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花属 |小编: 诗意雪花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你与青柏同在,却不怕青柏针的锋利。因为,如你所知,成群的锐边只是吓人。

在萧瑟的秋风中,你开出绚烂的花朵,伸出长长的臂膀,将诱人的鲜花送给绿幽幽的雪松,那是无比的平淡和翠绿。雄蕊淡定,红润而不绯红,渗透在雄蕊里的是一张白色的笑脸。

半夜醒来,酒香变成腐臭,飘在你精致的花影面前。你不会把它想成一根粗大的夜来香吧?为什么从来不躲闪?

是的,毫无畏惧地倒在前面是多么平静!

有些人,有些事,难以忘怀。而你,年复一年,干旱或洪水,从来没有留下这些无聊的记忆,你只是默默的看着流逝时光的瑕疵。

人生在世,往往忍不住风雨;你站在天地之间,却在一条船上。

前天送了一个退休的老教师上山,莫名的悲伤充斥了我的胸膛。——几年前,他是老教师。他还没退休。我们经常相处的很愉快,谈笑风生,很自在,至今萦绕在我的耳边。“希望长江之水流入杯中”英气浮于杯影。“笑对生活,不要错过邵华”的思念。“哦,让一个有精神的人去他想去的地方冒险吧,永远不要把他的金杯空空的对着月亮。/[/K13/。

在漫天的大雪中,深脚、浅脚、颠倒的脚步诉说着山野的浪漫;烈日炎炎,烈日炎炎之下,东西方的故事,彰显了杯子的骄傲;微风细雨中,高句子低声音的歌谣装扮成孤独……

那天晚上,是我们倒数第二次喝酒,喝得好狂!真不敢相信你是个59岁的男人。我只看到一个满脸皱纹,皇冠脆弱的年轻人。哦,那天晚上,酒精是甜的,笑声是甜的,你那破旧的瓦房里里外外都是甜的。

那天晚上,你瘦弱的身影,在田野里跳来跳去,有翅膀的黄蜂,哪个是你的对手?之后,马蜂在锅盖下拼命呜咽,最后的旋律从你破败的瓦房——醉人,醉人,醉世界!

那天晚上,我喝醉了,对你说:“希望你和你一样老,在我需要拐杖的时候,你还可以和我喝一杯。”我记得你很爽快地答应了我。

而今晚,你正静静地躺在小黑屋里,在你退休后新建的小房子里。安静!

就这样,我真的坚定了戒酒的决心!

酒变成了腐臭的味道,拂过九重葛的花瓣,透过九重葛的粉芯,我的心猛地掀起了一股波浪,突然我看到了自己愧疚地种在阳台上的九重葛。它本应该在风、霜、雨、雪、阳光中自由自在地生活,或者骄傲地生活在高山、平原、城市里,平静、耐寒、耐热、疯长……

阳台上的九重葛,无声无息,悄无声息,千方百计放射出几缕绚烂的光芒,多么坚韧啊!

我们整天都在尽情享用海鲜美食,却看不透新陈代谢的规律,喜怒哀乐的秘密,前世的惆怅。而你,九重葛,最重要的是我看不透你已经看透的时间的瑕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