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着桨,在时间的深处寻找根 |写作者: 沉墨疏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生命是一个从诞生到衰落的过程,而宇宙是永恒的,不知道它的源头和终点。人类通过性交不断繁衍,历史通过无尽的时间慢慢消磨掉存在的痕迹。在无尽的宇宙中,一个人的命运微不足道,但总有那么一点灵魂,能在漫长的岁月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时光荏苒,当后人循着时间的痕迹,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寻找自己的根时,人类内心最本质的种子在血液的浸润下开始发芽。

灵魂属于长风,精神依靠清水

踏着厚厚的黄土,符兵的足迹出现在安徽宣城的石门山。潞西村的土壤里藏着一代英雄陈弟的英气。随着他脚步的临近,一种复杂的情绪在他心里升起,慢慢发酵,升起。村东的老陈祠堂,在历史的尘埃里隐约能辨出往日的辉煌,风清浅,慈祥的老人静静地回忆着那段模糊的往事。一个人忠诚不足为奇,但一个人能因为忠诚而甘愿被灭族,就很神奇了。陈迪就是这样一个千古难遇的忠魂。

洪武三十一年,陈帝被朱元璋从云南调回北京,委以辅佐皇帝和孙子的重任。后来,朱允炆的上级立即削减了藩王的权力,这引起了强烈的反对。文健四年正月,的燕军准备渡过重重难关,最后以的胜利结束了四年的攻坚战。当夜太子发出通缉令,名单前六的奸臣有陈帝,血淋淋的大屠杀濒临毁灭。陈迪本来可以躲在云南躲避追捕,但他立即收拾行李赶回北京。

“葛西,大事已过,我们该死了。大事去了,就该死。不随大流,人生还是死的。”陈笛到了北京,比朱迪早一步来到他身边,陈笛与朱迪展开了生死对话。朱迪本想劝他就范,忠诚的陈帝回复:“却被黄高照顾的一无所知!”朱迪后来的威胁并没有屈服于陈迪。最终,英勇善战的陈帝被三大家族杀害,陈帝惨遭羞辱。儿孙弥留之际,对陈帝又气又惑,陈帝死后,涉案亲属愤怒地把他扔到河里。陈帝后来被很多人认为是愚忠。当我们回到那个封建时代,我们不应该只问什么忠诚不是愚忠。北楼是献给风的,灵魂是充满风和水的,英雄的身体是归于清水和长风的,值得他一生不屈的忠诚。

寻根,寻根,是不屈的人格之光!

有病书生,巍峨长城

看了《病书生执关之耻》一文,自然好奇“羞”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秀才是不是有病,难以坚守边境?还是边境荒凉,导致文弱书生生病?在文章的开头,似乎没有告诉学者他是谁。他只是说:“这是明朝历史上鲜为人知的人物,但他不是无名之辈,在清朝也不是无所作为。”这种好奇心立刻被激起,渴望知道这个人的真面目。但是符兵似乎想破坏他的胃口。在第二段,这个男人仍然“仍然把她的半张脸藏在她的吉他后面”,最后在第三段,“然而我们打了一千次电话,催促了一千次,她才开始向我们走来”突然知道这个男人原来是边防战士陈启学。在这个设计之初,人们总会感受到剥去历史面纱的期待和喜悦,这或许就是寻根的乐趣吧。

当我们谈论长城时,我们现在更多地把它视为文化的象征,爱国情结,或悠久的人文精神。明朝嘉靖年间,年近半个世纪的陈其学,在长城内外奔走,用书生的身躯写下了一首历史长歌。鹅飞过老墙,清冷的月光静静地洒在高台上。梦里隐约听到骆驼的铃铛声。陈其学有空的时候,会站在长城上写诗吟诵守边豪情:风翻云海寒烟,雪长天山夕阳。荒凉的沙漠,袅袅的寒烟,血淋淋的夕阳,呼啸的寒风,艰苦的环境,都没有浇灭陈奇的爱国诚意,病弱的身体也没能埋葬他乐观豁达的胸怀。潇洒的诗歌的身影背后,流下的鲜血一次次为他的生命而战,就像那难以捉摸的生命。潇洒的背后,总有安逸的沉重代价。

陈无疑是很有才华的,但朝廷里的那些官员也是靠外来人才吃饭的。在官员们的攻击下,陈奇从革命中吸取了教训并听取了他们的意见。我接了进兵,被官方弹劾听书的陈其学,在温柔勇敢的话语下,又回到了属于他的边塞。战斗,守边,修城,咏诗,陈其学20年边塞生涯,伴随长城,温德尔·迪金森边墙,走过七镇,尊边,用身体在边塞铸造不朽丰碑!这是一个值得所有人赞美的伟人。陈其学在谈到自己时谦虚地说:“病书生羞于抱关”。陈奇学习爱国保卫新疆的赤血,震撼了后人的心灵。

求根,求根,只找到一个不朽的灵魂?

死于宁明,生于沉默

在萧炎关,兵符可以追溯到他的祖先陈鼎。萧炎关看他的字“肖骁”,第一眼就让人知道陈鼎官位的低人一等。然而,这样一个严观似乎并没有处于很高的位置,但他只是表现出了作为一个严观人的巨大责任感。说起自古以来的官员,我们很容易想到皇帝身边的奸夫,当然也会想到像哈里”那样死于宁明,生于沉默”的忠臣。在这里,陈鼎卑微的官职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像哈利一样坚守正义的伟大忠诚的灵魂,但他并不是很高的官职却让他的行为显得更加耀眼。陈鼎成长于弘治中兴年间,明朗的政治环境使陈鼎成为一个思维敏捷、洞察世事的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也可以看出,社会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起着很大的作用。

郑德四年,陈鼎考中进士,成为明朝官员。同年,宦官刘瑾党徒廖唐、廖鹏在河南作乱,一时民生沸腾,无人敢报。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小官员陈鼎挺身而出,以责任感为人民请命。在那些可能比它更高的官员还在犹豫不决,或者已经麻木而被忽视的时候,这位公正的小官员在坦诚地向皇帝奏书。经过短暂的惩罚,对宦官的迫害很快就来了。然而,被囚禁的陈鼎,却在即将死去的时候,被杨一清奇迹般地救了出来。原来,这种看似向石头扔鸡蛋的愚蠢行为,不仅仅是为了疯狂报复,更是为了某些在关键时刻为他挺身而出的人。

文章后半部分的一些叙述有些混乱,陈鼎生前和死后的事迹穿插了一些混乱,导致一些阅读不清。不过到了最后,陈鼎情况危急的时候,含糊的说了一句:“杨宪昌邀请我来,以城隍的身份表白了。”唉,陈鼎生前因为政治原因被迫害,死后还得做个为民请命的好官。这是我一生忠诚的灵魂!

寻根,寻根,不只是小官!

冠军无名,气骨长存

在《辛亥革命状元成贤人》一文中,丙福追随他的祖先陈明官,一位被考上状元的才子。文章有些冗长,全文以还原史料的方式叙述,内容有些琐碎。前一部分将陈还原到那个大的历史背景。陈的踪迹很少,但却很清楚地了解他生活的社会环境。感觉文章好像是一篇略显琐碎的传记,个人情感渗透很少。然而,陈艳官方的顶级学者转向国联后的事迹的详细描述是对陈艳官方的清楚了解。一个小细节是,陈艳去栖霞县当县长时,听说牟在县里的名声臭了,就断然拒绝了牟家的宴席。双方也树敌了。

这样高尚的伦理道德也使陈的形象眼前一亮。面对有钱没名声的人,有些官员总会忍不住和他们来往,从而污染清廉的党风。“绿萼花开的时候,感觉房间里有淡淡的香味。借古书不如明日怀。”看完这个联合阅读,感觉陈明官学识渊博。文章以一个小人物为原型,还原了一个正直、高尚、有才华的陈命官。状元编年史上没有这样的名字,但这个有性格的书生却注定留在后人心中。

寻根,寻根,在寻根的路上逐渐发现自己。

世事沧桑,历史无常。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无止境的寻找,但在万年之中,万物如流水般奔向东方,历史的车轮不停地前进,万物萧条,万物重生。跌宕起伏之间的世界,剩下的,可能只是你身处古迹时的一声浅浅的叹息,飞向那一年的一阵遐想。但是生活的脚步终究会停下来,却没有办法回到扎根的路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