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薛 |转载人: 晚乌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有一件事很珍贵,因为它很稀有。惠州的雪也不例外。

冬天会下雪,过年也会下雪,这是徽州人的心理预设,必须要有。寒冷的冬天,如果天上没有雪花飘来飘去,这个冬天就不够吃,今年也不够吃。

幸运的是,上帝在赐予力量。每年冬天都会下雪,满足惠州对雪的期待。但是,你要等,要等,要等,要等,等得不耐烦了,就下雪了。一年一次很难等。人们希望雨越大越好,地面越厚越好。这种欲望完全忽略了大雪灾害的可能性。我觉得人和雪最奇妙的关系是这样的:夜里很深,夜里雪静静地密集地下。天昏地暗的时候,户外有白光,推门出去世界是白色的。这是一种味道。

然而,上帝却没有这么慷慨。他很少带一顿大雪大餐来惠州,只带一点点,就完事了。前几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了。人们白天见面,都变成了英美人,开始讨论天气。然而,当他们看到不肥沃的雪时,他们不愿意,抱怨说不够。有一次,一个北方的朋友告诉我,她在门前挖雪沟。我听了之后又惊又羡。不光是我,还有南方人。

徽州人对雪的渴望充满诗意,但也有很多失望。不过我觉得惠州的雪有值得佩服的地方。

与北方厚厚的积雪发出的明亮白光相比,惠州的博雪是绿色的。郁郁葱葱的山林,覆盖着小雪,真的很美。作为白雪的底色,绿色植物相互交融,展现出绿色的墨水,群山中白色墙壁和瓷砖的村庄在雪地里看起来宁静祥和。偶尔会有炊烟从山窝里升起,因为安静温暖,让人想家。

徽州以黑白为生活背景,白墙黑瓦。鱼鳞覆雪,黑白相映,自然适宜。人工和创作的结合似乎略显单调。如果你在西递、宏村这样的古村落里四处看看,不同高度的屋顶和马头墙都是用雪装饰的,一定会让人震撼。此时的雪,是一种自然的装饰,轻轻包裹着徽州。它的洁白不是为了掩盖,而是为了抚慰和冲淡。

大雪,像一顿大餐。惠州的博雪只能算是淡茶淡饭。吃太多大餐的人大概会想到配菜。相反,徽州人对雪的渴望,就像吃足了清淡的食物,想着贪吃的食物。无奈,上帝不在乎你怎么想。所以,徽州人得自己想办法去发现雪的情趣和魅力。我觉得,只是呆在家里,只是看着窗外说话或者抱怨,那不是真正享受雪的人。

要欣赏皖南的雪,你应该选择那个地方。爬上屋脊或小山,有密山,有静静的河流,万物寂静,简直就是一幅水墨画。所以,欣赏惠州的雪,要从色彩的角度去看。绿色和黑白融合带来的宁静和优雅在其他地方是罕见的。

最后,如果还是觉得不满足,那就去惠州爬黄山吧。有雪的黄山是一个童话般的冰清世界,看到的人都说很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