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姐 文章作者: 吴建华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三姐是重听,但是眼神犀利,别人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所以,在她来Xi安之前,县里的小姐姐打电话说:“哥哥,三姐,她自尊心很强,一定要说话真诚,笑得满脸都是,不然就转身离开。”果然三姐来的时候很开心。她是由她的侄子驾驶的。她说她一路上都带着一个山洞。有一段时间是黎明和黑暗,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英里。

我带她去公园散步。我想给她拍一张照片,一张让她满意的照片,然后把照片放大,让她带回家经常看,开心。三姐是我们家的有功之臣。几十年前,我们很多兄弟姐妹都在上学。因为脑膜炎和听力不好,她在家和父母一起工作。她干活的时候,扛着锄头,挎着草筐,既服务于地里的庄稼,又把肥猪养在圈里,让我们每个人在过年杀猪的那天,都能分到一块油腻腻的猪尾巴。到了秋天,草黄了,她就把辣椒种成串,把芝麻棒倒过来敲,把干柿子弄干,冻上。我们把它们放在干粮袋里吧,微辣,芝麻味十足,配柿子三明治很甜。漫长的冬天,她在生产队里种地,停火的时候总是在缝补。当针尖飘过她的头发时,她总是充满期待,这让我们的兄弟姐妹坐在教室里,鞋底在鞋子里,袖子在胳膊上,破布上完成修补。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跟她说我要上大学了,她说,好啊兄弟!

小姐姐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也对她说,她也说:好的,姐姐!

我两个弟弟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还说:好的,兄弟们!

多年来,她就像手中的锄头,播种希望,耕耘收获;更像是她肩上的一个篮子,里面装的是她自己的想法,但里面装的是别人的意愿,并没有流露出遗憾。她到了二十五岁,突然想到该结婚了。她烙了一块干粮,去沈河镇找瞎子算命。

她结婚那天,我含泪梳理了她乌黑的长发。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以前他家孩子小,她家家务重。她不愿意花时间四处走动,但每年年底,我们都会得到一块猪肉,甚至一块豆腐,或者一束竹笋。我们有很多兄弟姐妹,她总是记得什么时候庆祝她的生日。她会在附近上门祝贺她,她会在远处打电话。我的很多生日都是因为接到她的电话才突然想起的。后来她听力差,没打电话,就留了栗子核桃瓜子给我。

我们在公园里走了很长一段路,我大声问她走累不累。她说她不累,她说她在家里接完约会后不觉得累。她说在她家门口只卖了一元一斤,拉倒了15里外的沈河镇。她每斤能卖一元二角。只是为了多卖一毛钱,她用一个架子把枣子拉起来,走在蜿蜒的乡间路上。我可以想象她上坡时是怎么爬着试图往前走的,她是怎么拉下帽檐躲开的。我担心她的安全。她说她听力不好,所以她试着走到路边。遇到一个大斜坡,拉不起来,就在路边店买了别人的东西,然后让别人帮忙推车。

她结婚后,生活一直很悲惨,条件差,孩子小,偏僻。三个人住在一个半土制的房子里,做饭和烤火把房子熏得够呛,但他们却被四周的空气困住了。过了20多年,前年,在二哥的倡议下,我们下定决心筹钱给她盖房子。在镇政府和亲戚朋友的共同支持下,新房子终于出现了。

我对她说,以后把老茧捡起来,就近卖掉。跑得太远不安全。没想到她说,“我用卖瓜枣的钱在沈河街买了一捆烟花,一套鞭炮,一支烟。”

我大声问:为什么买火纸?她说:哥哥,你忘了吗?我们父母吃了一辈子苦,我公公婆婆吃了一辈子苦。我想在搬新家的时候尊重他们,感谢他们,告诉他们大家都帮我盖了新房。请放心,我很开心!

我无言以对,抬头看着正在擦眼泪的妻子。

这几天她来我家了,天天找工作。

其实我是让她享受暖房的。闲着没事就让她帮编辑部装杂志。她收拾了一会儿,又去邮局送了一会儿。她还说,我赶紧打包回家。我们说没有任务,这些工作一年到头都做不完。她表现出极度不理解的表情。据说她既然已经重听,脾气也不如以前了,我怕她心情不好。

我给她拍了很多照片,但是对自己不满意。我找不到她清秀白皙的样子,但她很开心,一直说个不停。但是,我从她微笑的脸上看到了她父母长相的轮廓,这与她父亲的毅力和她母亲的善良有关。同时也在想,人到中年以后会不会回头?越来越像爸爸还是妈妈?

可能是心情有所改变吧。

她说:哥哥,你不开心吗?

我说:开心!

她说:开心就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