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吃惊 创作: 樊小毛

  • A+
所属分类:友情文章

这次回老家的时候,留下了一些东西。

回到重庆后,我把皮包、裤袋、钱包翻了个底朝天,找不到了,才知道丢了。结果我只在脑细胞里发现了这个东西——。突然,我傻了,傻到想把灵魂从文化的河流里带回来。

据说只有三个灵魂,现在我只剩下七个灵魂了。

转眼间,当我看到我爸从文化之河旁的石梯上滚下来的时候,一句诗从我脑海里跳了出来:

爸爸/当黎明来临/你像黑洞一样坠入黑暗/你的儿子,我/站在黑暗中/期待你在黎明的晨光中来到我身边。

天上下着雨,街上灯火辉煌。第一辆去梁平县的公交车启动了。爸爸一手撑着伞,一手拿着他闪闪发光的铜烟杆。没想到,车开始往前开的时候,他急了,就这么开始追。没想到,他一踩空脚,整个人直奔河边。离他几步远,我赶紧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它。我没接住,只感觉他滚了几下。当然,我直接追了下去。我看不见我的手指。感觉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又走了几步,我遇到了我爸,他就起来了。我扶他上了石梯,来到街上。借着灯光,我看到血从他的额头滴下来。我的灵魂坠入他的血液。我忙着拿出手机,打开,看着他的额头,看到血像雨一样流了出来,我的三个灵魂此时一定被吓走了。

爸爸还站着,忙着用手擦血。他手里的伞没了,铜棒还牢牢握着。但是我照顾不了他的额头,我就问他,“动一下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疼。”他接过孙女萍萍递给他的纸,擦了几下额头,说,“不疼。车要开了,上车!”

当我到达公共汽车时,我安排爸爸坐在妈妈旁边。我妈妈晕车。她看到车时很害怕。当她坐在里面时,她开始晕倒并呕吐。这次回老家,我妈左眼又疼又肿,眼睛模糊,偶尔还伴有呕吐。回老家之前咨询过县医院眼科住院部的医护人员,说周末才出门诊半天。周末回来了,得尽快带妈妈去看看。

我坐在我爸旁边,开了很久的车,我拉着他的衣服摇着问,“爸,你脑壳疼吗?”“活动一下身体,看看有没有问题。”他说,“没什么。不用担心。”他一手抱着呕吐的母亲,一手用纸擦着额头滴下的血。当第一缕晨光从车窗玻璃射进来的时候,他其实是在和车内的人说话,手里的纸还在擦血。我的三个灵魂似乎被这黎明的光召回。我叫司机开快一点,同时被他的不赞成吓了一跳。

在此之前,我爸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从县医院出来,他似乎又回到了过去。我嘲笑他。“爸,你这次真的是撞头撞血了!”“解决方案是什么?就像豌豆滚进磨人的眼睛——遇见了他们的命运。”“你这么大了还毁容……”但是他沉默。我回过头,看到他那张被生活磨砺过的坚毅的脸,尽管额头上有一道白色的伤疤。后来他说,30多年前,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有一次去盖瓦,从房子里掉下来,小腿缝了六针。我记得去年我回电话的时候,他说他前几天在房子门口被收留了。当时什么都没有,他很轻松地扛着一根松木棍回家,但直到半夜才意识到腰上的疼痛。我让他去医院检查,他说贴点膏药就好了。

从那以后,虽然一周要回几次电话,但特别怕接到我爸的电话,几乎到了休克的地步。爸爸通常不打电话给我。当他打电话时,大事发生了。要么是妈妈生病了,要么是爸爸自己……每次都有点害怕。

这次爸爸额头缝了六针。医生说没什么严重的。伤口被清洗得很干净,但会留下疤痕。

就在昨天晚上,我回电话的时候,我爸的声音和以前一样大,他觉得神清气爽。我还没说完,他就说,“你妈的眼睛看得很清楚,什么都没发生。”我问他额头的情况,他说,“一点都不疼。估计他是伤痕累累。再吃个药,过几天拆线。”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心里就释然了。这就是什么都不怕的我爸!大事情在他那里根本不是事!因为,他用自己近70年的风风雨雨,看透了一切伟大的事情。但他不是看破的人。即使他信佛,即使他不知道佛是什么,他也会在正月十五禁食,每次在庙里打架都会志愿帮忙。他一直知道他的生活有多艰难。正因为如此,当他再次遭遇坎坷磨难时,他更加冷静豁达。它就像矗立在群山中的一块巨石。尽管风吹雨打,电闪雷鸣,他依然不为感情所惑,始终保持着明朗、乐观、开朗的心态。他就像他每年耕种的土地一样坚韧。不管你挖什么翻什么,他还是每年给你送花,给你狗粮;他也像他家门前大坝附近的常青树。虽然他曾数次遭遇虫灾,但他仍然表现出了顺势而为的人生气魄。

只是,很抱歉,爸爸的额头不小心好像又添了一道疤。但愿我的三个灵魂已经化为美容,在我爸的伤疤里慢慢结疤。也希望今年过年回家,还能看到我爸的笑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