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永远是三月 |发布: 刘望春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气泡

三月慈姑,又名刺慈姑和覆盆子。童年记忆里,看到花椒树发芽,小心翼翼的时候特别开心:春天来了!

仿佛看到绿叶间闪烁着红宝石般的蛰钹,茶树上向我们招手的猫耳朵和茶皮筐,站在小溪上照镜子的酸管杆,悄悄拱在黄土地上的肥笋……

清明前后,是藏红花的成熟期。满山遍野的小红果点缀在绿叶当中,让人垂涎欲滴。

“黑皮肤,挑吧!”“黑皮肤,吃猫耳朵吗?”“黑皮,我们去挖黄麻笋好吗?”是荆棘的成熟季节,远方孩子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那个叫我“黑皮”的小男孩去哪了?那美丽的声音,那甜美的笑容,那真诚的眼神。

我们已经三十年没见面了。前年,他开着车给爷爷奶奶扫墓。车子经过我家门口,他带着他爸和他老婆一前一后进了房间。“你好!”他把手放在裤兜里,向我点了一下头。他的头发是卷曲的,脸是黑色的。我本能的回应说“你好!”

没有我妈的介绍,我们谁都认不出谁。

屋里没有水果,厨房里只有刚摘的刺。我赶紧用白瓷碗盛了一碗,然后泡了三碗绿茶。“柱头好吃!你在哪里选的?”他笑着问。我要像小时候一样调皮“!”但是话转到了嘴边。客人走后,收拾好茶碗,才看到父子俩都已经见底了,而那位女士的滴水却纹丝不动。老婆在车上问:“那个女的是谁?”“童年玩伴。”他淡淡地回答。他爸爸马上接着说:“对,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

“妹子,蛰人好吃!可惜毕竟有些酸。”说这话的时候,是今年清明节前后的一个凌晨,他带着身患癌症的母亲在荆棘丛生的村道上游荡。他的妈妈,那个和我妈一起长大配了闺蜜然后嫁到远方的女人,那个一直想让我做她媳妇却一直没默认见过她,那个叫我的时候声音激动得发抖的女人。

如果可以,我给她做一瓶花椒酱。这种山野产的小水果含有大量鞣花酸。对于一个患有癌症和高血压的老人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水果比刺竹芋更合适了。

我特假回老家,摘了满满一大盆刺,用冷开水洗干净,晾干,去掉花梗小叶,然后捣成深红色果酱,再加入本赛季的槐花蜜搅拌均匀,用玻璃罐密封在冰箱里。

“过了五一”老人要去长沙做手术。这瓶辣酱是我的礼物。我仿佛看到了一双忧伤的期待的眼睛,一张苍老盛开的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