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陈小丽 、本文投稿: 陈欢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小学的时候,我还小。每当我系鞋带或捡起掉落的橡胶时,都会有人骑在我头上。听说以后被跨骑是不会长大的,但是胆小如兔,不敢回嘴,赶紧站起来防止再有人跨过去。欺负我,班里除了几个男生,还有婆婆的孙子,住在我家斜对面,和我奶奶关系极好。他割了个小西瓜头,比我姐大一岁。被欺负成这样,你现在放在一边,一定要让他屁股开花。但当时真的没办法。我又弱又小,没有朋友。

但是一个天使走进了我的生活,她让我从此与众不同。

一个转学生来上课。她父母在桥头卖家具,她调到这里。她叫陈小丽。她身材高大,皮肤白皙,心地善良,为人体贴。她是正宗的四川辣妹。她进班后不久,就交了很多朋友。几乎每节课我都忍不住看她,但我从来不跟她打招呼。可能是因为自卑吧,我想。

一天早上,我放学回家,看见她,高兴得大叫://K12/]陈——肖——李。”她转过身:“你是谁?”“我是陈晓宇。”她慈祥地笑了:“哦,我知道,今天早上看书的人是你……”。在交谈中,我意识到我们回家的方式是一样的。

六年风雨,她敲了六年我家的卷闸门。她一进门,分针就指向了7点10分。冬天,她总是把她冰冷的手放进热炕里。我在她“的催促下用热乎乎的嘴喝了牛奶快点,快点”,然后有说有笑的去了学校。我们比世界上最忠诚的爱人更忠诚。我拉肚子的时候她会在书包里包一卷纸,我再看一眼她的头饰,她会毫不犹豫的拿下来给我。她喜欢吃我妈炒的土豆丝和没有洋葱的面团。冬天我给她奶奶蒸热红薯,夏天她请我吃冷可乐冰。刁蛮的女同桌踢掉了我的脚趾甲,小丽一把抓住她,叫我还手。我也象征性的踢了两脚,但是我没有踢掉脚趾甲,但是从心理上来说,我不再是一个可以欺负任何人的欺负者,我也不再是那个自信的陈晓宇。

美好时光总是短暂的。六年级毕业前,我妈让我考几所初中。小李来找过我几次,我正在背课文。她最后一次来找我,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给了我一棵山毛榉就走了。那时候我一直以为她再也不会来了。

初中的时候,我去了寄宿学校。高考前的寒假,小丽来我家买东西。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漂亮了。是的,准确地说,她变得更加成熟了。厚厚的底子让我看不清她单纯的脸。她告诉我她已经退学了。看到我看她的样子,她问我成绩怎么样。我尴尬地笑了笑,答不上来。她把手伸进温暖的炕头,就像有一次一样,我把她抱在怀里,眼泪流了下来。她问:我没去上学你后悔吗?她带着眼影的眼睛里满是悲伤,她用鲜红的指甲为我擦去眼泪。她说她在Xi安电影院卖电影票,以后攒钱开花店。她说她知道我最喜欢花,她开花店绝对不用在路边摘铃草和野丁香!但她不知道,没有她,虽然我还在努力学习,但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快乐,肆无忌惮了。

小李,你还记得我们在满是夕阳的上学路上边跑边跳绳的场景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