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作后留下的土壤痕迹 ,发布人: 逯玉克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只有犁过田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犁。

犁花是用犁铧犁地时土壤爆裂的形状。耕花的开口不是一朵一朵,而是一串花,持续的时间很短。最后变成了长浪,变成了一大片农田,柔软而纯净。

在宣纸上,画家的画笔非常灵巧,只有几笔轻描淡写,各种各样的花在枝头轻轻绽放。春秋时,在大地的画板上,农民的犁头笨拙而沉重。人和牛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犁尖缓缓经过,犁头费力地张开,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耕花可能是世界上最简单、最费力、最短的花,但却结出最多的果实。小麦、水稻、花生、大豆、红薯、芝麻的花,只能通过翻耕花的土地来生产。

耕花盛开在油土上,只有种过地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油土。

一层肥沃的土壤,覆盖在农田的表面,成了种子的子宫、幼蕾、幼苗的乳汁、作物的温床,以及像浸在油里一样的颜色,被乡亲们称为熟土、油土或油土层。

油层的肥沃来自于人类的长期耕作,来自于多年耕耘的花朵的闭关绽放。

土地无处不在,是1亿年来地表岩石因风化而破碎分解形成的,产生了各种矿物,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气候、生物、地形的变化。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土地都有油层。贫瘠的土地只能长树、灌木、藤蔓、杂草,只有那些翻来覆去犁过的土地才会成为精耕细作的沃土,只有种上瓜类、豆类,才会长出茂盛的庄稼。

土地是大自然赐予的礼物,油层是耕花的杰作,是祖先的遗产,是人类千百年来长期耕作、耕耘、施肥、哺育和呵护的结果。它承载着成千上万人的幸福和痛苦。

七十二农为先,百亩田肥为先。这是我父亲小时候用毛笔写在主屋墙上的两句农民谚语,他的文墨很流利。庄稼的每一朵花都依赖肥料。粪肥长瓜,鸡粪辣(辣椒),羊粪长棉花好。为了增加田地的肥力,每年种花时,农民总是把猪、马、牛、羊、鸡、鸭、鹅、兔、人尿屎、麦秸屎、草木灰等家畜积累的粪便撒出去。,连同他们的溪流般的汗水,进入田野,被犁头覆盖成犁沟。

撒到地里盖住犁沟和农民的骨头。

田地是无数农民的生命线。为了把薄薄的土地喂给程,他们用粪肥犁地,倾其所有。在流完最后一滴血和汗之后,耗尽了石油的祖先们毫不犹豫地用他们虚弱的身体作为底肥,就像莫邪的铸剑一样,把他们埋在地里,这样庄稼的根就可以渗透到他们的皮肤和血液中,后代们在向他们的祖先献祭的时候就可以祈祷和祝福这片土地。

面对黄土,面对天空,一寸沃土,一寸热血,先辈们用汗水和心血,用苦难和希望,用生命和肉体,浸透和哺育了那层能开出花朵的油土。我们的祖先没走多远,就在土壤里变成了肥料和养分,农作物的根可以卡在油性土层下面。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稻穗、麦穗、花生壳、黄豆壳,让他们的灵魂复活。

一年好一年坏,耕花年年开;山坡上和沙滩下,到处都是鲜花。耕花,是农民脸上布满汗水、泪水和欢笑的酒窝。多年的滋养似乎给了这片土地灵性,知道如何回报。农民总是珍惜、欣赏、虔诚、敬畏土地。所以在旧社会,每个村庄都有一座土地庙,每个家庭都供奉着土地爷。

这个国家是一个土壤的世界,到处都在用土壤砌砖、筑墙、盖房子,但村民很少从地里拿土。那些肥沃的土地,开满了翻耕的花朵,早就被农民视为珍宝,精心呵护。需要带的时候,一定要把上层犁过无数遍的油土挖到一边,把下面的“生土”带走,然后回填恢复。

去过一些缺土的地方,人们爱惜土壤,让我难过又震惊。

在四川舟曲,当地人在一块大石头周围放了一点他们寻找的土壤来种菜。在太行山,村民们修建石堰,紧紧地包围着季节性河流沿岸的贫瘠的小土地,以防止它被雨水冲走。江南水乡,像西方向往但现在的人一样,处处春水,江南浮萍,也羡慕西方壮丽、辽阔、厚重、纯净的黄土层。

在我的家乡,近年来,一些肥沃的土地已经被现代商业文明和工业文明开垦出来,再也不能种花了。诚然,那些商品房和摩天大楼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但他们知道吗?土壤产生需要几亿年,土地变成良田需要无数次。然而肥沃土地的破坏也就在几个手指之内。对于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来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油土层很薄,只有一尺,是一代代犁铧耕的深度。油土层很厚。祖先千百年来辛辛苦苦在里面犁花,里面农耕民族的文化基因,还有国家的好天气,好收成,好运气。

油性土层,良田,百姓温饱。寂静中,在黄土地、黑土地、红土地上,蔓延成一部农耕文化的书;犁头盛开的地方,在泥土的芬芳中,耕耘着人类历史悠久厚重的韵味。

油层覆盖大地,油层里全是犁。每年,每年,油层里都长满了犁,一茬接一茬,密密麻麻长满了叫硬茬的庄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