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知道 、转载人: 任瑞成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我对生来贫穷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就是因为家人的隔离,我的低门一直没上锁。生活中总有一些小意外。腊月,整个村子都被雪覆盖着,排成一排跳舞。鸡鸭不能出去觅食,在家无聊的父母只好看着它们争食。父亲没办法,提前打死了一只肥公鸡,准备除夕祭祖。没想到,那天晚上挂在东屋梁上的野鸡不见了。母亲只好叹了口气,蒸了一只面公鸡作为祭品。

在我整个学习期间,贫穷一直伴随着我,每天都在放“清汤蔬菜系列”。我被分配到崇阳镇中学教书。拿到第一份工资后,我想都没想。周末,我赶到镇上老王的整猪店,大吃了一顿。

我是第一个分到崇阳镇中学的普通大学生,长得还不错。有相当多的人帮我热心于建立一个对象。其中有老师,有护士,有县属企业正式职工,有镇政府聘用的干部,但想到昂贵的彩礼和婚礼费用,我就觉得压力很大。

周末懒得回家,空荡荡的校园只剩下我一个人,可以安静的学习写作。大脑的兴奋,再加上熬夜,让我觉得胃在很快消耗。还好有工资保障,每周可以慢慢走到老王家圈猪店去滋补滋养。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在老王家全猪店享受一道全猪杂烩。每次进来都是那个大眼睛大神的美少女。她是店里最忙的人。她结账的时候,总是一清二楚,所有的小改动都抹去了。食客们满心欢喜,回头客越来越多。

经常逛老王家圈猪店,逐渐成为全校的热门话题。

有同事开我玩笑:你对“眼灵”没兴趣?

不知:“眼灵”是谁?

同事笑:真不知道还是装傻?“眼灵”是店主的女儿王金华。

原来王金华是从我们学校退学的学生。她的眼睛又大又亮,看起来很聪明,但学习不够。教过她的老师都觉得不好意思,给她起了个外号“眼灵”。同事们还顺便告诉我,王金华的家人在春节期间贴对联,这一直是当地人津津乐道的笑话。据说大门上界是戴岳进城穿星,下界是买猪蹄猪肠。正厅正门上界今年穿涤纶卡,下界明年穿呢子。当我再次看到王金华时,我会微笑着问它是否真的发生了。她坦率而郑重地说:“我自己写的。你说你要先一步,这样就算你累了一天,也不会觉得累。”听了心里的话,觉得这个女生真的不简单。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和往常一样,我来到了老王家圈猪店。王金华是店里唯一的一个。她一看到我,酒窝里就堆满了迷人的笑容:你来得正好。今天的食物是免费的,所以我请你做我的常客。那天晚上,菜很精致,她陪我喝了很多酒。那天晚上,我整个猪店都醉了。

三个多月后,王金华拉着我的手,摸着她微肿的腹部,说:我们结婚吧!我别无选择,只能让王金华主持婚礼。但也担心,一分钱都没花,我娶了这么帅的媳妇会挣钱。

结婚后,每天吃很多,很快脑子里全是肥肉,啤酒肚也填饱了。王金华说: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减肥就得喝茶。她请人给我买了好茶和一个别致的茶壶。每天晚饭后,她给我泡了一壶,送到我桌上。有一次,我去客厅续水,发现她正盯着无声的电视屏幕,好像在试图破译什么。我跟她开玩笑:原来你喜欢看无声电视?她抬头说:“我不怕影响你的阅读和写作。

学校厨房管理不好,伙食很差。师生怨声载道。校长宣布他将内部承包。回家后,我随口说了一句,王金华立刻鼓起勇气,敦促我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竞价的时候,她总是在我身边。就在我要放弃的关键时刻,王金华突然站起来喊出了一个数字,震惊了全场。

接管厨房后,王金华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了,饭菜的质量大大提高了。她特别关注新生刚入学时的用餐模式,以及周末回家前居民的用餐模式。如果你仔细结账,你会赔钱的。她耐心的跟我解释:新来的孩子吃的怎么样?父母的眼睛像老鹰一样盯着。学生周末回家,肯定会打听孩子在学校的伙食。一个学期下来,如她所料,学生家长极其满意。

在学校高兴的时候,王金华主动承包了学校的内部店面。杂乱无章的商店立刻变得井井有条。她也扩大了业务范围,学生辅导资料成为主要商品。从印刷厂买的教学辅助材料“ kg ”以“份”为单位低价出售给学生。

王金华的商业行为经常让我困惑。她说:你只需要安心教书,你要在业余时间学习、写作、写作,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她信守诺言,把她家最大的房间变成了我的书房。我偶尔提到一个同事家里养金鱼,第二天她立马买了一个漂亮的生态鱼缸。不是,昨天死了一条红鱼,今天一早又买了一条新的。

忙碌的王金华。我抽烟,看着鱼游来游去。

也许只有鱼才知道鱼的内心世界。想到这里,我轻轻吐出一缕轻烟,鱼突然消失在雾蒙蒙的水泡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