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跳动的石头 :转载人: 一心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以前农村打布石很普遍。普通人的院子里有一块。它大约60厘米长,40厘米宽,10厘米高。它的表面光滑平整,表面凸起,底部凹陷。四平方英尺起到了稳定的作用。

打布石,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打布的。为什么布一定要打?半个多世纪前,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布料是由自纺棉线经过翻面、染色、上浆、经编等复杂工序织成结实的旧粗布。其中上浆是为了使棉线牢固,在织造过程中保持线头。梭织布叫生布。因为又厚又硬,人不能直接做衣服和被子,所以人们把它泡在水里,反复搓揉后,就可以洗浆缩水了。洗过的布上布满了褶皱,需要在打布石上反复锤打才能平整。

据我记忆所及,女人在打布之前,总是把洗好的布挂在钢丝绳上,等到半干了,再找人帮忙拉布。布很长,他们每个人都抓住布的一端。为了防止中间掉在地上,让孩子用胳膊夹住中间。两个女人前后腿交替发力,一紧一松,一靠一背,用力把布拉出来。拉伸布料看起来潇洒,很好玩。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如果双方用力不一致,就会导致一人前倾一人后仰。布拉伸后,从一端开始折叠成略小于捶石的长方形,便于捶布时转动。

打布需要一对木槌。木棍是由坚硬的枣或桃木制成的。女子坐下,把叠好的布放在跳动的布石中间,双手持木棍挥动手臂,来回移动拍打布面。布的一面平整后,再折叠翻转,使布外侧受力均匀,直至整个布平整。

当年不仅打坯布,家庭主妇还拆被褥洗棉衣。为了让它们在使用时平整耐磨,他们还用米汤调大小,打在打布石上。于是,每到春天,家家户户都纷纷捶布,优美的旋律荡漾在村庄上空。当时的家庭主妇一般都是打布高手,频率轻快,节奏清晰,声音流畅,就像鼓点演奏的音乐一样。嘭,嘭,嘭,几个连续的顺序拍音,这是一块布拍得好的信号,意味着它会被折叠,就像音乐中的其他部分一样。有时候整块布打一个好的结尾音,就像整个表演上的感叹号。

有时候布大了,需要两个女人互相打。两个人比一个人更胜一筹。如果他们配合不好,木棍在移动的时候会发生碰撞。所以两个女人看起来都很专注,眼睛不仅要看布,还要盯着对方的木棍,前后左右移动,不能随意移动。打出来的布柔软、光滑、细腻、厚实,晾干后可以放入柜子中备用。

如今,锤布石已经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中。偶尔看到有人的院子角落里有一块跳动的布石,感觉很亲切。甜美的打布声似乎又在我耳边响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