

乡村老师,一个让人无限温暖和恭敬的称呼。是爷爷的。

一扇沧桑斑驳的门,油漆干枯无力地攀附着,稍有动静面包屑就会掉下来。灰色的碎玻璃窗在风中是如此无助。旧桌椅已经被刀膜擦伤了一地,仿佛有序的排列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两盏又黄又暗的白炽灯孤零零地挂在空中,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块深深嵌入时间裂缝的黑板,泛着灰色和黑色的光泽,似乎在揭示时间的旧痕迹。这是一间旧教室,连讲台都是书桌,但却是爷爷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他在这里等着,等着一批批来来往往的学生。

每天早上,他总是骑上旧的黑色自行车,在清晰的银铃中离开。我跑到孩子们的嘴边,用孩子气的声音向他喊着再见,他总是会回头,露出那幸福的笑容。炊烟袅袅,细细的,雾蒙蒙的,那个身影充满了他要离开的希望。

漆黑的夜晚无法阻止我在门口东张西望等他。我回来的时候,他有点累。昏黄的灯光,漆黑的夜晚,暗黄色,让他笑得很开心。

他在课堂上总是微笑。

我的讲台上总有一束菊花。

我在白色病房里又见到了他。我站在门口捧着一束新鲜的菊花。我看到一位老人和他的几个学生都在生病。他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同学,抚摸着我的头,笑着说:“没事的,不用担心,会好的。”

捧着那束花,突然觉得生与死,幸福与死亡是那么的近。

后来,他走了。

我回到了菊花场。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繁华,憔悴不堪,处处忧伤。风一吹,黄种人死了,暗黄飘散,香气独留。

舞会结束了,天黑了。

他们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和孩子。

那是他最美的笑容。

他是最漂亮的舞者。舞台空无一人,人散了,但他还是笑了。

望着天空,捧着菊花,我等着他的笑容和芬芳,等着他回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