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故乡一年 :作家: 辛淑英

  • A+
所属分类:名句摘抄

不久前,我和哥哥通了电话。他说他父母坚持要回老家过年。怎么劝他们不要?

还有,到了八十年代,他们回到蜘蛛网闲置了几年的老房子,锅灶上积满了灰尘,他们的弟弟不放心,我也不放心,不过,我理解父母的担心。离开家很久了,还是很关心我的老房子,草,树,砖瓦,还有邻居。

更何况现在的农村和过去不一样:柏油路通向家门口,绿树鲜花是一体的房屋建筑,家家有轿子;自来水和多功能天然气干净卫生,村里有超市,村外有大型集散地,方便食用和使用;在春天、夏天和秋天,有来自城市的人来参观风景和采摘水果和蔬菜。

曾经听朋友说过:“老村再也回不去了”。

印象:灰色的村庄,蜿蜒的小径,一望无际的农田,云彩,河流,飞鸟;马牛羊、柴草垛、土墙枯苗、枯老丝瓜、老燕窝、打布石、纺车、织布机的歌声;老人晒佛,菜园,水井,葡萄架,老檐下燕子;鸡叫,烟雾,灯光,月光……就像古代的插画。风过,万物皆远。

到处都有工业园区和农业园区。

村街上走着时髦的男女,城里人和乡下人没有区别;广场上音乐准时播放。“谁在五彩缤纷的练习中翩翩起舞?”现在的农民村妇。生活很好,精神很爽,但是放假了有什么好怀念的?还是平平静静的热闹,变化太快,眼花缭乱。

也有年轻人生活在他们学习成功的城市。每一个生命都要记住自己的母体和最初的空间,永远不要忘记滋养生命的粥。粥里包含了季节的所有香味,阳光,雨露,土地,云和风。然而,农村是温暖的,不得不放弃。家乡虽好,但为了实现志向,不得不逃离,人生注定五味杂陈。

和我十几年没耕地的父母一样,现在只把一亩地当宝。在电话里,父亲轻描淡写“耕、播、收、打全套机械,让我很累。”这是他们回家的合适理由。春天,他们和他们的锄头大吵一架。

而我的家乡并没有刻在我的心里,它成了不可磨灭的记忆。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日月,血肉与曾经繁华的乡村融为一体,尤其是过年,回味过后眼泪止不住。

年轻的时候不知道阳历,只知道阴历。腊月,天气极寒,土地冻裂,冰厚三尺。孩子们在上面滑冰、摔跤、玩陀螺仪、玩鞭炮,火药味有一种年味。

忙的是妈妈,拉孩子,接家务,缝缝补补洗髓,整天闲着;出了牛棚,猪圈,喂猪,垫料,割秸秆,砍柴,体力劳动都是男人干的。

我贪婪的在老土墙上默默画杠,好几天盼着过年。但愿我有长腿踏入新年,有长臂拥抱新年。我会在除夕做一个卷。

有一天听我妈说:“腊八明天”。

我会唱腊八歌。第二天一早,我喝着甜甜的腊八粥,唱给妈妈听:

“不要贪恋孩子。

腊八是年后,

喝了几天腊八粥,

二十三……”

喝完腊八粥,过年的帷幕缓缓拉开。

赶上好天气,娘打算扫除灰尘。扫灰尘特别麻烦。请“ ”出屋,留下灰黑土墙的老房子空空如也,地面凌乱。

娘全副武装,大扫帚在墙上上下左右扫。灰尘那么多,房间里全是灰尘,我看不见妈妈的脸和眉眼,妈妈也说不清楚,但我知道让我出去,我被我以为丢了的玩具吸引住了。

无非是漂亮的纽扣,钱,山羊拐杖,玻璃球,羽毛球,沙袋,鹅卵石,纸屑,橡皮筋,但都是宝贝。

尘封的土房荒芜干净,黑化的土墙布满白色的道路。夜晚的油灯下,墙壁成了天堂,我最爱的“小动物、昆虫、鱼类、花草”聚精会神地看着,妈妈的手在我眼前晃动,看我是不是疯了。

新报纸贴在墙上,我看不懂,也不在乎贴不贴下来。我的天堂被报纸封锁了,会被遗忘很久。

看娘铰链窗花。她心烦意乱,脸红了,眼睛里充满了喜悦,她的剪刀在折叠的红纸上扭曲着,一些纸屑落在她的双手之间。之后我眯眼看着手掌,微微擦亮,放下剪刀摊开:看到咧着嘴笑的大石头石榴红如火,圆圆的,枝蔓盘绕,枝蔓上抱了无数小石榴,可以亲亲热热。嗯哼!木质格子窗贴上白色透明的白纸,再贴上母亲合页的窗花,更别提多新多艳了。

元旦妈妈爱切石榴不切别的。后来才知道,石榴不仅意味着好运,还意味着很多孩子。没几年,我妈就接连给我生了三个弟弟,然后她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娘还补好了盖布帘、砧板、簸箕盖等家具,压到盆里洗。手在冷水里红了很久,冷风吹裂,长出一个长长的血洞,没有任何疼痛。

腊月二十三年。鲁西人说“腊月二十三,灶神上天。”大部分人的集市上都印着灶神的纸马。他仰卧着,看起来像个高级官员。阴历下端有二十四节气。红绿图线差。

后来看了想是哪个农民做的,就来了。追溯到远古时代的无知,没有科学,我们的祖先对整个世界的解读完全依赖于感知。我被它的原始和浓郁的地方风味瞬间征服了。

爷爷每年都买,认识上面每一个人物,在桑妈练习。老纸马被拿下来的时候,放了一百个鞭炮,说是给灶神换衣服。骑着宝马上天堂的时候,他说他开心得像个孩子。我们从不把它放在我们的小房子里。

父亲热衷于给村民写春联。我帮父亲把墨水研好,倒进一个青花瓷小盘里,备用。磨墨的好处可以是铅笔头配橡皮,图片卡,卷笔刀。父亲是乡村画家,这些我有的是。我用他们抹黑我的童年,很惬意。我父亲想教我如何阅读春联上的文字,但他无能为力。他渴望门外朋友的声音,村庄街道上的锣鼓声和鞭炮爆炸的声音。哦天哪!谁要娶老婆?新娘来了,她要去抢喜糖。

腊月,村里娶媳妇的多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看到一对羞涩地拜天地的情侣,燃烧着糖果和麦麸,房间里的人手中纷纷丢下雨水,男女老少纷纷抢食。火上吃糖麻烦新娘,前三天不分老少;和女生结婚就没那么活泼了。鞭炮声响起,婚车缓缓启动,父母抹眼泪,被感染的围观者眼眶湿润。

在杀猪的村街搭起一个大铁锅,砍柴烧。三叔张开双臂,脱下一只袖子掖在腰上,另一只卷起。他低下头,没有眨眼睛,一只手按住猪的头,另一只手将那只被广泛传播并深深感受到的猪刺在他的脖子上。在提刀的那一瞬间,一股血流如注“哇”猪拼命挣扎,双手白压,排泄物溢出一滩。

温热起泡的血液流过半盆,猪的嚎叫声减弱直至消失。死猪被抬到大铁锅上的木板上,三叔割断猪腿上的绳子,用猪脚尖捅了一个洞,蹲下来用嘴往洞里吹气,猪就渐渐膨胀了。三叔吐了浓浓的痰,猪毛卡在痰里。热水泼在死猪身上,死老鼠感觉不到冷,果然是。

剃毛的猪热气腾腾,白白圆圆的,四肢着地,咧着嘴笑等。看热闹的围着夸猪吃好的,就有搭讪的,割一块祭奠探亲的。

三叔一言不发,气喘吁吁,专心工作。白刀砍在猪肚中间,露出白亮的肥肉。内脏再次完全暴露。我胆小的不敢细看,但是很好奇。

三大爷血淋淋的手摘瓜,把内脏分开,拔了出来。血腥的水被早登机号带走了,所有礼物都被一并截走了,但是没有带现金,还有一个专门的人记账。

调皮的男生挤在前面要猪,围观的人说了些脏话假装没听见。当猪被填满谷物或石头时,它们会膨胀并收紧嘴巴来踢球。你玩得开心,你在村里的大街上推推搡搡,喊爸爸骂娘堪比迭戈·马拉多纳踢足球,玩的花样更多。

急着买年货。市场很热闹,人来人往,吵吵闹闹,提着手推车,提着篮子,腋下夹着编织袋;货摊上的货多,桌摊多,太多了,看不到。一团糟。孩子跟在大人身后,看着这个摸着那个,口袋里没有钱,眼睛也兴奋的发亮,小脸通红。

最引人注目的是卖鞭炮的摊位。他像个二愣子,脱下棉衣,穿上一件单衣。他站得很高,熟练地喊道。他很有勇气。他用手踢着脚,点燃了下端的火,瞬间溅起火花“嗖”跳进了天空“砰—/[/K8。围观的人看到他的鞭炮真的很厉害,蜂拥而至购买。那人紫色的脸在班上闪着明亮的光彩。

春联摊位前聚集了许多卖年画的人。我挤过去看,地上摊着的绳子上一片红绿醒目:骑着红鲤鱼的胖娃娃,头圆脑圆,胳膊腿白得像新鲜的藕瓜,大眼睛傻乎乎地冲你笑,好像是我弟弟,有一瞬间抱着他回家讨好妈妈的冲动。她不会说女儿白养了,大家族生气了回来骂我;很少看到印有许多美丽星星的日历,羡慕它们英俊的外表。谁会娶一个那样的媳妇,天天花容月貌?嫁给那样的女婿,我愿意天天给他洗脚。后来听到有人这么说。我没那么傻。我在心里悄悄埋下了一颗文学的种子。压岁钱,花鸟虫鱼,压岁钱金色画大多是城市人买的,农村人很少有没钱的。

但是乡下人也有奢侈品。屋内屋外的物品上贴了几张年画,两个门神,还有一些小祝福,就是人财兴旺,牲畜精壮,天气好,富贵吉祥。

年画春联融入了农村人的理想生活。他们绝不是元旦可有可无的装饰品,永远是他们心中最美的向往和支持。过了十几年我才对这些民间艺术表示敬意。

大年三十回来,忙着做花饼。发面红枣花饼是过年回馈亲朋好友的硬核。有“云子饼”,“轮饼”,“枣花”。

云饼如宝塔。先做一个圆圆的蛋糕,在蛋糕周围放上裹着面粉的枣花,中间填满枣和面团,然后合上较小的蛋糕,在蛋糕周围放上枣花,中间填满枣和面团,依次这样做几次。最后,小杯顶部加盖面条花或枣花。

轮饼的形状稍微简单一些。一个底依次加两个小一点的顶,四周放枣花,中间填枣花,多填发面。摆放的枣花不像云子饼那样突出。故事就在糕点里,在它的周围画出一个宽度适中、长度为厘米的刀痕,三相揉成花,顶部用一个小碗扣上一个圈痕,圈里用面条或枣做成各种奇怪的图案。有的人长高怕生,满肚子碎馒头。他们用的枣很少,比面条还贵。吃的人会说,这家人抠门,舍不得放枣,就面条鸡蛋,亲戚关系近。

枣花,也叫枣卷,是由一个或多个枣做成的。我妈原来是“牛比”,很漂亮。

结婚头三年,娘家打个花饼回馈婆家婚礼。三年中的每一年,他都更高更白,这让他丈夫的家人很开心。如果怕出丑,请提前请村里聪明的女人来家里玩。

蛋糕和“高”谐音,意思是生活一年比一年高,一年比一年好。花饼造型生动有趣,结构紧凑,色彩丰富,增添了新年的味道和新年的气象。妈妈每年都玩。

包饺子也是我家乡的习俗。将大白萝卜切成薄片,放入锅中煮,用冷水浸泡去除辣味,挤出水分,切成饺子。萝卜有助于消积,来源于土壤。饺子包子不用说了,吃不腻。

一年30、29号除夕特别忙。二十八个炸丸子,鱼,煮肉,扒鸡,宰鸭,剁饺子和蔬菜,贴春联。第二天,饺子。

“没有饺子好吃,也没有倒立舒服。”,他们都这么说。但是鲁西人坚持“饺子”是“平食”。小时候听谁说过“饺子”会让人发笑,会拖洋话,语气中有不屑。

过年的时候家家都吃饺子。我跟饺子和娘学的,但是她的包从来不好看。娘宝的饺子很完美:每一个饺子都穿着动作娴熟的蕾丝裙,每一个饺子都圆润饱满,栩栩如生。吃起来薄而软,皮力适中,汁浓馅溢,咬一口味道鲜美。

我初学的手粗心,皮不圆,粗细不均,馅料不是多就是少,少了味道没味道,多了皮破。过年吃破皮饺子不吉利,尤其是第一天。妈妈愿意在油灯下收拾自己到半夜。大大小小的盖子、窗帘、簸箕、篮子都盖好了,然后竖起小指把冻好的饺子捡起来,围成一个圈放入盛开的花束里。

昏暗的油灯下,母亲像艺术家一样欣赏着自己完成的“作品”。再后来,回望那遥远的一瞥,就像是在看一幅旧油画:在冬夜油灯营造的昏晕中,有着娘那光彩照人的脸,饱满的身躯,以及她那飘逸优美的剪影,漂浮在灰色的墙壁上。想起米勒,梵高& middot高,他们朴实的自然颂歌:朴实的风景,满地的庄稼,明媚芬芳的野花在阳光下;那燃烧的,翱翔的,明亮的,侵略性的向日葵圆野。有一次和妈妈说话,她看起来暖暖的,花花绿绿的,惊喜的笑了。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不喜欢过除夕。我没有电视。我回到家,和家人围坐在炕上庆祝除夕。我妈让我过年来的时候不要多嘴,包着饺子。看到有人说吉祥话和祝福话,我就把新衣服新帽子放在枕头上,就睡了。大年三十鞭炮从未停过,半夜被噼里啪啦的猛烈枪声猛然惊醒。窗外的火像做梦一样闪了一下,然后又睡着了。

吃饺子也是被你妈吵醒的。看到烂饺子记得妈妈的话。你不说“ break ”,说“ support ”。有趣的是,娘悄悄在其中一个饺子里放了一枚硬币,吃它的主人运气很好。但是每年,我父亲都会咬它。我们不说自己知道,但妈妈是故意的。父亲是一家之主。他是受祝福的,我们有庇护所。

吃完饺子,我去爷爷奶奶家给他们拜年。我爷爷从他的衣服里拿出二毛钱作为我的压岁钱,给了那个男孩五毛钱。

天很亮,村里的街道很热闹,大人小孩都出去了。大姑娘,小老婆,茶粉,胭脂,清秀如画的中国人;小女孩把花戴在头上,走来走去浑身发抖;男人们聚在一起笑,扯着新年的话;男孩们在玩鞭炮,罐子在砰砰作响。

从元旦到15日是探亲访友的好日子。村里的街道上川流不息,新年的庆祝活动还在继续。

元宵节快到了。除夕夜热闹,却没有明月,元宵节恰好满月。

一大早,门外锣鼓喧天,人声鼎沸。踩着高跷跳舞的龙狮队来了,爸爸惊呼让我们出去看热闹。我跑出房子,挤进人群。只见前面舞龙开路,后面两只大狮子打架:眼睛眨着闭着,身体跳着尾巴摇着翘着,脖子上的铜铃响得很有节奏;一只狮子跳上桌子,另一只冲上来,打得面红耳赤,想把另一只赶走;后来者先猛扑,骑在对方的脖子上,下一个得了金壳,然后争夺优势,人群欢呼雀跃。

然后高跷队也不甘示弱。他们浓妆艳抹,穿着奇装异服,扭捏着,一步一个脚印,走在地上。剧中人物:黑脸老包、白娘子、观音、和尚、渔翁、傻姑娘、葛军、红娘,各具身份,各具造型,以活泼自然逗乐观众。

看完热闹的舞龙舞狮,踩高跷,回家吃饺子,大部分人都是打包韭菜馅的。新的一年伊始,韭菜是新的“ ”,绿色芬芳,预示着元旦的升起,繁华,美好。

傍晚时分,他们涌上村街,明月当空。整条街就像一场婚礼,明亮而美丽。我们一手摇着滴滴的金子,一手玩着自己的花样,一手拿着灯笼,比别人漂亮。在倒影里,我们是幸福的笑脸。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或嗖嗖声,一连串的火焰飞上天空,天空中绽放出烟花,瞬间无比绚烂。迸发出的灿烂光辉没有让人们多想,然后消失在银河中。

农历正月十六,一切疾病都解决了。一大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走出家门,看见树木在砍树,看见井在打井,穿过桥。年复一年,当你再次行走时,你会感到舒适,消化食物,保持健康。我和哥哥姐姐一起跑到野外,柳树上折柳,柏树上折枝,回来插门避灾驱邪,保持了一年的好心情。

其实大哥大姐心里都有一定的想法,只能理解,不能表达。我当时懵懂无知,不懂青年男女之间的事情。那是一个春天的日子,在第一个月的第16天。“月上柳梢,人约黄昏后”;“人群搜了他几千百度,那人却在昏暗的灯光下。”诗歌中的浪漫情怀对于农村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明显,但是他们的青春里有很多柔情,又受世俗观念的逼迫,所以并不是很显眼。

很快就是2月2日了。2月2日,龙抬头正忙着爷爷。他拿出前一天下午堆积了好几天的草木灰,从大门到院子抓起一把把梯子和仓库“。他一丝不苟。他可以围几个梯子,一个有几根梁“梁/[/K13。尽可能多地围起大型仓库“大型仓库”。他种的草木灰像他父亲画的那样又直又圆。

在我看来一切都是真的,我很开心的蹬着“梯子”到“仓库”。当然,我对中间泥坑埋的全粒没兴趣。我要里面的硬币去买糖果。卖荸荠、糖葫芦的人,都是从村街上来的。但是爷爷不让。2月2日前,女儿家不准碰里面的杂粮和硬币。

他不能控制鸟儿。他们对我不感兴趣的杂粮很满意。在院子的大树上,我们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之后,他停下来,飞下大树,落在墙上柴堆的小檐上。趁爷爷不备,他突然飞——到“仓库”,迅速晃动双腿,把泥坑里的全粒都刮走了。

爷爷没有生气,只是说:“吃,吃,都是你的!”听起来像“仓库里的粮食”冲得到处都是。但是那个响亮的声音吓到了鸟儿,突然——飞走了。

爷爷就站在“仓库”里,用谜一样的眼神仰望天空。空气中密布着“咕咕”的声音。那是我的鸽子,在后院。我低头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听见他喊:“姑娘,一年过去了——上学去!”想回头对他笑一笑才知道是梦。老家的年份很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