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兴趣 :创作人: 宋文宪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童年短暂,留在记忆里的大多是支离破碎的东西。童年是辉煌的,记忆中有很多丰富多彩的故事。回首过去的岁月,童年依然是我梦里永恒的旋律。

我们村不大,有三十多户人家住两排,南北大街。家家户户门前、花园里、屋后都有十几棵树,还有槐树——。夏天来了,一朵雪白的槐花,远远就能闻到甜甜的香味。这时,整个村子都变成了蜜蜂世界。——我们村有许多槐树。蜜蜂不知道它们来自哪里。反正槐花一开,蜜蜂就忙着绕树飞,绕街道飞,绕花园飞,绕麦田飞,绕村庄飞。槐花特别好吃。不管是熟的还是生吃的,它都是如此的甜丝丝和美味。我们的孩子喜欢吃生的、甜的、脆的。我们爬上树,一串白玉般的喇叭状槐花在风中摇摆,于是我们把它捋下来塞进嘴里嚼着,喃喃自语:“,这棵树真甜!”或者在树下用长钩钩一个,然后捋着吃生食或者做饭。槐花的鲜叶,和它拌蒸时一样香甜可口。还有很多相思树,杨树,桑树。我们村皂荚树不太多,可能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每个家庭都有一两棵树。有的家庭是分开的,分开的人还要在外地盖房子建花园,提前在那里种一两株皂荚树。一些皂荚树在夏天生产大量绿色的皂荚,这与这里麦田里的豌豆非常相似。它们又绿又长,豌豆更小,也是夏天产的,但是豌豆特别好吃,皂荚不能吃。皂荚在秋天变硬变成褐色,挂在树上。风一吹,听起来很好听。当时村里的大妈大姐都来找我们家孩子,为他们打下不少。洗衣服的时候被捣碎当肥皂用,大概也是它得名的原因。那些不结皂荚的皂角树都不敢动。大人经常对孩子说那些树是黑星星。谁能动,谁活不长,被黑星诅咒。说东村有个刘,五四十岁。他以为园子里一棵没有皂荚的皂荚树会妨碍这个地方,用斧子砍了它,没想到过几天就要病死了。西村还有一个叫萧艺的男孩,他折断了几根树枝,与黑魔星相撞,不久就病死了。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都是这么怕的,就在我们村里留下了几棵很老的皂荚树,我们十几个最大的孩子都抱不动。它们都长得稳定茂盛,没有人敢打扰,除非被闪电打死,或者被强风吹倒。

桑树不多,只有几棵,还有两棵不结——。我们称它们为雄桑树。他们没有皂荚的威严。没有人害怕他们,但是我们的孩子也不喜欢。谁叫它不结?爷爷的花园里有三棵大桑树,每年都结桑树。它们那么大,那么黑,那么甜。桑树熟了,老牛爷爷扫园子,村里叫我们猫一样的孩子去他家。他会让我以孩子之王的身份爬上树去摇桑枝,于是熟透了的紫红色多汁的桑葚就从肥硕的桑叶上噼里啪啦下来,铺了一地。树下的孩子们每人有一个碗,捡起桑树放在碗里。牛爷爷捡起来后,拿出一个大锅,把桑葚全部倒进锅里,用水冲洗干净,给我们所有的孩子吃。有时候他也吃两三个,我们用涂黑的手放进他嘴里。他边吃边说:“甜!甜!多甜蜜啊!娃娃们吃的很快,一个个都长胖了,跟我和爷爷一样胖!”于是,我们都笑了起来,笑声透过绿色的桑叶的树荫久久回荡在花园里。

真的,牛爷爷很胖。夏天,他穿着一件开纽扣的灰色布衬衫,下身是及膝短裤,穿着鞋子,手里拿着一把蒲扇。然后,他全身都是肥肉。——他胖乎乎的脸,胖乎乎的下巴,胖乎乎的肚子,像弥勒佛一样,肚脐一样。这只鹅很了解我们,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我们驾着鹅在花园里转悠。牛爷爷坐在藤椅上看着我们,微笑着,好亲切……

春、夏、秋三季,远远望去,我们村并没有树荫,当时的房子都是低矮的土坯青瓦房。

树荫的南面有一条河。河床虽然有一两英里宽,但整个河床只有在夏末秋初河水上涨时才能被淹没。平时大部分河床都是裸露的。河中央有一股清澈的水流,周围是鹅卵石,岸边有一片土沙——。这些沙子在初夏被太阳加热。裸泳后,我们喜欢躺在沙滩上,把身体埋起来,把头露在外面,温暖舒适。河北是一片沙地,我们村在这里也有很大的面积,经常种西瓜、花生、红薯。牛爷爷是西瓜村的饲养员。瓜田里一有瓜球,他就提着老式枪上了队,腋下夹着一卷薄薄的被褥,搬到瓜田中间他每年住的瓜安房里。这个尼姑庵是解放后用队伍刚造的大车搭起来的棚子。大车有两个大木轮,两个大粗木轴,一辆村里祠堂大门那么大的马车。大概是满满的东西。拖它需要五六匹马。因为队里有拖拉机,没用退了,而且因为是用很结实的槐树榆树做的,看起来很坚韧。做了十几年看瓜的尼姑庵,马车成了老牛爷爷的床。牛爷爷为了防止老鼠咬瓜,晚上隔一段时间就往天上放一把枪吓老鼠。枪声在寂静的夜空里传得越来越远……

这片瓜地向北走了一英里多,有一个斜坡,我们的村庄就坐落在上面。站在村口往南看,我们面对的巍峨高峰是秦岭——。我们叫南山,离我们村十几里。不管天气有多热,我们总是每天去河边泡热水,秦岭山顶仍然有厚厚的积雪。从远处看,绿山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非常漂亮。那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么热的天山顶会有不融化的雪。这是关中八景之一“六月天太白有雪”。

北边离我们村三四里就是黄土高原南缘,从东向西胡乱延伸。小麦和油菜通常种植在北苑的半坡上。初夏,油菜花盛开。这里那里点缀着金色的油菜田,剩下的都是青麦、绿草、绿树。

我们孩子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和秋天。春天,我们总是喜欢一些小病,比如咳嗽和发烧。如果我们扛不住,就会被大人拖去公社医院看看。吃药打针往往是必然的。所以我们不喜欢春天!冬天,天气很冷。不下雪时,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看着不舒服。下雪时,我们可以玩打雪仗、堆雪人和抓鸟等游戏。但是因为有一次我们打雪仗打小狗蛋的头,我们那群孩子被小狗蛋的奶奶狠狠骂了一顿,叫他们回家让爸爸妈妈说教一晚上,再也不玩了;堆雪人,得用手打雪仗,穿棉鞋。过一会儿,你就湿透了。成年人经常因为怕冻而被拦住,很让人失望;至于捕鸟,我们这里鸟不多。真正能看到或叫到的鸟很少,只有一把麻雀,不像荀哥半天能抓到很多鸟。虽然我们有时候下了三四天雪,在雪地里扫出一个地方,一个筛子用一根短杆撑着,绳子绑在杆上,玉米也是播的,我们躲在远处等了半天,一个个冻得鼻青脸肿,但最后连一根鸟毛都看不见。

夏天和秋天不同。到处都是绿色。虽然比较热,但是可以泡在水里。有无数的好东西供我们享用,比如豆荚、桑葚、西瓜、甜瓜、西红柿、桃子、梨、苹果、杏子等。对我们的孩子来说太诱人了。更吸引人的是,我们可以晚上去牛爷爷的瓜娃子,听他给我们讲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