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日子(第四章) ,作家: 符纯荣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阳光
巴山南麓的山谷里,野白花开得强烈或淡褪,露珠在明媚的晨光中滚动。
没有什么比阳光更让人动情,温暖的气息触动着人的一生。
走在山路上,我们感受到了身边大爱的慰藉,同时也随着河流起伏。
这是我最熟悉的阳光。从怀旧的角度来说,每一个热切的眼神都牵动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多么美妙的东西,多么轻盈的触感。
辣如男人的烟叶,亮如土墙房的灯光,柔如清风的手,触如姐姐的脸。
一生沿着一座又一座山走。我用脚丈量着阳光温暖到来的宽度,丈量着无法映射的深情。

悬崖壁
走在山里,经常被那些生机勃勃的东西震撼。
比如骄傲地站在悬崖边的杂草上,拒绝风化的古老栈道,拒绝柔弱陡峭的山峰,永不停息的溪流……
有着近乎垂直的山坡,荒凉而贫瘠。远远看去,直勾勾的挂在人们眼前,似乎只有老鹰才能和它发展长久的爱情。当你走近时,你会看到真正的土地,是人们用汗水和毅力耕耘,一层一层排列的。一个大豆,一个小麦,一个红薯饼,一个土豆随风展现壮观的景色。
这是一片虽小但生机勃勃的土地。谁也说不准,多少年来,古老的刀耕火种燃起了多少希望,绿油油的枝叶发芽了几轮日月。
走在悬崖边,不时会迎面遇到一棵麦苗或高粱,脉间醒来一滴汗水。
这个时候,我会默默的站着,感受着巨大力量的跳动,让一种疼痛传遍全身。
每一次,我都用虔诚的目光低头致敬生命的伟大!

深夜
当生辰的名字接管了夕阳的光点,一阵灵光一闪,村里的孩子把牛羊从山的另一边赶了回来。
猪在圈里抱怨了至少二十次。鸭子拉长它们的响铃,把它们扔在海浪移动的稻田里。小鸡在泥土和草丛中度过它们的时光,逐渐聚集在锁着的门前。
分散在山里的村庄弥漫着厨房烟囱冒出的烟雾。黄昏油画还没画满,“丁咚”木桶一个接一个地来了,水彩沿着石板小道一路散落。
一只大雁飞过天空,它的翅膀划破了漫不经心的雾霭。
疲惫的锄头镰刀收拾妥当,工作到很晚的人不慌不忙的起床,摇曳的山歌瞬间滚下山脊。
夜幕降临时,林涛刚刚开始散步的微风。一群燕子追来,停留在空中听着说——
今夜,我想听听谁的窗棂,比夜露光里的野玫瑰更迷人。

事件
昨晚,一定是做了一个悲伤的梦。
一滴晶莹的露珠挂在树梢的枫叶上。晨风吹来吹去,他们低声啜泣。
耀眼的露珠从昏暗的夜色中提取足够的纯净,从枯燥的梦境中聚集不安的思绪,从沧桑中隐藏发黄的时光。
一片发黄的枫叶就像一堆睿智的诗篇,里面平静而从容,有惊涛骇浪,阳光灿烂。
当一个又一个身影抽离,谁说相视无言不是悲壮的告别?谁说美丽的旋舞不是最后的到来?
在通往地球的路上,有些过程需要打磨,有些艰辛需要铺垫。
昨晚这片枫叶的中心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件?
一滴无声的露水,在最后的时刻,见证了放弃文字的真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