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过那些年 |编辑: 包利民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谁的青春没有歌声陪伴?总会有一首很老的歌在心底回荡,把我们带回我们纯真的时光。而且我总会想到歌曲背后的东西,比如那个时代的录音机,比如磁带。

第一次接触录音机是在同村一户人家举行的婚礼上。它看起来很大。有两个大喇叭,两个小喇叭和一个磁带盒,放在屋外的窗台上,以震耳欲聋的方式播放着当时的流行歌曲。当时,我们被一群孩子包围着,仔细观察着胶带里面不断旋转的两个孔。记得当时流行迪斯科,民间俗称摇摆舞。在谁家的院子里,录音机里放着成吉思汗、阿里巴巴之类的舞曲,有人疯狂扭动身体。

每到寒假,我和亲戚家的几个孩子就会蜂拥到舅舅家,而我的大表哥也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过年。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每次他回来都会给我们带些小礼物。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台录音机,他用它来学习英语。我们去的时候,大表哥会轮流给我们录个音,然后给我们回放。我们永远不会厌倦倾听自己的声音。他也会给我放一些好听的歌,比如军港之夜,十五计划中的月亮等等。我们经常流连忘返。

十四岁那年,全家搬到县城。在城市里,我感受到了另一种氛围。走在街上,商店里有歌曲,这次我认识了邓丽君。有时候,会有一个年轻人一只手骑着自行车,另一只手肩上扛着一个大录音机,响着一首悲壮的歌,但还没听清楚几句,自行车又呼啸而去。绝对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形象,和高端的摩托车,精致的音乐比起来,差远了。

那时候我上初中,小虎队、齐秦、王杰、谭咏麟的港台歌曲很流行。我们班有一台录音机,有些学生会带磁带,所以我们会在课间聚在一起静静地听。当时我仔细的放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带子,很神奇。两边各有五首歌。同时也羡慕家里有录音机的同学。他们可以随时听歌,学习歌曲。他们每次聚会,听别人唱这么好听的歌,对录音机的渴望就达到了顶峰。

当时单卡录音机还不是最得意的,双卡录音机开始进入千家万户。双卡录音机的优点是可以同时放入两盘磁带,也就是说可以录制另一盘磁带的内容。这样买磁带省了不少钱。谁买了新磁带,谁就可以借它复制。没过多久,小随身听就成了年轻人最喜欢的东西。那种小录音机其实没有录音功能,只能播放,只比磁带略大。可以把耳机戴在腰带上。这样的形象走在街上总会引来别人的羡慕。当时随身听有个好听的英文名叫walkman。

我拥有的第一台录音机是一个很小的随身听,但是它的特别之处是有两个独立的小音箱,也可以录音,可以当随身听,安装在家里,所以我很喜欢。有了录音机,磁带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缺钱,我很少买卡带,所以我去我姐家找了一些旧磁带,自己录下了收音机里播放的歌曲。那时,磁带非常珍贵。有时,因为磁带播放次数太多,或者因为机器扭曲了磁带,它们会被卸载并与其他损坏的磁带重新组装。

更多时候我们会手动倒带,就是把中间放的磁带倒带到开头。我想大多数人都用过那种方法,把一支铅笔插入胶带孔,然后把它转过来。满大街都有卖甚至租的磁带,而且大部分都是盗版的。磁带上的歌词也充满了错别字,但我们经常带着决心购买。郑智华走红的那两年,我也有一定程度的痴迷。那时候我才高中。每天都听到《水手》、《拧辫子》、《用生命忘记》、《让风吹》等等。郑志华的歌我买的磁带最多,他的专辑和选集我几乎都有。

我们班有一个男生住在下面的镇上。他热衷于各种流行歌曲,宁愿不吃也不攒钱买磁带。据宿舍的同学说,他买了磁带后,最多听了两遍,小心翼翼地放在一个大盒子里。在那个盒子里,一半以上的磁带已经放好了,他拒绝向我们任何人借。虽然他听了很多歌和磁带,但他从来不听自己的歌。真不知道他当时是什么心理。

然后随着岁月的变迁,录音机和磁带早已成为怀旧的物品,但在我心里,它们并没有一直沉默,依然渗透着淡淡的时空,播放着我曾经爱过的老歌。是的,我想,我真的会用一生去忘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