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事情 |秋山祥子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悲伤和了解感情

文字/蓝莓

初秋的夜晚。独自走在荷塘里。凉风吹过。

昨天,树上温暖的蝉鸣突然消失了。她的心被这样的沉默扰乱了,一种可怕的痛苦占据了她的全身。蝉原本喜欢温暖的季节,也许,它太喜欢了,以至于毁了他短暂的一生。在漆黑的夜晚,婆娑的树叶知道也知道,它们已经在根下的土壤里蛰伏多年了。也是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蝉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破土而出。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幅画面:森林中几盏明灯在闪耀,就是在等待蝉生的那一刻来捕捉它们。“霰弹枪”,淡淡的,刺痛了树的眼睛。树无奈。树只能焦急地等待蝉完成对自己的改造,然后供给它汁液和营养,让它爬得更高。树对蝉的爱是那么的安静,人对蝉的残忍却是明亮的,看得见摸得着的。饭桌上,蝉被烧成了褐色,成了贪心人的福分。我想知道人有多残忍,多丑。她从来不喜欢吃这样类似的“好吃的”。吃,会心疼,会罪孽深重。但是现在人们特别流行吃这种“口福”。多少蝉死了才变?我想想,人是世界上最善良最恶毒的!

白天,偶尔听到蝉鸣。立秋后,蝉叫声逐渐减弱,没有潮水那么温暖,所以有一点讨厌的味道。季节的变化使一切和人都发生了迅速的变化。天真的蝉,刚从蛰伏了一个周期的土壤里露出头来,还没等质量变就被杀死了。伤心的蝉来不及多想,就被抓进笼子,端上了桌。那束人造的淡光,就是贪婪的证据。

独自走在荷塘边,听着远近蛙鸣。脚下,草丛中,一对相互呼应的叫声淹没了无尽的孤独。她突然想哭。她不知道是被夜里的青蛙感动了,还是错过了被杀死的蝉。她偷偷擦去一点点清泪,用纸巾擦去自己流水般的悲伤。在这样一个温暖的秋夜,一个人独自走在心里,咀嚼着无尽的悲伤和深深的无奈。在漫长安静的夜晚,她试图学会隐藏自己。其实很多时候,真诚善良的人不由自主的不去伤害别人,反而对自己做了更残忍的伤害。利剑看似是面对别人,其实不如说是面对自己。她觉得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浸透了骨髓,穿透了灵魂,就像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当蝉集体沉默时,一个生命的季节就这样结束了,以一种不可预知的、无尽的心碎告终。

她想起了朱自清《荷塘月色》里的那句话:“这几天我的心比较安静……”。文人有思想有激情是可以理解的。清高孤傲的文人大多喜爱荷塘里婀娜多姿的荷花,荷花难得一见。这样的状态白天可能很少见,晚上就不好说了。人的内心永远像婆娑的树叶,善变,说的话往往与自己真正做的事不符,所以世间总有婆娑的遗憾和婆娑的痛苦,所以记住,即使在如水般纯净的月光下,也不要轻易动情。一个男人要说爱她太难了,但是要恰当地爱她太难了,要么过分热情,要么温文尔雅,要么自私霸道。如果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似乎就是他的归属,甚至他的思想都要被牢牢禁锢,没有任何放松。她之前去过孔子,关于“三从四德”,“女人无才即德”的说教早有耳闻。轮到她才体会到如此真实的痛苦和无奈。她的很多闺蜜感受都比她深。我想想,雷峰塔早就被甩了,但是封建思想深处的遗存还是那么根深蒂固。做女人很难。如果能像蝉一样唱一辈子,会让男人不舒服。女人根本抗拒不了丝毫的喧嚣,最好是孤独的。多么真实悲惨的现实啊!

寂静的荷塘,寂静的夜色。刚刚经历了一场淋漓的秋雨,拂过荷花的秋风裹着凉意吹进了她的心里。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清澈的月亮遮住了它的脸。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头顶上只有一朵浮云。思念总是心不在焉,为这个季节受到伤害的知了伤心愤慨。隐隐的痛苦,就像月亮隐藏时的无边黑夜,沿着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向边缘蔓延,旋进黑夜的寂寞。爱情如此短暂,遗忘如此漫长。这一季的轮回,这一夜的惆怅,这荷塘的内心独白,谁能真正理解?白天,人们又假装没事,向周围的人展示快乐的一面。不然能怎么办?

世界上有无数的画家,他们不能带着悲伤画画

文字/蓝色忧郁

我很想和你谈谈。也许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不应该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但我真的不擅长表达自己。哪里有人,我的话就成了心里话,出不去空气。一个人坐在这里,我面前没有别人,也没有——你。你看不到我像个成年人一样微笑着(或平静地)想和你说话(其实我是个成年人,比你那时大,但我知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但泪水控制不住地溢出脸颊,我可能从小就失去了被宠坏的手臂。

其实你看不到我的笑,看不到我的泪,我也想象不出你听我说话的样子。就我记忆所及,我们没有认真谈过。是的,一个忙碌的母亲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可能真的没什么好坐下来谈的。你的忙碌是爱情最简单的表达。你给我留下的最清晰的印象是你最后一次看我——。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你在对面床上看过来的那只眼睛。我对那只眼睛并不熟悉,我还是不明白(因为你只是去医院检查,我不想明白你的心有第六感,你在和我告别)。那时候我才知道,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对视,那一眼,让我用一生去回忆。

也许,我是个不孝的女儿。我甚至不知道你的生日,也不记得你的纪念日。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为自己庆祝生日,没有你的生日标记。你走的那天,小平叔叔撕下一张日历塞到我手里,说,让我好好记住这一天。我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就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所以我也不记得了。但我记得那个季节,桃花满天,杨柳吐绿,自然世界无限,你年轻的生命突然枯萎。你的离开让我觉得和整个世界都疏远了,你带走了一个十岁以下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所需要的安全感。

命运太无情。三十三岁应该是生命之树最绿的一片叶子,却让它突然枯萎。也许上帝也觉得不公平。他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很好的人,为你完成了所有的使命,人生从来没有任何起伏。我也给了她我对你的爱,因为我知道她吃过苦,因为我觉得她好,因为我知道活着不容易,因为我希望世界上不再有受苦的人。但从那以后,你从我明显的受伤变成了我心里隐隐的痛。

我们在生活中不常提起你,却又忍不住想你。就像一个伤口在里面长得不好,匆匆缝好,疼痛在里面填满。一个伤口,一个结,很多年都打不开。忧郁成了生活的背景和主调。心里有思念,有悲伤,有愧疚。直到几年前,在一段话的启发下,我打开了不敢触碰的伤口,一层一层的剥去了外面的覆盖,让它看到阳光,让它吹出新鲜的空气,伤口就要愈合了。虽然我留下了疤痕,但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还是会疼。那一天,我用自己不熟悉的笔,写下了多年积累在心里的知心话。我写了,分析了,然后带着一颗母亲的心思考。我终于醒了。千言万语不长,二十多页也不厚。当泪水打湿它们的时候,我觉得心里的负担轻轻卸下。我终于明白了一个母亲的想法。我妈希望孩子幸福健康,不喜欢孩子可怜她。跟你一样,我也舍不得难过。

明白这些,生活多了色彩,我真的很开心,或者说我真的很想开心。妈妈,看到我这样你高兴吗?

我很开心,但是你在哪里?家乡?说起家乡,在那里找不到几个熟悉的面孔。爷爷很多年前就走了,博叔和博叔这两年也陆续走了。伯叔也快死了,成了那个家最后的监护人。家乡的味道已经渐渐远去。虽然不熟,但是有一次,一个阿姨突然走过来对我说,我以前和你妈关系最好。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变得火热,我又找到了我的家乡。但是那个老家终究回不去了。爸爸也回不去了,我们选择了Xi安作为他的最终目的地(虽然他还是想回去)。妈妈,你在哪里?因为你,我相信轮回,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人是我的母亲。不然我怎么会在某种友好善良的注视中感受到母爱的荣耀呢?但是不管你在哪里,妈妈,有一个家你一定要记住,那就是我的心。无论我在哪里,你都会在那里。

其实我也知道和你说话就是在和自己说话——我多么想打开死亡之结,这样我的心才不会受到伤害。也许这句话应该回答:世界上有无数的画家,他们不能带着悲伤画画。那一年的春天,一切都在我的脑海里描绘,但是生死之痛却能感觉到,只是我真的写不出来。

当我粗心的时候,我总是很难过

文字/疮

我不喜欢“所谓”这两个字。

看起来是这样,其实是别的。然而,它填满了我的生活。

其实有时候真的很难受,为那些很久没联系的朋友感到心疼。因为,我真的很害怕有一天,真的,如果我不联系他们,那么我们会逐渐分手。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来表明你还在我身边。但是,一个人的心永远是肉做的,但是会流血,会受伤。如果你做一些事情太多,你会感到累。有些人,你知道,每次我试图靠近,我都会得到MoO。当时心里好难过。也许你当时很忙。你也会说,就算我们不联系,也是永远的朋友。但是,我想说,不联系的朋友是怎样的友谊?是摆设吗?不,绝对不是,因为我们相隔千里,省去了见面的麻烦,呵呵。

我也觉得一个人的时候能有个交心的人就好了。心烦的时候可以哭;开心的时候可以分享一下……有多简单。但是,对于我来说,很多简单的快乐是遥不可及的,奢侈的。简单的人际关系会变得复杂。我是多么不喜欢这样。所以,永远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争,是自己的,一切顺其自然。

最后,我得到了什么,眼泪!

躺在床上,眼睛涩涩的,好想和你一起哭。然而,一想到有些人的疏远,就加深了他们的痛苦。于是,我在和小猪偷拍的时候,她问我怎么了,我真的说不出来,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我的难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