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坚持? 、撰稿: 伊凡如笙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所有逗号都走到尽头,我却在等一个感叹号。为什么我心中的爱如此苦涩?你像一只风筝,而我的手却薄如头发的主动。当一切幻灭的时候,我还能支撑什么力量?

即使一个人在黑暗中屈膝无助,第二天她依然活泼明朗。第二天照常补课,她拿着手机在前面玩得很开心。她不时刺伤身边的樊迟,两人谈笑风生。当陈走进教室的时候,他久久地注视着,并没有等到她抬起头来之前那样微笑。他走到座位上,平静地翻着书,书页响了,身后一片寂静。柯文愣住了,还在和樊迟聊天、玩耍!

她试图在课堂上坐直,身后什么也没发生。过了很长时间,柯文失去了理智,手指也动了起来。樊迟抓住她的手,用力按压。柯文觉得可笑。她为什么要这么不要脸?是他做了错事。她不能妥协。她想了想,冷静了下来。

直到最后一节课,柯文呼吸不稳定,直盯着书,好像他想盯着窗外。书旁边是一块手表。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不想看了。

杨帆戳了戳后背,柯文喘息着,却倔强的不肯回头,樊迟回头把陈杰放在书堆上的东西递给柯文,柯文接过看了看,陈杰道歉了,她又哭又笑,就三个字,对不起。

她只是和他在一起。他没有最初的主动和激情,而是主动了很多,约她出去玩,写笔记,发短信。然而,他仍然和陈钠纠缠不清!

直到我看到陈钠和他再次在对方的帮助下走出KYV,他抱着她,她靠在她身上,柯文拿着手机,屏幕上的灯暗了下来,她冷笑着走开了。虽然她离开这么远有点胆怯,虽然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小白脸,但是他从来不在乎他的感受。如果她在乎的爱情只是累,只是难过,那她还能怎么办?

真的是说分手是在除夕夜。她一直等到十二点,他发来贺电。她回复了同样的内容,补充说,我们分手吧!

开学的时候,她选择了靠窗的位置远离他。她能感觉到陈杰的视线一直缠绕着她,但她不想忽视它。和其他人玩得开心。

林建鹏是陈杰的同桌。知道了两人之间的整个故事,他仍然和刘鑫坐在樊迟和柯文的后面。四个人玩的很好,经常一起旅游。遗憾的是,男生的心理是女生永远无法把握的。刚开始科联系的时候,刘鑫也跟表白了,两人在一起。

但没过多久,樊迟就分手了。那时林建鹏喜欢纠缠樊迟。他是一名教师。樊迟·柯文喜欢抄他的科学作业。每次樊迟做作业,都会被林建鹏打败。樊迟总是不喜欢并欺负他。他脾气好,再骂也不会生气。每当他伸手搭在樊迟的肩膀上时,他就会被樊迟甩开,然后柯文就会被嘲笑和逗乐。

估计也是觉得这是一块啃着的石头,经过一场冲突愈演愈烈,林建鹏和樊迟完全陌生。柯文和陈杰分手后,他们总是心情不好,在办公桌前容易哭。刘鑫总是拍拍她的肩膀,俯下身安慰她。林建鹏也喜欢戏弄柯文。那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每次陈杰看着柯文和其他人笑着、咒骂着、笑着,她总是默默地离开教室。等了很久,等她累了,也没期待什么。渐渐地,她对他的感情淡了。

随着文理科临近,刘鑫供认不讳,但柯文婉拒了。考试结束后,林建鹏也坦白了,结果还是一样。陈杰几次找到柯文,但她拒绝见他。说什么都晚了。

高二进新班级的时候,她心情好多了,没那么压抑,一个人。但是我偶然看到了一个人,我当时遇到的篮球人,李越。

李越坐在她身后,又高又瘦,相貌出众,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黑人。当他看到柯文时,他是另外一个人。柯文想打个招呼,打个招呼。真巧。结果人家不理她。如果他们不理她,他们也不理她。她和新同桌变得很热络。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太注意她,但柯文对这个冷酷的男人很好奇。他喜欢打篮球。每次吃早餐40分钟,他和班上一群男生就赶紧滚到操场打篮球。回来的时候额头的头发总是湿湿的,但奇怪的是没有难闻的汗味。每次她来到教室,他都低头努力。事实上,他的作品并不好看。柯文这样想,但他当然不敢说出来。

和的同桌张居克是熟人。碰巧李越对她的火灾视而不见。柯文心里被一只猫抓住了,但这次他不想主动。高一陈杰的事是她心里的梗。她不想再主动接近一个人,所以很拘谨。

她的胃不好,吃得很少。她还是时不时肚子疼,肚子疼就不想吃东西。那天早上,她感觉不舒服。她没有去买早餐,睡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当她问她想吃什么时,柯文挥挥手,想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团热气笼罩了他的脸,柯文抬起头来。李越的身影经过。她看了看桌上的早餐,没让别人拿。还没回头,身后传来李越的声音。

“买多了吃不下。帮我解决。谢谢!”他很平淡,但是柯文雪笑了,因为没有别的原因,她不是白痴,哈哈。突然,她很开心,所以即使肚子很不舒服,她还是忍了下来。好在油条豆浆很清淡,没那么难咽。

她选择了理科,高二的知识比以前难了。她没有心思学习,作业也不是很好。每次她问同桌,同桌都一脸茫然。她很尴尬,特别尴尬,转身回去。他的书堆的不高,两摞都很整齐,躺着应该很舒服。

“帅哥,解决一个问题。”她苦笑了一下。他抬起头,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他披散在额角上的细碎的头发踱来踱去。他抬头沐浴在阳光里,脸很帅,但只是摆出一副轻蔑的表情。说“你做不到是很蠢的。”手已经先拿过她的书,小心翼翼地指着它。

柯文目光短浅。她在课堂上做作业和阅读时戴眼镜。为了不影响她的美感,她不戴眼镜。因此,她很难阅读。李越看着她,她的头越来越低,她的头发耷拉下来,拂在他的手背上,柔软而舒适。他抿了抿嘴唇,不自觉地,他的眼角流露出一丝愉悦,这是她低着头从未注意到的。

当她抱着学生的头走进教室时,学生们的眼睛亮了。这个形状确实不听话,但还是能看出来。她不太喜欢长发,所以她把它剪短了。结果她到了座位上,惊了一惊,冷静下来之后觉得挺好看的,但是不习惯。柯文松了一口气。结果他的屁股没有靠近凳子。身后他淡然的说:“真丑,像狗啃。”

她立刻炸了头发,抓起桌子上的手拍了拍。其实是吓一跳,但她真的打不起来。结果,他开枪打死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捏着她的手腕,整只手都在握着。其他人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柯文的脸白红了。他居然抓伤了她,手腕痒痒的。她想抽自己的手,他却一把抓住,心平气和的读了起来。柯文愤怒的瞪着,人家无动于衷,哎,玩姐,你嫩了。她坐下来,用另一只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

他好像不是自己摸的,就置身事外,让她摸。突然,她反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挣脱了。这个把戏是樊迟教的。那个女孩有很多技巧可以和她一起战斗,她学会了实用技巧。他猝不及防,她的力气并不大,他的动作很克制,但并不痛。他抬头一笑:“谋杀丈夫?”

“。”她扬起眉毛。他看着她,笑了。他笑的时候嘴唇弯着,细细的轮廓圆润,柔美可爱。手腕一转,挣脱了她的枷锁。

“这样说话真的很难。”他有毒,她却生气了。“很不错。我觉得你也没胃口。”但是整整一节课,柯文抓着他的短发,用手机花了很长时间。真的很难看吗?

他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很不舒服,心里仿佛被一只柔软的小猫用异样的温柔挠着。最后,他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好像无意中抛出了一句话:“又要长了,时间不长。”

柯文抓起手机,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他回头眯起眼睛。他又笑了好久:“你不会想看的。如果给你看,会让你恶心。”他不置可否,但柯文的情绪高涨起来。

其实她知道自己很喜欢他,但是她当然不能说。她总觉得他对自己有感觉,但那只是一种感觉。当然,她不敢轻举妄动。

她去上课,好像螺丝没拧紧。他不时踢板凳。她顺从地坐直,下课后靠在墙上。她坐在恶霸的位置上。他做题的时候她打扰了他,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给他安宁。他认真做题的时候,举手直接握住了她的手。一按就是七八分钟。直到上课,她抽了好几次烟。如果她拿不出来,就被他拖着。

放学后我不小心路过,要么是他碰巧从后面经过,要么是她突然在他面前跳了出来。那种等待中没有不安和失落,因为有了定心丸,就像明明知道他会爱自己,所以即使他还是男人秀,她也不会觉得累。

有些爱,就像蒲公英,一手捧着一个软软的梦,一瞬间就消失了。有些爱情,像晴空下的满月,冷冷清清,却总能恰到好处地遮住一个身影。当爱情有了负担,甜蜜就变成了苦涩。搬家有什么意义?心,心,为了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