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口老井 发稿人: 王殿君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记得小时候,我很清醒,很努力。一大早,院子里一片嘈杂,睡不着的爷爷就要去挑水。我匆匆穿上衣服,夹着小尾巴跟在后面,因为我喜欢挑水路上的风景。

爷爷几乎是第一个每天早起用清脆悦耳的鸟鸣挑水的人。在农村,清晨的空气又湿又甜,咳嗽一声,距离很远,可以惊动一个村子里的狗叫。爷爷挑水一两次后,人们在挑水的路上来回走动。村民见面互致问候,一张新的笑脸点燃了一天的激情。

人们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灌满一大缸水,用来做饭、洗衣服、搅拌猪狗食等。也有一些懒人。太阳照在他们的屁股上,他们蒙着头,捂着屁股,睡得很熟。我气得老婆掀开被子,让他来个“春”。然后女人拿着水桶,向老井走去。

夏天,老井周围,花草繁茂,蜜蜂飞舞,蝴蝶飞舞,井水下有一派热闹的景象。晚上村民们在井边乘凉,聊天,水蒸气在井里升起,接触皮肤,清凉爽口。有的人坐在井台旁边坐够了,回家就带一车水。月亮升起,井里有一个月亮,水打在桶上,很快月亮出现在最后的接触中。有些女人坐不住。他们带着一个洗衣桶洗衣服。浴缸里装满了水,浴缸里还有一轮月亮。我不解地问大人,天上只有一个月亮,那么月亮在哪里?大人们只是笑笑,说你看了就知道了。这不是答案。答案真的有点巧妙。

中午和晚上,井边很忙。成群的牛马在饮水槽边摩肩接踵的喝水,一个个打不过水,以至于手臂酸痛麻木,看着牛大口大口的喝水,口干舌燥的喉咙似乎湿润了许多。

时间长了,井内会有泥浆逐渐堵塞水孔。每隔几年,总会有几个村民带头挖井,大家就参与其中,有说有笑,像井水的涟漪一样扩散开来。民间口语直白,趣味盎然,劳动中产生的智慧和幽默更有根基。有时候,虽然土壤正在崩溃,但它特别迷人。几年来,有些人在井里不小心掉进了钢笔、手表、打火机等。,而且大部分都可以在这个时候挖出来,但是他们不一定能说出来。人们仍然主张自己的东西,就像遇见老朋友一样快乐。

在农村,老井总是和一些神秘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爷爷说井里有一个井神,负责我们村很多人的事务。记得有一次,我爬到树上玩,不小心摔倒了。当时我不省人事,把我妈吓哭了。迷迷糊糊醒来,爷爷对妈妈说,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吓死孩子了。去井口叫魂。

我妈让我平躺在炕上,她不让我动,所以我的灵魂找不到我的身体。她手里拿着我的一件衣服,去井口嘲笑我。我妈从井口一路喊我名字,一路回来,把那件衣服穿在我身上。她说她唤回了我的灵魂。

我真的激动了一阵子,我妈煮了一个大鸡蛋给我吃,说鸡蛋定魂。吃了鸡蛋后的心情比没摔的时候好。后来故意换了花样“自己也吓坏了”。受惊的母亲还会在井口叫我灵魂,给我煮鸡蛋吃。当年什么都缺的时候,定魂蛋真的安慰了我“受伤”的灵魂。到现在我潜意识里认为“失魂”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村民死后几天,将举行一个仪式。其中一个,每天晚上,孝子们在戴孝排着长队,去武道寺跪拜,请叶无道给叶言说一句好话,适当地收进去;不得不去老井跪拜,意思是感谢井里的叶神在死者生前对他的滋养和恩宠。多年来,人们无一例外地追随它,没有人反叛。

靠老井茁壮成长的村民,口音一样,气质相似。他们听着世代相传的古老故事,历史悠久,却没有人把它写进历史,有的人散落在世界各地。偶尔短暂的回归期,怀旧的人总会去看老井。但是,老井已经变了老样子。虽然叫井,但根本不是井。以前刚下雨的时候,井水泛滥,用水舀就够了。现在的老井太干了,连青苔都长不出来,只有下雨才能看到井底湿润。不说出来,年轻人也不会知道这是一口井。它留下的只是几代人的回忆,也就是对甜蜜、甜蜜、活泼、丰富生活的无尽回忆……

近年来,由于水位逐渐下降,每个家庭都雇人钻一口高达50米的井。(以前井只有四五米深。)按下按钮,白花花的花就自由地涌出来。也许,面对残酷的现实,聪明的人类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但不一定。如果不重视水土保持,没有节水的想法,根据科学预测,告别淡水资源已经不远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月卧老井,花草繁茂清凉的老井,牛马抢槽饮的老井,有水有灵唤魂的老井,一去不复返。现在总是在梦里遇到。梦里的我还是那么小那么纯洁。我的影子展现在印象中永不老去的井面上,成了一幅美丽的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