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 ,创作者: 喻莉娟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一个

小学的时候对“黄花蒿饭”有特别的记忆。一天早上,学校开了一个关于回忆和甜蜜的汇报会。阿姨“投诉,完成了”的举报。大家唱“满天星斗,明月高照,制作组开会,抱怨说……/。过了一会,老师端着一大锅黄花蒿饭进了教室。我在会上听了老师的话,听完讲座,就要吃甜黄花蒿饭了。听说有吃的,大家都兴奋地等着。现在看到这个黄花蒿饭,黑白相间。可见是艾叶饭,有一丝清香。一个个围着桌子,排着队。一股苦味直冲脑门。我看着老师手上的勺子,一个勺子,舀在碗里。我看着哪个碗多一点,希望最多的能够到我,一勺,就在我面前的碗。老师走下来,给它戴上一顶尖帽子。实在是太高了,我有点激动,太幸运了,看着比其他同学都多,暗暗高兴。看我同学。我只是拿着面前的碗。碗边上糊了一些米饭。它是黑色和绿色的,看起来又亮又油。我迫不及待地把它们放进碗里,但有些东西总是卡在我手里,所以我不想进去。我只好放进嘴里吃,有点甜。

所有的学生都坐在座位上吃饭。一个同学痛苦夸张的表情让我很吃惊。刚才的兴奋消失了。看到他那样,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试着咬了一口。当我闭上眼睛时,我不得不吐出一口米饭。怎么会这么糟糕?太苦了。

老师说大家都要吃,第一口就咽下去。没那么难。你看着老师吃饭。说着,她喝了一大口。然后,是解放前最好吃的东西,很多人不用吃。刚才的讲座,你们都听到了。今天的追忆甜蜜,是让大家在知道今天的甜蜜之前,先知道什么是苦。你一定要吃,不要吐。老师吃的时候看起来很好吃。她吃得很快,没吃几口就吃完了。她端着空碗走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每个人的进步。就像考试的监考老师,看有没有人作弊。

她来找我,我急着吞下想吐的食物。学生们正在努力学习。好像都很难。实在是难吃。老师在看我。我知道她想让我带头。我班干部什么都要带头,他就埋下头使劲咽了下去。吃多了,好像也不觉得苦。不需要嚼。最后,我再也吃不下了。这时教室里一片狼藉,大家都在说话。老师没注意的时候,我把剩下的用一张纸包好,准备扔出窗外。就在这时,一个同学向老师汇报。接下来就是全班批评,全校批评,老师家访。我抬不起头。都是这种青蒿

当天老师家访告诉父亲,女孩一直表现不错,学习努力,工作积极,成绩优异,是班干部。她怎么能在这个问题上经受不住考验,每个人都能吃得下呢?这说明我们平时放松了她的思想教育,关键时刻出现了问题。还好我们发现的早,她还没扔出去。否则,我这个班主任应该受到批评。说说她吧。老师对我说,你当时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包起来扔掉?我轻声说,我什么都没想,就是咽不下去。最后我只想把它扔掉。我犯了个错误。以后我会改正的。

老师说,写张支票,每天给我。说完和爸爸单独说了几句,就走了。老师走后,父亲开始给我上政治课。他说黄花蒿饭有点难吃,不能扔掉。困难的时候,没有饭吃,可以找点吃的。现在你还在吃羊齿植物。这时候,它的叶子就完成了。挖三尺挖出蕨根做成粉吃。挖完蕨根,就是黄花蒿。最不爽的是黄花蒿。就算今天的黄花蒿饭不好吃,也不能扔掉,那就是你们这些从小没吃过苦的娃娃要经历的苦。为了记住今天幸福生活的甜蜜,在这样的好条件下,你懂得珍惜,懂得努力学习,天天向上。今天一定要记住,青蒿的苦味对我们是有益的。

我低着头,眼里含着泪,不敢直视父亲严厉的目光。当时即将失传的黄花蒿米已经被捏成了饭团,变成了黄花蒿。外面的纸变成了它的紧身衣,所以不容易脱下来。我擦了擦眼泪,拿着拿不回纸的黄花蒿饭。不知怎么的,此时的黄花蒿饭并没有那么苦,我含着泪吞下最后一点黄花蒿饭。

那天爸爸讲完了我的故事,然后说了一句让我难忘的话。他见我把青蒿饭吃完了,又接着说青蒿是好东西。饥饿的那些年,一点点青蒿就能活,青蒿救了很多人的命。我爸妈,你公婆,要吃点黄花蒿,他们不会死的。那是一天,粮食断了很多天,家里能吃的东西都带进来了,山上能吃的草和叶子都没了。黄花蒿和红子是最好的山和宝。一个村一个村的人都在问为什么,叶子吃完的羊齿挖了三尺把羊齿根挖出来吃。现在,人们通过捣碎蕨根,使其淀粉,并将其加工成各种食物来吃蕨根。当时需要把整个蕨根磨成粉才能做成。如果难吃,吃点东西就好了。只是最难的,就是吃蕨类和红籽拉不出屎,难受。那时候经常看到小孩子撅着屁股让大人抠出来一点点。最终,那么多人想吃,没有蕨类植物,没有黄花蒿,没有红色的种子,饥民都要死了。

有一天公婆看着几个饿得不成人形的孙子,拿出最后一点黄花蒿,又黑又干。不知道哪一天得的,不想吃。女人从怀里感觉到了,身边围着一群孙子,眼睛都盯在青蒿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要。他们知道会有东西吃,但他们只是等待。当时老太太也不急着给他们。她舀了一勺水,倒进碗里,示意孩子们过来。最小的一个三四岁,和其他人一起走。老妇人让每个孩子先喝一碗水,然后给他们一点青蒿。最后一点应该是公婆,但是最小的那个吃完了,然后慢慢走过来站在他们脚边,女人含着眼泪把最后一点递给了他。公婆慢慢坐下,公婆递给男的一碗水,自己喝了一碗水。看看这群还在屋里等着不想走的孙子们。他们努力站起来,试图在房子里找点东西吃。

当时家里没东西吃。山里没有食物,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再找个家。过了一会儿,他们在床下的旧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罐子。当他们推它的时候,它很重。里面一定有什么。必须可以吃。两个老人突然激动起来,爬在地上吃力的把它弄出来。罐子外面是一层灰和霉。俗袖扫了扫上面的灰尘,说道:“这不是前年我们做的烂辣椒吗?那一年辣椒好,做了几个祭坛。这个祭坛在里面。我忘了,没找到。现在我们可以吃东西了。这个冬天和春天会很容易度过。”过两天打算在后院的斜坡上种点荞麦种子,两个月就能吃到荞麦了。多种牛皮,是个好东西,长得快,一两片叶子能做一碗。我们得救了。他们高兴地说,他们要把孙子们叫进来,给他们一点食物。老婆婆说,别给他们打电话,慢慢吃这个东西,给他们一次,剩下的日子怎么过。男人觉得有道理,就不叫他们了,以后每天吃一点,可以拖几天。这是坏辣椒,怎么吃,两位老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做成汤,好吃,会有帮助。

经过讨论,两位老人最终决定先吃一点。他们饿得连脚都动不了了。他们颤抖着解开罐子上的封条,一股酸酸的霉味冲了出来。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它。里面很暗,他们看不清楚。湿婆伸手抓了一把。它们很稀有。确实是烂辣椒,但是烂辣椒的红色基本没了,漆黑的一片上有一层白色。这个坏了,女人说。如果坏了,你应该可以吃它,龚说。两个老人一边说话,一边抓着吃。我没吃两个,老太太说,不,老头,我肚子疼。我也很痛苦,像一把刀。话还没说完,两个老人滚倒在地。外面的孙儿们听到动静,进屋一看,两个老人在地上滚成一团,吓得哭了。大的哭着跑去叫大人。大人们来的时候,两位老人正在谈论刚才的事情,他们做不到。

听到我父亲这样说,我很难过。我一直不明白当时为什么没有食物。我公婆当时吃一口黄花蒿饭就好了。

下乡和知识青年的时候,也有黄花蒿。我们下乡的时候是高山地区,天冷。山上没有树。是的,它们是方桌那么大的树桩。我们叫他们葛豆。山上有黄泥,不喜欢种庄稼。宝谷拳头大。我们称之为“鸡头骨”。据说这种土壤适合茶树生长,所以在那里建了一个茶园。

高中毕业后,响应号召,知青去农村接受贫农的再教育。农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在那里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七八个人,十七八岁的热血青年,来到这个茶馆,我们是第一批,第二年左右又来了七八个。

茶园,只能看到几亩茶树。其他的都在计划之中。我们的劳动,没有太多关于茶的内容,更多的是做一些事情来养活自己,生存和发展。其中最现实的问题是吃饭,吃饭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燃料。这个地方没有发现煤。煤必须从外面运进来。很贵。我们负担不起。怎么才能拿到钱?燃料问题是柴火。山上没有多少柴火。想切得远一点,一天只能拿一次,还得早起贪。在我们住的山上,有一些灌木,包括半人高的黄花蒿。夏天和秋天,可以切开烧掉驱蚊。平时只能砍一点柴火回去生火。但是,亚雅木下面是大圪头,是砍倒参天大树后的树桩。挖起来是你的事,做饭烧火是你的事。

当他们到达茶园时,他们都在田主任的指导下工作。场长带了我们七八个知青。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打葛豆“把葛豆从地里挖出来。我们说这是问为什么。每天都规定个人的任务,完成不了任务就扣一厘米。每个人都担心他不能完成任务。只有在现场领导的帮助下才能做到。

战地指挥官带着我们,一个接一个地看着口袋。他说,我们小的时候一般都不敢来这座山。当时是一片深山密林。上面的树基本都是需要一两个人折包的大树。经常有“野生动物”。他所说的野生动物是指狼和野猪。在大钢炼的那些年里,我也和大人一起来到这座山上砍树,砍倒大钢炼。不到两年,就慢慢被砍了。产生了一堆钢铁疙瘩,这些树口袋就留在山上了。现在只能挖出来,生火做饭,准备一些冬天取暖。这里冬天很冷。

这些埋在地下几百年、几千年的老树桩,从地下很难挖出来,而且根深蒂固。田主任一边示范一边说,要把树根的土挖出来,全方位挖空,一点一点地把泥挖出来,然后从四面八方一个一个地砍。先用斧头把外圈的根砍了,再把最里面和下面的根砍了。斧头不能砍,就是用锄头对着树根挖。说田主任丢了斧子,拿着雪亮的锄头,往手心啐了一口,把锄头稳稳地握着,晃了晃,指着下面的老根,使劲压,只听见,噼啪,脆响,主根断了。我们好羡慕。大家上前推在一起,老圪头出土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一个人玩这种口袋是很难的,只有在现场总监的帮助和指导下才能完成。一个实力不错的男同学几乎挖到了一个圪斗,正在较劲。最后几根长在底部,又厚又硬,周围挖了一个大洞。这时,斧头无法砍下。他跑到战地指挥官那里,要了雪亮的锄头,了解了战地指挥官的位置,瞄准了葛豆,一劳永逸地挖了起来。真牛逼,最厚的那根就要被剪掉了。他是我们当中第一个一个人放这么大口袋的人,难免有些激动。难道这最重要的根断了,这格斗,翻了,大家都围过来,为他欢呼。看到大家都在看,大呼小叫,他也有点表现,挖得很狠,就是最后一根断了,锄头下去,根轻轻断了,锄头上的力气还是满的。惯性让锄头顺势向他扑来,他的身体让锄头从他的左背部滑开。夏天到了,就一条裤子。现在,一定很痛。他一拉起裤子,腿上就出现了一个白洞,红彤彤的嘴巴翻过来露出雪白的牙齿,鲜血汩汩流出。大家都被蒙蔽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茶园里没有红药水这种东西,你得去区里的医院。是十几里的山路,一时解决不了问题。

我看到场长已经找到了一把黄花蒿叶子,叼在嘴里嚼着。他匆忙拨弄着牙齿,绿松石浆从嘴里溢出。每个人都焦虑地看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看到他把嚼过的黄花蒿吐在手上,放在流血的伤口上。他上下掐着腿说:“没事,没伤着骨头。忍忍就好。没关系。青蒿能止血、清火、消肿。管用。”你还年轻,过几天就好了。说完,拉了一条皮带给他包扎。过几天,知青的腿伤痊愈了。现在我们知青聚会,一说起当年,一说起场长,就会想到黄花蒿。

最近,黄花蒿因为2015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化学奖的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以及以她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成功从黄花蒿中提取青蒿素用于治疗疟疾,为世界医学事业做出了贡献而广为人知。

青蒿,我为你感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