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老房子 ,笔者: 胡雨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我父亲是个孤儿,三岁就失去了父母。

从小父亲大部分时间都在集体公社睡觉,饥寒交迫是常事。后来被姚叶收养。

因为生计问题,父亲十六七岁就加入了施工队努力工作。先后修过安顺花江公路、车(横)王(莫)兴(义)安(龙)等公路。他努力了,努力了。虽然不识字,但对交通建设没有贡献,很努力。后来被分到龙光路队。当年他没文化,不是知青。他很幸运得到了一个铁饭碗。他的父亲非常珍惜和热爱他的工作。他努力做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如挖镐、铲沙和抹油。他默默奉献给道路养护线四十年,从养护段新桥路队退役,1999年去世。

我爸是个没文化的老实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很傻。从老家走到新桥路队要两个多小时。那几天没有车,爸爸要早上四点起床,七点半前到下午三点才能上班。下班前,父亲会在单位山后面割一背草,锁一个大背篓,晚上六七点到家。

父亲在家总是忙于农活。如果恰逢田里种水稻的季节,爸爸总是会在上班前用锄头把水放到沟里。下班了,水就满了,土就泡了,牵牛花就犁一两个小时,天才黑。

我父亲很节俭,可以说,他很吝啬。除了上班穿公司发的工作服,他在家几乎都是穿旧裤子破衣服,几乎从来不上街买一碗早餐当午餐。就我记忆所及,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听到机翼传来的锅铲声,还有凉拌饭炒酱油的浓浓香味。小时候经常偷偷跟着哥哥。父亲知道我们的想法。偶尔周末他会带我们去龙光看电影。一碗肉两毛钱,一个炒年糕五毛钱,是我们最刺激的享受。

后来爸爸终于有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当年下雨的时候都是稀稀拉拉的泥巴,包在轮子里推不动。为了省力,父亲只能拆下挡泥板外壳刹车,下坡时只能用脚直接踩在车轮上刹车。

七八十年代,当城市开始建造钢筋混凝土平房时,我父亲也开始计划建造我们村的第一座平房。父亲没文化,没技术,没钱请工匠。我该怎么办?他利用下班时间向叔叔学习了十多天的放线、支木、砌墙、勾缝等工艺。当时没有风力钻机。父亲用凿子在大石头上打了几个浅沟,把雷管炸药绑在石头上,叫登山枪,把石头炸成小块,然后用大锤敲碎。石头打开的时候,父亲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挑石头,挑水,自己拌浆拌沙,自己搭平台,自己砌墙(现在可以看到骨瘦如柴的墙了)。当墙被建造成能够浇筑屋顶和屋顶时,我父亲自己也在考虑锤子加固和绑线。就这样,日复一日,一个四合院,两个大房间,两个厢房完工了,花了我爸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房子建好的时候,我爸把姚叶从他们的旧瓦房接来一起住。我父亲在那里住了十二年,为莫也而死。

现在父亲离开了十七年,我也离开了十七年。今年回去点灯,走进三年没进过的29年的房子。记得父亲退休后在院坝建了一个大池塘,养了几百只鸡鸭黄鳝。我知道,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因为没文化而受苦。当时农村孩子读完小学中学基本都是回家种地或者出去打工。是我爸爸坚持要我上高中。我顺利进了县一中。高中的时候,父亲会每两周按时送钱,送油,送米,然后告诉下一句“仔细看”就走了。

高考前,回家拿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翻了一张医院的实验室检测单,上面父亲床边写着“肿瘤”,顿时像是身体受到了打击。那天不知道怎么回学校,偷偷哭了三天。“我不能上大学,但我必须毕业,两年后有工作。”当时我对自己说。所以在我的高考志愿名单中,只有浙江、重庆等地的重点大学——因为我知道以当年的成绩是达不到的;省里没有本科大学,只有一个中专,我知道我会考上那个中专。

两年后终于毕业了,赶上了国家分配的末班车,留在了县城。捧着铁饭碗,毫无疑问父亲一定是最幸福的。但是,我的命运太糟糕了,父亲终于在我工作的第二年忍无可忍,离开了!我又哭了三天。

十七年来,每年大年初一祭奠父亲的坟墓已经成为我的习惯。

走进父亲一手一脚盖的老房子,变化很大。老房子太旧了,可以穿透记忆的尘埃,瞬间与过去相连。父亲勤劳的背影,脸上坚韧的笑容,内心的坚韧与冷静,像一面旗帜,永远在我心中飘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