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树 ;转载人: 二百午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11月底,终于是冬天了,我又多穿了一件衣服。天高云淡。在这种天气里,我想到了一棵树。

这棵树离我奶奶家有七八步远。我无法判断它的年龄。总之挺厚,皮肤白,屁股挺光洁。上升一段时间才会散开。应该是桦树。

小时候和奶奶住在一起。闽南常见的条形花岗岩房屋,窗户小,房间极暗。地板纯粹是土的,但是省去了扫地的麻烦。钨丝灯经常被虫子包围。一台小电视改变模式,告诉我们信号不好。夜空中总是有许多星星。下雨时,土地的气味总是很重。有三五只鸡和一只老猫。

门口是那棵树,它背负着很重的任务——,被我砍倒了。

奶奶厨房门口有把劈柴刀,我拿不住的时候就放在那里。后来我能抱得住的时候,就颤抖着拉着它去砍树。不知道为什么剪了。那个年纪的世界观不好猜。我想不通我为什么爱它或者讨厌它。成了无人问津的谜。总之,我开始了用胡子拉碴的柴刀砍柴的道路。

那时,天气和今天一样凉爽。站在树下抬头望去,天空被树叶覆盖,缝隙中的天蓝和大海是一样的颜色。看着天空让我突然有了无穷无尽的概念,也让我第一次有了飞翔的冲动。可能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做了飞翔的梦。树干挡住了下面的视线,又白又光滑,像一堵墙。然后我就从砍柴开始了。

但切了很久,可能会有几个月,几个星期,或者只是几分钟,在树皮上只留下几个小痕迹。

看着我的标记,我觉得这棵树是属于我的。

反正没人要。

后来我想,如果树有灵,你会怎么看待这个熊海子?整天挠他痒痒,是觉得他烦,还是觉得有意思?

只是站在那里,终究有点孤独。

放柴刀的地方有一把木柄石锤。奶奶跟我说是手雷,我就想着用手雷把树炸了就好了,可是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用。

既然割他不动,吹他不动,接下来的方法无非就是拳打脚踢,好像最后连牙都用了,结果不明。这棵树就是那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你也杀不了我。

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棵树是世界上最难的东西。如果我砍了,我会很厉害的。后来有了新的东西,砍树的任务渐渐淡了。春天玩花,夏天玩虫。至于树,有心情就砍了两次。后来,那棵树被我遗弃在那里。

最后树倒了,有一次回外婆家,看到树平放在地上,失去了从前的潇洒。房子前面的地是要建的,但是树自然挡道。

躺着的树好像没有那么高那么粗。好像是从我留下的痕迹开始的。这个过程应该是快速和无痛的。

当我失去一只手臂时,我睁开了一只眼睛。躺在地上的白桦,睁大了一只眼睛,用不同的尺寸看着我,估计他看到了一个叫时间的东西。

后来我的树消失了,我也消失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