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逝 发文人: 雷碧玉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参加工作后,我去农村当老师。当时学校办公室只有一部手摇电话,外观是黑色的,机身旁边还有一个摇把。每次挂电话都要摇一会。当我听到接线员小姐的甜美声音“你好,你想去哪里?”,然后总机会把你接到你要的电话上。因为镇上只有一个邮局,山里信号不好,经常是你抖汗如雨下,电话还在忙着“哔”。

当时宿舍在学校对面。每次有我的电话,同事总是喊:“小雨,电话,长途。快来捡。”当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三楼办公室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留下我无助的对着电话微笑。

当时家里没有电话,同一栋楼四楼只有一户人家有电话。每次想家就跑到邮局挂电话。总听到电话那头邻居喊:“陈毅,小宇打来电话。”然后,母亲气喘吁吁地来接电话。

后来家里装了电话。我记得那是一个带盘的拨号电话,是红色的,上面盖着一条漂亮的红领巾。一装上,我就欣喜若狂,有通知全世界人的冲动,可我就是碰了一下拨号盘,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拨。每次挂电话,总是盯着时间看。当我挂机56秒,我就匆匆挂机。毕竟电话账单的事我很心疼。

80年代末,市场上出现了新的通讯工具“ mobile ”。那时候我总觉得可以背着“手机”在城市里游行。我一定是个财大气粗的商人。每次看到,总是充满羡慕。

记得有一天晚上,在银行工作的哥哥神秘地拿出了一样东西。

“哇,是BP机。”我尖叫了一声,然后缠着哥哥借我几天。哥哥不答应,我最后同意借一周。开心的时候,马上把号码告诉所有的朋友。接下来的两天,我总是在没事的时候拿出这个小巧精致的BP机,却总是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迷失。第三天终于忍不住主动给朋友打电话了:“你刚刚传呼我了吗?”“不,我很忙。”

后来我也有了一台漂亮的BP机。每次走在街上,总希望自己腰间的BP机能发出美妙的“滴”声。当别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笑。

那时候光流过岁月,每次想起当年的旧物,总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从心里澎湃而出。那些旧电话,软化了时间,温暖了岁月,成为我生命中永不褪色的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