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美猜想 ;学者: 戴鹏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戴美秀,戴美柔,戴美穿绿丝。代美会,代美秋,代美和别人解决烦恼。黛眉皱纹水草如烟,眉心露出一朵羞惭的百花。黛妹天生有诗,黛妹染卷轴最好。黛妹滋润英雄胆,黛妹也能融化吴钩。我被黛眉困扰,却不老去。

我唱的“黛眉”既不是红颜知己,也不是曾经的恋人。是一座山,就是位于洛阳新安,黄河南岸,小浪底万山湖边上靠近太阳的那座山。

这座山注定是我的!

作为一个夏商周历史迷,我早就陷入了一个历史迷:商朝开国之君商朝皇后姬妃葬在哪里?有人说在河南商丘,有人说在偃师、武陟,有人说在陕西三元、山西融和,众说纷纭。

我在发呆,我在发呆!

我好想姬飞,因为她是老家的,虽然关系有点疏,时间有点长。

3680年前,在今天的河南商丘,有一个辛氏家族,属于夏朝的方国,毛园,水乡,美食,淳朴的民风,我的祖先就住在这里。河湾里有村庄,村庄里有森林,森林里有奇花异鸟;至于村名,现在很难考,就叫“万和古林”。

这个“万和·古林”一定有很多故事,但我的生命里只剩下一个故事。偏偏这个“大概”引我到了代眉山。

2016年盛夏的某一天,突然收到一个朋友的大嘴巴和频繁的微信、短信、电话紧急通知:“记者的哥哥快来了!在黛梅山发现奇观超乎你的想象!”

在一个大嘴巴的带领下,在导游的陪同下,我们经过了天禄、云顶花园、高山草甸、地质长廊、新开的石门等奇观。我们面前的场景让我心跳加速,眼睛都惊呆了

两个将近100米高的赭石柱子相对而立,就像一男一女!

他,愚蠢,高耸;她谦虚谦逊。两个“人”面面相觑,想抱还是不抱,好像在说什么。夕阳抛金,天远。在青黛茫茫群山的背景下,这幅画显得无比神圣和悲凉。

是她吗?是他吗?是他们吗?一瞬间,我被抛进了时间的深处。公元前1680年的一天,为了平息部落叛乱,辛王让他的爪牙们来到万和的狗林,像普通家庭一样生活。她的女儿翠儿和朱娃儿在这个村子里相识。有一次,为了救被猛犸抓到的翠儿,朱瓦尔拿着石头砸瞎了猛犸的一只眼睛,但是猛犸打破了他的额头,在他的头上留下了疤痕。翠儿送了一个吊坠作为纪念品,救了他一命。

春秋三次,都到了舞勺阶段。某王沈平定叛乱,举家回京。临别时,翠儿和朱娃相拥而泣,对着月亮发誓:不嫁不嫁!

唐是齐的第十四代孙,又名。那一年,英雄王唐成巡视沈悠王国,本来是向沈悠王国索要奴隶Yi Yin的,却被沈悠国王带走了。辛王把他的独生女翠儿嫁给了唐成,并把Yi Yin作为自己的嫁妆。

迷失的推特专栏孩子们失去了灵魂。他只知道翠儿嫁给了新安地区的黄河北岸,王堂在那里狩猎。一天早上,他跪下离开长辈,踏上了寻找翠儿的道路。

我说王堂特别爱姬妃——,早先的翠儿,现在被封为——公主。她特别爱自己的眉眼:眉毛像颜,笑起来很期待。有一天,王堂非常激动,他指着黄河南岸的岱青山,绰号叫作“代美娘娘腔”以表爱意。数百名官员拍手称快,全世界都做出了回应。

朱娃儿不知道这些,一天到晚在天花板上睡觉,在黛妹顶上赶驯鹿,用骨笛发消息。可怜的孩子在纵队里,每天俯视唐颖,总是在脖子上吹着口哨,他们的声音呜呜作响,真令人难过:

生于我的上帝,又让我伤心。既然我已经答应了自己,为什么不做一对呢?

他很高,眼睛是黄色的。美女回到Xi,大河就是太阳。

作为梓子,他勤勤恳恳地为国王服务。如果一个孩子是明星,他的国家永远是汤。

迎迎仓颉Xi,牛羊成群。不,我抛弃Xi,从不奢望什么!

上帝关心汤。在那次深国游中,我不仅得到了一个美丽贤惠的妃子,还得到了一个治国平天下的杰出天才——伊尹。此后,在德智体、殷易、钟惺等人的帮助下,唐成终于消灭了夏朝,建立了强大统一的商朝。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可怜的老乡朱瓦尔身上,他日夜朝北,凝望着风雨。与此同时,他的鬓角染上了白霜,他的虎背开始微微驼了。他悲伤的长啸声变得更加嘶哑,也不那么响亮了。

那一年,很久没有下雨了。姬妃晚上渡过黄河到代眉山代表皇上祈雨。作为一个山“野人”,朱瓦尔只能望向远方,却无法靠近。他只能亲吻翠儿送给他的玉坠,心中肝肠寸断。

这时,突然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云幕雨起,一块巨大的若玉坠巨石呼啸而至。其石,高十余尺,重数万钧,止于柱婴侧,膝弱。

祈雨队因为“飞圣石”而陷入混乱。每个人都抬头看着那块巨石,惊愕、愕然、惊恐。只有姬飞知道那是什么,盯着它看了很久,泪如雨下:“天啊,既然你还在乎他,就给我一面吧!”话音刚落,大雨突然停了,阳光明媚。可怜的柱子孩子悄悄地躲在石头门后,吞下他们的头,像筛子一样颤抖。

此后,翠儿多次以各种理由巡视代美,只是为了见见哥哥朱瓦尔,但因为朱瓦尔刻意回避,没能如愿。

隆若年间,汤汤去世。姬妃次子,外族C继位,国为太靖,民安康。

太阳升起,太阳落下,时光飞逝。突然,有一天,一场巨大的地震袭击了大地,奄奄一息的纪飞正要庆祝这一天!

但当我看到天地间一缕青烟时,我飘过河,向代美峰走去。翠儿的灵魂斗篷带着电,匆匆奔向哥哥朱娃。就在孩子们俯身用翠儿迎接他们的时候,一道光闪过,一道霹雳,他们瞬间变成了石头!

尝尝这惊天动地“翠竹”之吻,“代美”订婚,“超越人间的爱情”我忍不住尖叫!

人生真的是一个圆吗?离开哪里,靠近哪里;分在哪里,遇在哪里;明白初心,见缘起;生活的画布,历史的漂染;上帝无形的手,命运的调色盘;有无尽的悲欢,无尽的悲欢。无奈,到头来,就是不断切割,管理混乱,赚取不断的爱,撕开边缘。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所有的尘埃和人的喧嚣都远去了,只有蓝天下的万山湖和天地间的白云里的代眉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