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吴彤老 ,作者: 汪亭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早上推开窗户,一股凉意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寒颤,收紧了衣领和袖口。我看见街道旁边一排梧桐树上绿黄相间的叶儿,它在幸福中结束,在微风中摇曳,漂浮在地上,像花一样黄。

吴彤气候温暖,属于南方树种。这棵树又高又直,树皮又绿又光滑。自古有吴彤招凤凰之说,所以吴彤也被称为“凤凰木”。

草木之中,我爱梧桐。我老家院子的井边有一棵梧桐树。我听父亲说是他年轻时种的。今天树高20多米,一个人围着。

每年一月到三月,桐花会突然结枝,遍布全球。浅紫色,很多弦,就像一个小喇叭,按顺序喊着春天。夏天,梧桐树是一个享受凉爽的好地方,侧茎粗壮,枝叶繁茂。下午或晚上,一家人会搬一张凉床,悠闲舒适地坐在树下,聊聊农事,打理日常生活。

秋冬的梧桐虽然春夏不艳丽,但却有另一种生活的味道。黄昏时分,走过长长的街道,两排梧桐直立。阳光浓浓而明亮,仿佛丝绸瀑布洒过稀疏而萧条的枝叶,流遍大地,金黄而枯黄,看不到尽头,仿佛误入了一幅风景油画,自然而宁静,意蕴美不胜收。慢悠悠的走,深而轻的走,踩在柔软的梧桐树叶子上,咔嚓咔嚓咔嚓,“……”一路低吟低唱,触动我的听觉。这声音,轻柔细碎,像是一首多年的琵琶曲,轻轻弹奏着日月的静谧时光和悠长时光。

晚上,倚着灯看书,窗外的清晨静悄悄的,只有下雨,打着梧桐的枯叶,敲着空空的屋檐和石阶,不自觉地回想起小时候在老家院子里悠闲玩耍的情景。捡树叶,筑蚁巢,捉蟋蟀,是那么的天真可爱。恍惚中醒来,我长大了,定居在另一个国家。

现在,在这个似水的夜晚,我听着窗外的雨声,看着萧瑟的梧桐树,没有任何遮掩的老去。我的心情就像“一点香蕉,一点忧愁。第三个晚上之后,我回到梦里”。

吴彤,吴彤,冬去春来,随季节而去;直到明年三月,树木依然繁茂,对着春风微笑。但是人间烟火,我们只能走在岁月的单行道上。人生不能轮回,需要一步一步珍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