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坝上草原 ,作家: 铁云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这个寒冷初冬的一天,我独自走在遥远的坝上草原上,感觉很独特,很浪漫,很有情调,很迷人。

覆盖着薄薄的雪,一定是初雪或者几场小雪,所以如果没有地面,它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折射出一些晶莹和一些独特的光芒。太阳明亮而猛烈,像盛夏一样刺目。但是,在这么早的冬天,这么冷的天气,太阳的作用很小。风在刺骨,南方的帽子围巾在这里似乎只是摆设,抵御不了侵蚀入骨髓的寒冷,皮手套里聚集的手冷得跟骨头一样。但是,我还是走在这片草原上。虽然我的脚步很匆忙,风让我摇摆,但我仍然顽强地、不可逆转地行走。

我看到了什么?当然,我看到了最美的风景。虽然,所有知道我来坝上草原的人都说了同样的话,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去坝上草原了,一般都是八九月份。但是,我这个偏执又多愁善感的人,就是喜欢跟着自己的气质走。我想我和坝上草原约好了,或者我自己也要去那里流放。即使在这样的草原上,也只有我一个人。更或许,一个天赋是我想要的最美的背景。

我喜欢原始破旧的东西,比如那面破墙,还有从那面墙上钻下来的一根绿树枝。再比如另一边的暗旧窗户,窗台上伸出一朵野菊花。我会心情大好地绕着墙和窗走,看着绿枝,蹭着花,甚至饶有兴趣地猜测着曾经发生在墙和窗里的故事,哪怕只是平淡的过去,哪怕曾经有人看了一眼,我都会觉得墙和窗都充满了尘世的时光、气息和浪漫。这种倔强,坚韧,专一,类似于《文身》里那个叫西夏的女孩。虽然,她对待感情,我对待旧事。

我觉得大坝上的蓝天白云低俗。不过我还是想说云是凸的,立体的真实感觉让人有被卷进去的冲动。背景是一个王兰,然后有白云和一些淡赭色的云从蓝色的风景中跳出来,像浮雕一样,总是让你想找出拿着巨大画笔的画家在哪里。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忘记了我在哪里,我看到了什么,我在看什么。我知道,我爱找老,我有点任性和迷茫,但更多的时候,我知道我要找什么。我很清楚旧的东西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只觉得这片草原隐藏着很多古老的东西,它们是我最喜欢的。

沿途有度假村和牧民村。偶尔有几匹不怕冷的马,在大坝上的草原上悠闲地踱步。和我一样,可能他们是一群性格不同的动物。那时候我觉得好温暖,终于有动物愿意和我作伴了。远远地,我看着那几匹马,感觉那片荒地终于有了一点点香烟燃烧的怒火,哪怕只是远处的几匹马。蒙古包是水泥做的,不是我喜欢的纯蒙古包。对于这样刻意的人造建筑,我感觉它已经失去了本色,看着它极其难受,或许住在里面也极其难受。我喜欢蒙古包,纯净,简单,感人。我甚至记得去年夏天的哈萨克蒙古包。

偶尔会有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偶尔会有一辆傲人的车经过。我认为他们是在送货或去某个地方做生意。他们永远不会像我一样,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片冰冷的荒原,只是为了散步和寻找。

当然,我知道这个草原在夏天会有精彩的风景,会有成群结队的游客来这里享受夏天,但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承认,很多时候,我是孤独的,我是任性的,就像这个寒冷的初冬,我坚持要一个人从远方来到这片广袤的荒野,我觉得自己很有艺术感。

跟着感觉走。我愿意在这初雪的草原上踏着干草,面对阳光,寻找脚印,走着走着想着,哪怕没有人,哪怕远处只有几匹闲马陪伴,我也是幸福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