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无声,磨梦成诗 ,文章作者: 晓风PSV燕豪芬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原始的晚霞抖落了家乡的凉爽,红色的太阳西沉,熄灭了最后一个星点的余温。当遥远的天空云淡风轻时,寂静的村庄在往复的过年中披上了透明的薄纱。远离尘世的旅人想满心欢喜地揭开她的面纱,却总是担心打扰她的梦境,迟迟没有伸出手来。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漫长而可读的故事。借着寒风,从混沌中分离出来的霜雪,都被谱写成优美的歌曲,当歌曲枯竭的时候,人们被自己的梦迷住了。

晚上星星稀疏,刚开始烛光满满。在低矮的土坯房里,干燥的木条被火嘎吱作响,燃烧的墙壁上堆满了滚烫的茶叶。勤劳的母亲坐在火炕上,映着昏黄的烛光,忙着用厚厚的茧手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针线活。一针一线是用爱和亲情编织的,一次一条眉,充满善意和温暖。当你穿上那身厚重的棉衣,走在隆冬的雪道上,仿佛爱有你相伴。这种爱不是岁月的脚步失去的,即使时间很远,走过很远的孩子终究放不下。出发前,一根针被缝在一起,怕儿子回来晚了衣服受损。在家乡的草堆旁边,总会有妈妈的身影在眺望。也许她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但她知道,这应该是流浪者回归的方向。

时间有时就像一本深奥的回忆录,偶然拾起,掸去掉落的埃及尘土,铺上发黄的褶皱,一字一句读完。感动过后,你会觉得,即使在最卑微的日子里,也能在泪水中看到平凡的风景,让人感叹时间的流逝,喜悦的短暂。回头看站牌,顺着路线留下的深浅痕迹看,一路发现,会有鸟语花香,会有雨雪风霜。冰冷而温暖,多少过往夹杂着琐碎的点点滴滴,悄悄地渗透在这寂静的岁月里。即使时间是沉默的,你还是会在不经意的一瞬间,无缘无故的翻一遍又一遍和你有关的诗,因为突然的兴起。不需要从头到尾刻意改变,也不需要担心运筹帷幄。当你突然落笔,岁月会帮你填满最美的期待。

相信距离的人,爱用走的方式来衡量时间,在未知的道路上朝着花开的方向漂移,无目的的停泊,无缘无故的停靠。走累了,我会找一个流水流动的地方,五颜六色,蓬头垢面的梳洗。不求回报的日子,我会在路上怒马鲜衣,离家很远,追我。有时我满怀甜蜜,沉醉在无边无际的紫色花海中;有时候,我会吃一顿丰盛的晚餐,但是月辉很冷,他会安慰我。每当想家的时候,都会温一壶热酒,和一个认识你的人浅浅的喝一杯,把自己的心事都告诉她。不用推杯换盏。你会借着三三两两的往事喝暖酒,醉了躺在床上,也会在午夜梦回时路过家乡窗前的灯火。应的烛光烧出几滴眼泪,在温暖的枕头旁肆意流淌。就算你是孤舟,终究逃不出家。

到现在,我在春秋时期已经旅行了二十多年,出生在下雪梅花的季节。所以我的气质难免会流露出一丝凉意,特别是不喜欢那种刺激的感觉,但我喜欢一个人,沐浴在岁月的优雅中。闲暇之日,他半靠在简单的桌案上,用一张扁黄的宣纸蘸点适度的残墨,微醉时,把久违的心情输送在笔间,偶尔变成一个自然人,显现岁月的沉淀。追求无数的追求,追求中国,一狗一马的生活最终还是要忍受茶的凉意,歌曲的结局也将以孤独的方式结束。但盛宴的无奈会让人感到孤独,如坐针毡,生活在恐惧中,越来越不知所措。我早就习惯了对浪费保持沉默。在最低点,我学会了抬头走路。如果最后注定是我一个人,也不妨碍我面对孤独,在寒风中站在最强的队伍里。

过着像雪一样贫穷的生活,在风中起舞,寻梅在雪中走过每一段旅程。当他感觉时间久了,他折断一根茎和柳树,给时间一个清晰的光;月华斑驳,便捻一束花,普度安定时光。最晚也是孤独的,但永远不会是春天。让这颗心放逐到世界的尽头,度过几场风暴,只为依恋诗歌。仔细盘点一路积累下来的所有烦恼,选一两件,用清水洗净,涂上优雅得体的妆容,稍加修饰,便会收录在信笺中,被沉香青铜炉微微熏制。青鸟把思绪送到云水深处,撑起一把长长的蒿,追溯到一段彼此无法分离的过去。我喜欢在故事的开头烧一炷香,洒几片五颜六色的花瓣,在逆流而上的时间里沐浴更衣,用一盏绿灯侠消磨时光,或者翻半卷经书,让鲜活的往事在尘埃落定的结尾逝去。

庭院幽深,寂寞,轻锁,雪无声,禅梦如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