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来源网友: 冻凤秋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一个

夜色温柔。

那是一个南方的冬夜,她坐在我身边,有着淡淡的清香,柔和的气息,恰到好处的温暖。

我们偶尔聊聊天,说几句话,勾勒一下我们多年的生活。时不时给我看下一届上台的著名音乐人:傅庚辰、赵继平、叶小刚、万山红、戴玉强……

这是广州大剧院第十一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颁奖典礼现场。在我们头顶上方,有一个灯火辉煌的穹顶,如星空;看台交错重叠,像“双手环绕”,再加上流线型的墙壁,传递出震撼的近乎完美的音效。

我不必来参加仪式,但我会在这样的时刻想起她。毕业那年,她跟随爱人的脚步,去了佛山。在媒体工作10年后,我毅然离开去广州大剧院工作,无限接近我的艺术梦想。

仪式结束后,她走下大剧院长长的台阶,把我领到最佳拍摄位置。在那里,广州大剧院的外观真的像两个被珠江水冲走的灵石,干净透明,闪着诱人的光芒。

那天晚上,我们匆匆见面,说了声再见。

她转过身,不得不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佛山的家。每一天,她都是那么忙碌,那么辛苦,但她却是发自内心的满足和骄傲。

我转身走进夜色中的花城广场,在棕榈、樟脑、木棉、凤凰木编织的绿梦里,在紫荆花、蝴蝶兰、彩梅、鸡蛋花的芬芳世界里,感受着一个人和一座城市的温度。

不知道这种温度是否在不远处的广州塔霓虹闪烁的“腰际”上流连,是否沉淀在新广州图书馆的时尚里,那里的建筑肌理像书一样堆积,是否像雕花宝盒一样珍藏在广东省博物馆的优雅里,还是闪耀在美丽的“亚运船上/[/k13/。

我知道当梦想绽放时,一切都是全新的。就像这漆黑的夜晚,月明人不眠。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该怎么办。

2017年春天,收到一件20岁的武汉t恤,深蓝色短袖,胸前印着这两行字。

那四个没能回学校参加聚会的人,正坐在广州塔附近的一家日本餐馆里。

我们有多熟悉?7年,在罗家山上路过或者并排坐在一间教室里;我们有多奇怪?当时每个人脑子里都有无穷无尽的想法,每个人都好像长满了刺,各奔东西,徘徊“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支离破碎的班级,42个学生,微信群成立不久就聚集在一起。就像我这次来,发短信的瞬间得到了热烈的回应。

1997年到2017年的距离,只是轻轻一指。时间的风霜藏在他们的眉梢和发梢,仿佛还能藏起来。

但是也没关系。重要的是那个人还是那个人。虽然经历过的繁华或冷清都无法一一走出来,但拂去尘埃,从未改变绿心。

况且是在南方。

这里雨水充沛,阳光充足,土壤肥沃,文化积淀深厚,人们会像路边随处可见的百年千年古树一样繁茂多彩。

几千年来,几代移民从北方、中原、楚国迁徙到岭南,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灿烂的文明;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港口,自秦汉以来,各种外来文化在广州长期交融,铸就了其包容性和开放性的特点。

在我们生活的新时代,这片土地在改革开放的30多年里一直走在前列。我的同学们都在时代的大潮中。那年毕业后,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南飞,然后生根发芽。很多年后,这三个温柔可爱,善良大方的学生,依然善良大方。成为父亲后,他们变得敏锐和成熟。都不错。

夜空下,如果绕着北京路走,可以看到很多历史遗迹,如秦番禺城遗址、西汉南越宫遗址、明佛寺等。不远处,广州百货大楼、新大新公司和一些老店的招牌还在闪烁。

分手的时候,我平白想起了冯志的诗《南方之夜》:燕子说南方有一朵奇葩/孤独20年才开一次花——/这一刻,我觉得胸中藏着一朵花/在这静谧的夜里它会像火一样绽放!

“如果世界只是一场梦,你会醒来吗?”我在话剧《邯郸》的宣传册上看到了这句话。

我感觉心里有事。

当我认真看这部想象的、戏谑的、严肃的、简单的、繁华的、如梦似幻的剧时,我感慨万千,为之欢呼。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剧里遇到汤显祖。“临川四梦之一”,“黄亮一梦”,耳熟能详,出自唐代沈吉吉传说中的枕头。说起鲁生在邯郸招待所与吕翁道长的偶遇,生来一声穷叹,翁送他一个枕头。梦里,鲁生经历了人生的酸甜苦辣,醒来时,店主还没熟到可以下厨。

在汤显祖的作品中,《邯郸记》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戏剧,而是有了彻底的改造和创新。随着陆生在剧本中的醒悟,他说:“被人疼爱被人羞辱的丈夫一定要有多少,生死之情应该是众所周知的。这位先生扼杀了我的欲望,不敢教!”

剧作家问的是人生存在的本质问题,是选择与世同流合污,追求名利,还是过简单而安逸的生活。也许,人生在世,荣辱得失的真相,生死爱恨的真情,其中最关键的是及时遏制自己的贪婪。

冯梦龙《磨憨斋邯郸梦综论》说:“紫钗、牡丹亭是以情为本,柯南是以幻为本,即幻为真……‘四梦/。”

几百年过去了,读《邯郸记》还是有太多感触的。

舞台上,著名京剧大师关扮演的“清远道士”,气势恢宏,令人陶醉。“清远道士”是汤显祖的名字。就这样,汤显祖取代了原著中的道士。他似乎是唯一清醒的哲学家,但他实际上是一个哲学家。回顾古典文学的历史,很少有人像汤显祖那样把生与死、情与理写得如此纯粹透彻。

那天晚上,当广州戏剧艺术中心主任王晓迪和所有的大师们走上舞台时,掌声雷动。这部将传统戏曲元素与现代戏剧创意相结合的戏剧,可能真的比得上莎士比亚的诗剧。

艺术创作往往需要这样的创新、创造力和大胆的探索。

就像半个世纪前,由粤剧名家马师曾、辛诺雄主演的《搜院》赴京演出,获得剧坛一致好评,被称为粤剧改革的第一座里程碑。

就像清末画家居巢、居廉革新国画技法一样,他创造了“打粉法”“打水法”,在他居住的石祥花园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弟子。石祥园林因此被誉为“岭南画派的摇篮”。据说有十种花木,茉莉、瑞香、夜来香、鹰爪、茉莉、野荷、珍珠兰、鱼子酱兰、白兰、笑脸。

当时,在黄昏和黑夜的交界处,坐在小花园里,听到这些花草树木的名字,仿佛闻到了穿越时空的长花,我不禁感到兴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