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法官的公开信 |作家: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我感受到一首诗《我愿意》,如下:

“我想扔回去,走进黑暗之门

如果你不允许我点亮一盏灯,我会把天空中的星星带进你灰暗的黑暗中。

如果你不允许我发出声音,我会捡起我脚骨的声音,撕裂你的死宅。

我想让我的头离开我的睡眠,把它扔回去,走进黑暗的门

凶血,快速凝固,红转暗红,标志着你的黑门环”的邪恶剧情。

这是我写的一封信。这封信应该寄给谁?

我不知道收件人或信封应该贴在哪里。我在一个没有号码的邮局里犹豫不决,扔了一个没有信箱的邮箱;最后,我知道我是一个想写信的人。

我查报纸和网上搜集一个事实。这个时代的正面邮箱是不是无效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黑胡捂在衣服下面的天空的日子?报纸不断报道腐败的力量。大黑虎死了,虎下黑狼,黑狼下会门怎么办?

写了很多字,除非给正能量发检举信。我的声音,从当年黑手党势力监视和封锁城门的时候,就飞出来了。在一个中小石油企业培训学校,存了一张说话的信纸。能指向一个嗜血的黑人组织吗?更害怕的一些,是孵化一个黑色基地,对国有石油公司的暴力蹂躏的输出。

我对文具的真实和忠诚可以证明那些吐槽谎言的人。舌尖党性咬掉一半,另一半换成黑组织,完成一个任期,把人民的生命交给黑组织。突然,法律在条文的沉默中失去了作用,一条生命也被死亡所雇佣。

好吧,我还是坚持,我可以白天想一些事情,写写文字,放到天网的星空里。二十多年没写过信,已经忘了信的格式;其实我现在的信封是一个邮寄给大众的时代,期待一个正义的时代,充满正义,博爱,没有哭着掉进玻璃里,没有死尸漂浮在河上。

这封信也是信。给法官的公开信。我认为:公开信应该有邮箱和邮寄地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