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柿子 ,发表人: 杜学峰

  • A+
所属分类:爱情文章

徐志摩曾说,“庭院静,正月好。”那是一种宁静,宁静,像一条春溪,在我心中流淌。

早年妈妈在院子里种的柿子树,如今枝繁叶茂,亭亭玉立。它斜立在清澈的绿汀河上,挡风制月,舒适迷人。夏天枝叶遮天,秋天绿柿子变成金黄色,初霜橘子变成红色。满树的红柿子笑得很灿烂,红灯笼照在农家院上,秋天里妖娆。

每到中秋节,我妈就把半熟的柿子摘下来炒熟,然后以秋天的姿势送给附近的亲朋好友,剩下的让家人品尝。母亲总是带着微笑看着柿子树,就像凝视着自己的儿孙,眼神里带着异样的光彩。

我们欣喜地把柿子皮剥下来,放在嘴唇上,轻轻吮吸,柿子汁就会进入口腔,口腔在舌芽上就会柔软、香甜、湿润、滑溜;肚子深处的软核滑嫩,吃起来又美又滑又嫩,味蕾立刻落入美味的沼泽。

秋雨淅淅沥沥,红黄相间的柿叶旋绕满地,仿佛是秋天的写意。柿子树的叶子变得更稀疏,但剩下的几颗柿子更红更亮,呈现出一种质朴而温暖的气息,就像母亲的气息。

“白露打核桃,初霜采柿子”。有些柿子结在高高的树枝上,倔强地抬头看着树枝的顶端,颜色像火一样燃烧,特别醒目,比如吉祥的灯,照亮了深秋的孤独和寂寞。刘禹锡《唱红柿子》诗:“黎明时星星出现,夜晚太阳低垂。这种情况被原由生动地刻画出来,作为遗物,翻盘保命”。

妈妈做的柿饼很甜很香。首先选择色泽金黄、萼尖薄黄的柿子,去掉外层硬皮,茎皮保持紧贴柿子萼板和果梗。然后将去皮的柿子果实摊在院子里暴晒,再用手轻轻揉搓成扁圆形。初霜前后,将柿饼放在阴凉处,使柿饼的糖分溢出,表面出现白霜。尝尝。肉又肥又甜。

当晚霞染红天空时,暮色凉爽而愉悦。一家人围坐在小院子的桑木桌旁,吃着新鲜的菱角和芡实,品尝着妈妈做的柿饼。整个院子弥漫着淡淡的柿子香。院子里的秋夜格外的静谧美丽,厚厚的柿叶被月光映在地上,这是一幅清竹简的素描。小院子里,亲切温暖悄悄蔓延,笛声如笛声般悠远。

现在老婆擅长做软炒柿子。柿子去皮捣碎成柿子酱。然后加入面粉,拌匀,搅拌成橙黄色的湿面团。将枣泥、坚果和黑芝麻粉混合作为馅料。最后把馅料包在面团里,压平,放入油锅炸至金黄色。我们不忍心吃筷子。

柿子,五颜六色,味道鲜美,深得历代文人墨客的喜爱:唐代白居易被“柿子树夸其绿荫,王家庭阔”;唐朝李逸留下了“柿叶秋转红霜,蓝天如水倚红楼”;清代查沈星爱吃柿饼:“牙齿要软而美,喉咙要润而空”。

国画大师齐白石喜欢画柿子,因为柿子与事物、世界、城市谐音,寓意吉祥。柿子画得没有骨头,而叶筋和树枝画得很淡,突出了叶子中的柿子。画面构图饱满,色彩温暖,呈现出喜庆乐观的情绪。

柿子在普通平民生活中是红色的,姿态温柔优美。在月光下的院子里,在光明的时间里,他们自由而迷人。像红灯笼一样,聪明又安静。让我们的家乡秋天汩汩作响,让我们重拾岁月深处留下的诗情画意和审美、质朴安详的自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