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怀化香 ;本文投稿: 朱玉富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清晨,槐花的香味迎面扑来在中村西的卧虎山上,朴素的白花香味中蕴含着甜丝丝的味道。“槐花!”我脱口而出,伴随着乡土气息的芬芳,这是我嗅觉中最敏感的记忆。

因此,村子的北面被群山环绕,两边都长满了茂密的槐树。这棵槐树生命力强,生根发芽。只要有贫瘠的土壤就能生长,从不挑剔贫瘠肥沃的土地。没有人工种植,树的根一年比一年长,村子的两边都种上了槐树。花开的时候,山是白色的,像昨夜的一场雪。远山近山沉浸在槐花的芬芳中。

在我的记忆里,家乡门前也有三棵老槐树。不知道他们经历了多少年。据我记忆所及,这三棵树的树荫可以容纳20多人在树下乘凉。

槐花洁白如玉,玲珑剔透,隐于绿枝丰叶之中,槐花一树不能羞,如欲嫁人的女子,谁愿倾诉。花开之前都是银色的小口袋,吸引人的想象力。他们总想等她笑一笑,看看那些口袋里埋着什么新鲜感和秘密。在春风的帮助下,淡淡的香味一天比一天浓,清新爽口,没有玫瑰的刺鼻和梧桐树花的夸张。梧桐花总是毫无阻碍地高高地站在树枝上,就像一个紫色的铃铛挂在风中。她的喧嚣与槐花内向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些紫色风铃成了迎送盛开槐花的伴娘。在伴娘的帮助下,素颜槐树花一路走来,穿着婚纱的新娘“ ”婀娜多姿。沐浴在槐花的香味中,总想贪婪而快速地吸入,让香味洗涤净化心灵。

槐米窝头和槐米煎饼的味道,一直淡漠在我的记忆里。我妈说,过去饥荒年,粮食不够,野菜叶子都来凑。每当槐花盛开时,她总要捋一些槐花和槐叶,拌在红薯和玉米粉里,做成馒头或卷成煎饼,以应对饥荒。可惜那时候我们都很无知,不知道该怎么为妈妈分担贫穷,只知道喊饿。但是槐花和槐叶是很甜的充饥食物。小时候多吃槐花树叶,脸肿成了娃娃!

后来日子渐渐富裕,槐花就很少吃了。但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养了两只羊,我们没有时间去割草。我们从屋前院子里的槐树上取了些枝叶给他们吃。绵羊最喜欢的食物是槐花。结果到了春天,槐树被剥得光秃秃的,只剩下树干。幸好槐树刺鼻。一场雨过后,它长出了新的枝叶,长满了树,茂盛的树枝成了邻居和家人放松和享受凉爽的好地方。

很多年过去了,那些老槐树依然枝叶繁茂,枝干越来越粗,越来越壮。突然有一天,一些陌生人来了,让他们的父亲把这些老树砍倒卖掉。父亲断然拒绝。两千美元对一个乡下人来说是一大笔钱。但是我父亲决定保留三棵老槐树。但最终老槐树还是没有逃脱被砍的命运。外婆去世的那一年,因为急需给她做棺材,老槐树被砍倒了,树枝也解体了,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周日回老家度假,恰逢槐花香。一群蜜蜂在村子的南边过河。他们来自遥远的安徽省,去我们村找槐花。他们总夸我们村槐花多,槐花旺,能做好蜜。据养蜂人说,槐花蜜比枣花、油菜花、刺蜜醇香得多!

一阵风过后,几股槐花香弥漫了整个心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