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距离劳动 :本文投稿: 月冷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那些骡子、驴、牛去哪里了?

在他们身后,没有灰尘。也许所有的尘埃都被践踏的蹄印带走了,变成了大地的一部分,时间的一部分。直到后来,在一些寂静的冬夜,我经常听到村外道路上传来清脆的马蹄声。

不要让事情在我面前消失,永远不要离开。他们只是转了一个方向,小心翼翼地转了几个弯,就从我的视线里跑了。之后我沿着一条从未走过的偏僻小路,藏在村民的脑海里,再也不想露出头来。

当时的一个中午,我跟着动物,想看看骡子是怎么走路的。四条腿和两条腿走过的距离是否一样长。骡子慢慢地向前走,用它的四条腿来测量我中午走过的同样的距离。后来我真的饿了,我就想,就算骡子比我多两条腿,我也只能走到村外最远的小路。

离村子最远的地方。我过去常常花几个小时像楔子一样楔入地面。累的时候,拿着锄头,时不时抬头看看远处的村子。在空灵的村庄里,烟雾正在升起。那么,在骡子的眼里,有没有一个声音信息在遥远的地方的一个村庄里呼唤它?

在张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谁的牛丢了。即使车主在开车,他也突然肚子疼,跑到远处的草地上。或者他一直在走,突然被远处跑来的一个人喊到了别处。后来他大概忘了开车,就若无其事的回家了。没有主人的鞭打,拉着车的动物仍然知道回家的路。它轻松地溜达了几圈,然后在水草丰美的池塘里啃了一会儿,又去附近的田野里拜访另一只气喘吁吁的动物。师傅刚放下饭碗,就迈着四条腿,踏进了家门。

在一个地方,更熟悉村庄和田野的不是人,而是动物。驴看到主人提着一袋豆子,就知道要绕几个路口,在太阳出来之前赶到村子后面的磨坊。牛知道每一片土地的柔软和干燥,知道什么时候耕种。每年主人都要重新丈量自己的土地,怕邻居偷偷搬动几根指头的界石,最后欠下收成。一头牛看都没看就一路犁地,根据疲劳程度来算地,和往年没什么区别。

浸泡在漫长的农耕中,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家里没有任何动物。我们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自己。一次又一次,看着别人的地犁完了,我还是汗流浃背,做了一头牛该做的事。我想我要是牛就好了。

但在牛心里,它除了种地就是吃草。没有别的想法。我想他们以为郝莱就这样过了一辈子。哪怕他曾经默默的错过了一只异性的牛,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也不会因为烦恼而耽误种田。只有当村子开始饲养牲畜时,街上的旁观者才比牲畜更兴奋。师傅说,我觉得隔壁村的公牛不错,架子好,牙齿合适,浑身是筋肉。他自己牵着牛。也许那一瞬间对于一头牛来说只是在做着和种地一样的事情。人和人不一样,人在嬉闹,看着一头牛霸在另一头牛背上艰难的爬。然后就是一些男人蹭女人,使劲挤女人屁股,女人笑着骂他。

我已经忘了村子里的动物是什么时候一个个离开的。那些年,我连自己的事都不会玩。我怎么能想到驴、骡子和牛应该想到什么呢?

然后我想到了逃跑。既然我不能有阿牛耿荻的力气,驴的耐心,像跨骡一样一次拉几千斤粮食,那我在村里还能背什么脸?也许当一个人有了这样的心思,周围的一切都会视而不见。渐渐的,我看不到村里传来的炊烟,听不到鸟儿的鸣叫,也看不到一只牛在田里流汗。

一个初秋,我被遗弃了。

在去往荒野的路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朝着一条平坦的道路前进,还是依然像一只动物,但我已经换了地方,继续过去的耕种。在无数个梦里,也许那些动物还在,但我却在不知不觉中迷失在村外的路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