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 |作者: 李志强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水月寺开始重建,我在寺里的茶室也只好暂时搬出去了。远离人群,花草树木呼吸的茶馆,一时无处可去,心里忐忑不安。

还好有川哥和川哥住的家属大院;大院里到处都是花草,树木掩映,鱼在游动,鸟在鸣叫,真的是一片纷扰中有寂静的地方。所以,我的服务员一直住在何家大院,所以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川哥说话。

有一天早上,带着“莲花未染”的缠绵音符,抱了很久书,然后一边喝茶一边和川哥聊天。

我们谈了那些年和事。曾经我们都处理过很多事情,都有过自嘲的成功。对我们来说,感觉比自己好是唯一正确的事情。现在,通过生活的驱动,它隐约意识到什么是正确的就是正确的,但它可能不是唯一的;或者有更正确的东西,我们没有找到。

而且,即使是错误,在时间面前,也可能是对的。现在事情都好了,很多都只是止痛药片。如果他们不好,他们就会错过治疗。

我们应该放松平时的操作杆,不要再那么自信了。不管我们和人有多亲近,我们只在认知领域表达自己的观点。

我们谈到了我的离别之心,以及与离别之心结对的精神。

我的离别之心是超重的,来自慈悲的失重。我对生活的苦涩缺乏更广阔更深刻的理解。人生有很深的苦,佛经里有一句话:人有苦,有老的痛,有病的痛,有死的痛,有恨的恨,有求则不劳,有爱则不劳,无欲则不劳。

众生皆苦,谁也不留。我们经常看到,那些抽着好烟,坐在好车里的人,往往是这样的着急和皱眉。……就是所谓的反派和反派,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反派其实是因为自己心胸狭小而囚禁自己;心不好的人总想绊倒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别人不会绊倒,但只能让自己的心长期沉浸在腐败中。

我要用怜悯来克制我的离别,让自己得到一颗平常心。这样一来,也让自己少了一份咄咄逼人的犀利。

我们谈到了繁荣的中国文化和百家争鸣。

百家争鸣,这是不可忽视的文化和思想的高峰,徘徊了几千年,各有突出的魅力。

但是,任何一种文化思想都是一种人为的景观,一种人为的视角。一一“是”,应该是限制。人远不及天地,人的深邃思想远不及天地之间的默契。

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视角,自己的光芒,自己的话语。我们可以欣赏它们,并把它们看作是到处都有不同视野的风景,但我们不能希望所有的高个子都能变成行为方向。很多好东西只能看不能吃;很多食物都可以吃,不能混用。繁荣的文化可以是丰富的文化景观,也可以是混乱的文化炖锅。当你进入文化炖锅时,它会让你失去前言。

我们还谈到了一个当地的唯物主义学者,他写了很多“方法论”。

我从来不热衷于形而上学的方法论。在我看来,方法论是中国文化中最重要的东西。三十六计,三国演义,等等,都是教方法,教心机。方法和心机太多,会导致性格破碎,气质暗淡。

我说,我越来越喜欢两组词:山河智慧,风云境界。

最后,我们谈到了空与空。

虚空,对面站着一个叫Reality的兄弟。现实靠眼睛活着。

现实是最不靠谱的家伙。如果你移动时间或改变空间,你可能找不到它。现实变成了真正的空虚和空虚。佛家有云,相是因缘的组合,不是实相的不变,所以“色空”。

越来越意识到眼睛最能骗人。它以人们眼皮底下的直观和物化遮蔽了人们的灵魂,使人们在空虚中盲目。

与虚荣相比,现实的容量太小。其余的世界,除了看见,都是无尽无边的虚空。

虚空,眼睛不能在场,它是心。心灵可以飞出视觉的屏障,物质的屏障,实现距离,达到精神的距离。虚空之光可以使我们的精神变得呆滞。

天在上,地在下,让我们永远知道——爱慕虚荣。

和川哥聊天,不知不觉,已经快中午了。此时,医院里依旧是静悄悄的,笑眯眯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