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 ,笔者: 尹增淮 李庆伟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我的父亲是解放前中华民国的首席考古学家,也是中央博物馆(现南京博物馆)的创始人之一。文革期间,他一度被指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并被击败。在他冤死的追悼会上,一些红卫兵在现场张贴海报,甚至破坏现场。我的情绪几乎失控。……我大哥尹增明拉着我的手。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的所作所为,同时用力的和我握手,暗示我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要冲动。后来,在一个大的系列里,我们的兄弟姐妹和学生一起乘坐免费火车来到了全国人民向往的首都北京。站在天安门广场前,抬头看着毛主席的巨大雕像,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父亲。大家都在鞠躬,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风中,思绪万千。我大哥可能误会我了。他马上拉我裙子示意我一起鞠躬,语重心长的教我:“毛主席为了新中国牺牲了几个亲人!我们家委屈不要紧,跟他老人家比起来算什么?”我立刻明白了大哥的意思,防止再次误会。我赶紧和大家鞠躬行礼!

上世纪70年代,我们的兄弟姐妹以反革命家庭的名义随母亲被下放到苏北农村,这是苏皖四省交界处的一个偏僻村落,是一个深入天罡湖的半岛。起初,我们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晚上没电,下雨天泥泞。好在周围的人马上接受了我们的“反革命”分子。为了成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我决心严格听党的指示,做一个能为贫农和中农做点有用的事情的好党员!那是一个医疗资源极度匮乏的时代。我敬佩那些顽强的成员和同志们,他们能吃苦耐劳,但面对疾病却束手无策。鉴于缺医少药的恶劣条件,经过反复思考,我最终选择了学习针灸,并发誓为沈星大队免费救治王集公社的贫困社员和同志。经过半年的学习,穴位、经络、肌腱、血管等书籍的内容。都很清楚,几次自愿的家访几乎都是手到擒来,我在邻近的八个村庄也很出名。当然,这些成绩主要还是因为我的大胆。我头疼,肚子疼。我擅长打针,而且见效快。即使是我的老问题,最多过几天也会明显好转。我那颗温暖的心,在身边的人中赢得了很好的口碑。在治病救人的同时,我也在努力改造自己,努力做一个可以好好教育的反革命孩子。

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想让自己更出名。我决定把被制作团队瘫痪了20多年的昵称“老拐子”作为临床试验,开始挑战疑难杂症。老蹦蹦子里有三代贫农。他是个老光棍,双腿瘫痪,腰弯脖子歪。他认真的看着天空“ ”。当他抬起头时,他必须坐在地上,抬起头来看你。他的头不能转动,走路完全靠双手撑着拐杖。把这样的重度残疾人作为医学实验,可以看作是为大众创造奇迹。那是初秋,老蹦蹦子被制作组安排去森林里看果子。我来到他睡觉的小屋,他拿着针和棉球。我妈,我闻到了水果棚里的汗味和烟味。那个老蹦蹦跳跳的孩子从来不洗澡,比乞丐还脏。尹增怀小时候不怕脏,但第一次遇到这么邋遢的人。为了在生病的老蹦蹦子身上创造奇迹,为了证明我是一个可以好好教育的反革命孩子,我在为贫下中农服务的时候,必须勇敢的站出来。

首先我帮他清洗了要打针的地方,然后用老芋头干酒给皮肤消毒。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临床针灸的第一天。我觉得必须先治好他的脖子,这样他才能正常的转动脖子抬头看人。我连续三天帮他针灸,头颈部很多相关穴位都被我摸到了。每次拿针都像戳冬瓜一样。发现老蹦蹦跳跳的孩子没什么感觉,有点失落。第四天我去他的场“病房”,他喊:“小银,快来,我脖子能动!”我兴奋地迅速钻进了他的曹安。他从铺位上艰难地坐起来,双手抱着弯曲的腿嘲笑我。我说:“请把头转向我看看!”我看见他咬紧牙关,硬着脖子。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体向左拐,然后向右拐。我发现他全身还在转。他也表达了要用眼睛转脑袋的意图,但实际上,他的眼睛只是在转。看了半天,没觉得他脖子能转。老蹦蹦跳跳的孩子怕我泄气,带着近乎乞求的笑容说:“小银,你大胆继续给我腿上打一针,我还是要站起来”!我受不了他的鼓励,就赶回家,马上看了关于下肢针灸的经典和资料。其中有一本是华佗脊椎骨针灸,就是沿脊椎骨成排的地下针灸,专门治疗老蹦蹦子之类的疑难杂症,但其针灸有一定风险。为了创造奇迹,为了努力成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我也冒着生命危险。

到了晚上,我又来到老蹦蹦子的叉树旁,擦洗老蹦蹦子又黑又臭的后背。十几根银针一根根扎下来,针被拧着拔了出来,让我汗流浃背。第二天一早,我跑去看他,那个老蹦蹦跳跳的孩子从远处兴奋地叫着:“小银,快来,我的腰和脊椎昨晚吱吱作响,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他的话更激励了我,我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一个“反动”学术权威之子的希望。我还以为,每年王吉公社都选拔青年知识分子和先进分子。只要我有所成就,今年我就会被授予“先进知青”的荣誉称号!

下午拿着家里最长的银针,又来到老蹦蹦子跟前,说:“老蹦蹦,今天要去深一点。”他笑吟吟地回答“殷先生,你放心绑吧!”是当时农村对教师和医生最大的尊重。如果我有一件白大褂和一个小药箱会更像。我拿着一根长针,不停地往下拧,寻找空气的感觉。这些针都扎了五到七英寸。当针头慢慢扭动的时候,老叶终于发出了“哎呦哎呦”的叫声。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发现老叶子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水,心想:今天的针灸一定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天黑后,我和老蹦蹦子告别,回村里吃饭。晚上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总是有点担心他。我拿着衣服下了床,拿着手电筒向村子东边的森林跑去。当我靠近那个蹦蹦跳跳的老孩子的小屋时,我听到他内心深处的呻吟。我赶紧进去探望,却看到那个老蹦蹦跳跳的孩子蜷缩着痛苦呻吟……。我慌了,救人的初衷是为了创造奇迹。如果我这次杀了贫农中农,“现在的反革命分子”就得坐牢。我赶紧问那个老蹦蹦跳跳的孩子怎么了,他说不舒服,头有点晕。我慌慌张张问他要不要送公社医院抢救,他无力地拒绝了。我看到他的情况很不好,就立刻回村里,拿了一点红糖,倒了一大碗开水给老蹦蹦子喝,一直用恐惧守护着他……直到后半夜,他停止了哼唱,可能是睡着了。凉爽的风从湖里吹来,看着湖面上荡漾的残月。我也在蛙虫的叫声中倒在他旁边的草堆上睡着了……

老蹦蹦跳跳的孩子残疾多年不变,我再也不敢给他打针,怕出事。另外,我只是突发奇想,希望能免费给我的爱。只要能治好他,我就不怕任何辛苦。时隔多年,我觉得自己虽然出于善良,但年轻的时候并不能治疗医学上的所有疾病。尤其是老的喜欢老的。十年后,老叶子死于其他突发疾病,与我针灸无关。他下棺材的时候我在场。他的腿还是伸不直,蜷在腹部像是在沉思,全身仿佛是一个躺着的大写英文字母“L”。棺材盖好后,一个叫沈良柱的高个子说:“酷叔,大方一点。以后别来烦我了。我也是出于好心把你的身体拉直!”但是当他使劲压腿的时候,老蹦蹦子的上半身居然被他压得坐了起来,吓得村里来看葬礼的妇孺纷纷出逃,几个女人慌慌张张的从鞋里跑出来,惊魂未定的大叫:“老蹦蹦子复活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没有任何虚构。很幸运的回忆起我的勇气太大了。我没有把我的老叔叔钉死!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深深的害怕。万一发生医疗事故,我不仅对不起良心,也对不起病人。从那以后,我就不再练习针灸了。白天积极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后,投身于研究自己的老职业——考古,但从未失去过爱,尤其是对分权时期与我同甘共苦的同志们。他们的淳朴善良,让我的贫寒情怀伴随我一生,我觉得帮助贫农、中农、下农才是最可贵的。

2020.3.18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