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信老街 ,作家: 村姑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养心”是古人发明的,真的很棒。心也需要养,山河可以涵养境界,历史人文可以涵养深度,田园美食可以涵养心灵。在一个角落久了,就像花草渴望潮湿,渴望遇见一个陌生的古镇。

一丛花,蓬蓬的,茶碗大小,认真而安静地开着。苍白的花瓣和粉红色的雄蕊,像一盏明灯,在时光中闪耀。这是一朵瓦松的花,要不是斜着飞檐飞,是不会被发现的。如果我不是偶然抬起头,我就不会找到它。旧瓦湿,会生出瓦松,人心湿,会生出美好的感情。

确切地说,它开在一所老房子的屋檐上。房子不高,一只手几乎可以摸到屋檐。几块瓷砖掉了下来,椽子露出来了。屋顶上,摇曳着瓦松和杂草。当年,这座老房子一定光芒万丈,光芒万丈。每天早上,从喜庆的门上拆下两扇红色的门,迎接从南到北的客人。现在的门板暗淡斑驳,每天早上还是会打开,除了床桌椅换了柜台。久而久之,老街从繁华变得安静,有格调的大商铺成了家的地方。

院子里,砖缝间的青苔编织着一个绿色的小格子,墙边有一个小小的陆地壁龛。“土能出白玉,地能出金”,褪了色的红对联守护着矮个子地主。几进后院,还常常坐在有前檐的地方去了。站了两三百年,柱子地基上雕刻的莲花依旧饱满如新。方形或六边形窗户上的木格子透露出房间里的老化时间。抬头一看,往往有砖雕或木匾让人驻足。“合肥”“徐鹰”“美德是纯洁的”……时间慢慢地把一张彩色照片处理成黄黑色

老街上有很多这样的院落,散落在街上的废墟可能成为门前的坐石和台阶,或者修建水道。还有的靠在土墙上,四周杂草丛生,开着乱花。一些老人,坐在秋天的阳光下,用他们搜索的眼睛跟着陌生的行人。如果你停下来问他们问题,他们的眼睛会明亮起来,老街的过去会像一幅长卷一样展开。

老街承载着旧时代的印记,也延续着古老的习俗和文化传说。慢慢走过老街,仿佛依然有当年的岁月和事件在清风中徜徉街头,甚至当年的喊叫声、织布声、读书声、锣鼓声都在树间的瓦片上窃窃私语。

老街是弯的,向东转,就是老寨门。村口上方杂草丛生。厚实的木门,一排排锈迹斑斑的铁钉依然显示出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从明朝到现在,深深的门道仿佛是世人的眼睛,你见证了多少次老街的沧桑和人事的分离?有多少只脚被迎向了他们生命中纷繁的相遇?村口一片死寂,胸前宽阔的山谷,就像眼前高耸的万安山。

走累了,老街人会说,去喝碗羊肉汤。当年商贾往来,口如悬河。哪一个没说白沙羊肉汤比较好!然后找个羊汤店坐下。一口汤入肚,五脏六腑都熨好了。肉甜不腻,入口即化。油纺包子真的抹油了,纺成菜,靠着灶台边烤,边烤边转,焦香四溢。那是小麦的原味。坐定,慢慢品,还有什么能记在心里的?

一个朋友以前在附近教书。闲暇时,他喜欢在老街上散步,看几次转手的深宅大院里瓦松青苔,听老人讲古代。很多年后,他依然觉得走进老街,脚步会轻盈而缓慢,心里流淌着一股清泉。

秋韵在深秋醉人。最近本报副刊的编辑和罗浦漫步QQ群的朋友秋天去宜川县旅游。活动结束后,文友们积极参与了征文活动,村大妈、、范、卧龙、上舍、青石、张庆贤、华智、谷洛等文友积极投稿,我们从中选出一篇发表,其他精美的文章可以通过扫描以下二维码阅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