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菜园 |作者: 梁黎明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母亲辛苦了一辈子,甚至卖了二十多年的夜宵。直到小妹妹成家,母亲才卸下生活的重担。

“退休的母亲”还是个忙人。我家乡的后院是一个三英亩的花园。于是厨房前院后花园就成了母亲的新“ 3.1 ”。

我的家乡靠近大海。海边的土地可能和沙滩上的沙子混在一起,所以有些贫瘠。它的颜色不同于平原地区的黑色或火山口附近的红色,介于灰色和粉末之间。母亲将碾碎的贝壳粉与鸡粪混合,均匀地铺上厚厚的一层到花园里,使土地的颜色接近黑色。

当花园里种植的芝麻成熟时,母亲将它们切下,在阳光下晒干,脱粒,然后密封在一个沉重的广口陶罐中。这样我们一年都可以吃到好吃的芝麻酱和芝麻粥。

然后,我妈让园子准备过年。柳树豆和红薯几乎同时种植。——西种红薯,东种柳树豆。妈妈一个人太忙了,村里的几个邻居都来帮忙。挖、平整、起垄、播种、浇水,花了好几天。

几个月后,刘斗长得很高,站得笔直,像一排士兵。冬天,风大的时候,底下生长的枯柳叶会一片一片的在树枝间飞舞旋转,然后慢慢落下来,在根部铺上一层厚厚的柔软的白色地毯。长在上面的枝叶,面对着阳光,长满了一簇簇鹅黄——,密密麻麻的柳豆花。

与五颜六色的柳豆不同,地瓜田乍一看是纯绿色的。红薯天生害羞。他们不仅把水果埋在地下,而且不想让人看到他们的花。

这就像一场比赛。春节期间,柳豆角和红薯相继成熟。去皮的六斗仁饱满圆润,每一颗六斗仁都是一颗水亮的珍珠。红薯又大又细,煮出来的红薯粥又甜又好吃。

今年天气很好,我们收获了很多红薯和柳树。当我们吃不完的时候,妈妈会把它们送给邻居和一些小姨,最后像芝麻一样拿到市场上卖。六斗又热又涩又湿,红薯是最喜欢的食物。

过年的时候,我想给妈妈一些零花钱,但是妈妈坚持不像往常一样给。她说她有钱。她说光是在花园里卖这些东西就要花她几千美元。

的确,母亲就像这个花园,她只知道给予,却不求回报。在她一生中,她亲手赚来的财富,不仅养育了我们,也把我们一个个送进了大学校园。即使是现在,虽然我们的兄弟姐妹有工作,父亲有退休工资,但母亲花的钱基本上是她们赚的钱。

如果说我的性格中有一点点勤奋和独立,我想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母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